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革命士大夫的学、政与道:郭沫若对儒家思想的坚守与改造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作者: 刘奎 浏览次数:30
摘要:  在现代“崇墨贬儒”的时代思潮中,郭沫若“崇儒贬墨”的做法显得较为特殊。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是,作为新文化的代表人物郭沫若,他是如何坚守并改造儒家思想的,他对传统资源的取舍在当时有何独特性?在我们看来,较之新文化人对儒家的批判,郭沫若从一开始就在为儒家辩护,而在四十年代“抗战建国”的历史语境中,他更是积极地从儒家寻找资源,并试图从革命的视野,将儒家思想再造为人道主义,以作为建构现代民主国家的思想资源。郭沫若在话语与行动间的不对等转化,也显示了他身处历史现场的矛盾性,以及儒家思想在现代革命进程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革命士大夫的学、政与道:郭沫若对儒家思想的坚守与改造
    作者: 刘奎

    在现代“崇墨贬儒”的时代思潮中,郭沫若“崇儒贬墨”的做法显得较为特殊。无论是从他个人的精神史,还是抗战时期他思考问题的视野来看,这种看法都是渊源有自。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是,作为新文化的代表人物郭沫若,他是如何坚守并改造儒家思想的,他对传统资源的取舍在当时有何独特性?这有助于我们了解在郭沫若这里新文化与传统的辩证关系,以及儒家思想在现代思想文化史上的复杂命运。在我们看来,较之新文化人对儒家的批判,郭沫若从一开始就在为儒家辩护,而在四十年代“抗战建国”的历史语境中,他更是积极地从儒家寻找资源,并试图从革命的视野,将儒家思想再造为人道主义,以作为建构现代民主国家的思想资源。

    一 为“儒”一辩

    作为传统社会“道统”的主要塑造者和承担者,儒家思想在20世纪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戏剧性变化。袁世凯的祭孔让孔子与复辟联系到一起,继而成为新文化运动批判的主要对象,在之后的革命者看来,儒家思想也是属于封建思想。但抗战时期儒家思想的地位有所回升,因为随着民族危机的加剧,人们积极回到传统寻找历史资源,统治者更是将传统作为凝聚国人的精神文化纽带。如在陈立夫等人的提倡下,不仅成立了孔教会,儒家思想也被再度纳入课本。而抗战前就兴起的“新生活运动”,本来就是以儒家思想为纲,此时也得到进一步的贯彻实践。学术界也是如此,保守主义者钱穆固然如此,贺麟、冯友兰等早期治西学的,也转向对传统尤其是对儒家思想的发扬。正是因为儒家与主流意识形态之间的这种合拍,使得中共文化工作者如陈伯达、陈家康等,以及左翼学者或新文化人如侯外庐、翦伯赞、吕振羽及胡风等对此都极为不满。但在大众视野中思想和政治倾向都较为激进的郭沫若,在他四十年代所写的一系列文章中,却都在为孔子及其门徒辩护,这个现象看起来似乎颇为反常。

    关于郭沫若对儒家的评价,郭沫若引起最大争议的文章是《孔墨底批判》。在该文中,他一反左翼学界批判儒家的做法,起而为孔子翻案。在郭沫若看来,“孔子的立场是顺乎时代的潮流,同情人民解放的,而墨子则和他相反”[※注]。虽然他一再强调要用历史的眼光去评价诸子,并且认为自己是论从史出且持之有据,但他“崇儒贬墨”的做法,还是遭到了部分左翼学者的非难。这种状况不难理解,经1941年底的“寿郭”运动,郭沫若已被中共确立为鲁迅之后的文化旗帜,与革命道统建设有着更为直接的关联。此时左右阵营对诸子学的不同选择已较为明晰。面对冯友兰等人的儒学研究,左翼文人学者陈伯达、陈家康、侯外庐等人,一方面撰文批判冯友兰,一方面则另立墨学传统,并将墨子塑造为工农的代表。而为共产党及左翼知识分子寄予厚望的郭沫若,却选择了儒家思想这一国民党用来建构其意识形态的传统。从共产党和左翼知识分子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有帮倒忙的嫌疑。他与共产党的这种分歧,当时虽受部分青年的质疑,但在统战政策下并未受到批判,不过“文革”期间“评儒批法”时却被作为历史问题再度提出。毛泽东早就敏锐地发现,对于孔子,郭沫若与冯友兰“是一派”[※注],“文革”期间更是直接指出“十批不是好文章”[※注],针对的就是郭沫若抗战时期所写的《十批判书》。毛泽东的这一首《读〈封建论〉呈郭老》也成为江青等人批判郭沫若、剑指周恩来的政治依据和有力武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8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关于郭沫若评价儒家的几个问题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6 \ 第五篇 论文选编

    郭沫若因为在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对孔子的与众不同评价态度而既受关注又受质疑。其实,在郭沫若一生的学术和政治生涯中,其对孔子的态度呈现为基本肯定而又随着时代要求与自身认识改变不断变化的发展状态,大致可以概括为早期崇拜、中期袒护、晚年违心否定的演变历程(具体分析见于笔者《郭沫若对孔子的态度辨析》[※注]一

    郭沫若对孔子的态度辨析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关于郭沫若一生对孔子与众不同的态度问题,学界讨论的文章已经很多,似乎没有再将这一问题提出的必要。但仔细研读这些文章,以下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厘清:第一,研究者往往把郭沫若对孔子和儒家的态度混为一谈,未加分别,特别是比较普遍地用郭沫若评价孔子的观点代替其对儒家的态度,实际上郭沫若对孔子与儒家的看法是有

    1925,马克思与孔子对话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一 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担负起了设计未来、解释和改造世界的悲剧性任务,他们在自己的时代肆无忌惮,同时也捉襟见肘。在豪情万丈的秩序构想与纷乱悲苦的现实之间,达成稳妥的结合是如此不易。在20世纪初的几十年里,各种思潮的变易似乎超过了现实的变幻速度,重新命名和解释世界对中国知识分子变得更加迫切。1918年,一战结束,

    2016年郭沫若史学研究综述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6 \ 第二篇 研究综述

    在郭沫若史学研究的历程上,2016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随着一年一度的中国郭沫若研究会青年论坛和其他的郭沫若学术研讨会的影响和号召,一批青年学者加入到郭沫若研究中,他们涉足郭沫若史学研究,从不同的视角提出了一些新锐的学术观点,成为2016年郭沫若史学研究的一个学术增长点。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年,专门以郭沫若史学

    荀学与《文心雕龙》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大家都强调刘勰写《文心雕龙》受儒家思想影响,刘勰在《序志》篇里也说他做梦也是梦到孔子,在《原道》篇里讲人文发展也特别强调孔子的重大作用,尤其是“征圣”“宗经”观念,似乎更体现了他对儒家的尊敬和重视,但是实际上他的《文心雕龙》却并不是一切都依据孔子、孟子及其所代表的正统儒家思想来论述和评价文学现象、作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13页。
删除冯友兰在《三松堂自序》中曾回忆道,1962年政协全国委员会开大会时,他作了一个有关他写作中国哲学史新编及将来写作计划的发言,会后毛泽东对他说:“对于孔子,你和郭沫若是一派。”见冯友兰《三松堂自序》,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138—139页。
删除毛泽东:《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361页。原诗为:“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铅印件刊印”。
删除田寿昌、宗白华、郭沫若:《三叶集》,亚东图书馆1920年版,第14页。
删除郭沫若:《论中德文化书——致宗白华兄》,《创造周报》1923年6月第5号。
删除郭沫若:《我国思想史上之澎湃城》,《学艺》1921年5月30日第3卷第1号。
删除郭沫若:《我国思想史上之澎湃城》,《学艺》1921年5月30日第3卷第1号。
删除郭沫若:《芽生の二葉》,后经成仿吾翻译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为题发表于《创造周报》1923年第2号。有译为《两片嫩叶》者,蔡震先生认为应译为《两片子叶》,参考蔡震《关于郭沫若的〈芽生の二葉〉一文》,《郭沫若学刊》2008年第3期。
删除郭沫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成仿吾译,《创造周报》1923年第2号。
删除佩弦:《评〈十批判书〉》,《大公报》1947年1月4日。
删除郭沫若:《儒家精神之复活者王阳明》,《文艺论集》,光华书局1929年版,第59页。
删除郭沫若:《历史人物·序》,海燕出版社1947年版。
删除冯乐堂、谭崇明:《郭老故乡访问记》,《郭沫若研究》1982年第1期。
删除郭沫若:《儒家精神之复活者王阳明》,《文艺论集》,光华书局1929年版,第60页。
删除郭沫若:《儒家精神之复活者王阳明》,《文艺论集》,光华书局1929年版,第60页。
删除[日]沟口雄三:《李卓吾·两种阳明学》,李晓东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版,第209页。
删除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涂又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50页。
删除钱穆:《阳明学述要》,九州出版社2010年版,第6页。
删除参考杨天石《做“圣贤”还是做“禽兽”——蒋介石早年修身中的“天理”、“人欲”之战》,载氏著《寻找真实的蒋介石》,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37页。
删除参考魏斐德《历史与意志:毛泽东思想的哲学透视》第四部分,李君如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实际上,毛泽东《实践论》的副标题便是“论认识和实践的关系——知和行的关系”,参考《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82页。
删除郭沫若:《儒家精神之复活者王阳明》,《文艺论集》,光华书局1929年版,第61页。
删除钱穆:《阳明学述要》,九州出版社2010年版,第1页。
删除郭沫若:《整理国故的评价》,《创造周报》1924年1月23日第36号。
删除郭沫若:《整理国故的评价》,《创造周报》1924年1月23日第36号。
删除郭沫若:《整理国故的评价》,《创造周报》1924年1月23日第36号。
删除关于郭沫若写作此文的历史语境和对话对象,可参考何刚《郭沫若〈驳《说儒》〉撰写缘起初论》,《新文学史料》2014年第4期。
删除胡适:《说儒》,《历史语言研究集刊》,第四本第三分册,1934年版,第269页。按,胡适的学术贡献在于打破了诸子为王官之学的成说。
删除郭沫若:《借问胡适——由当前的文化动态说到儒家》,《中华公论》1937年7月20日创刊号。
删除郭沫若:《借问胡适——由当前的文化动态说到儒家》,《中华公论》1937年7月20日创刊号。
删除钱穆:《驳胡适之〈说儒〉》,香港大学《东方文化》卷1期。钱穆以术士解释儒的来源,后有其学生余英时扬其波,在余英时看来,士的兴起是由封建社会解体所带来,其来源是“上层贵族的下降和下层庶民的上升”(余英时:《士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0页),可见,其与郭沫若的分歧仅仅在于社会性质的判定不同,其背后有意识形态的因素,但也有史学观念之别。郭沫若自认为他的一大贡献便是证明周是奴隶社会,而春秋战国时代的制度变化,则是从奴隶到封建社会的变化。而余英时所说的封建社会,与郭沫若所说则完全不是一码事,他是从历史的内部来观看历史,因此,他所说的封建是中国传统的“分封建国”之意,而郭沫若则是从传统之外重新定义了封建这一概念。
删除郭沫若:《借问胡适——由当前的文化动态说到儒家》,《中华公论》1937年7月20日创刊号。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21页。
删除郭沫若:《我怎样写〈青铜时代〉和〈十批判书〉》,《民主与科学》1945年5月第1卷第5、6期。
删除阎布克:《士大夫政治演生史稿》,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9页。
删除杜维明:《道学政:论儒家知识分子》,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9页。
删除林同济:《士的蜕变——由技术到宦术》,《大公报·战国副刊》1941年12月24日。
删除(宋)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57页。
删除葛兰西:《葛兰西文选》,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115页。
删除郭鼎堂:《先秦天道观之进展》,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第11页。该文后收入《青铜时代》。
删除郭鼎堂:《先秦天道观之进展》,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第11页。该文后收入《青铜时代》。
删除黄晓武对这一问题有过探究,参见黄晓武《马克思主义与主体性》,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版,第56—57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郭沫若译,言行出版社1938年版,第31、33页。现译为:“‘宗教情感’本身是社会的产物。”(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8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郭沫若译,言行出版社1938年版,第48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译为“他们仅仅是为反对‘词句’而斗争”,“他们只是用词句来反对这些词句,既然他们仅仅反对现存世界的词句,那末他们就绝不是反对现实的、现存的世界。”(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3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郭沫若译,言行出版社1938年版,第34页。现译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9页)
删除郭沫若:《马克斯进文庙》,《洪水》1926年第1卷第7期。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6页。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6页。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12页。
删除余英时:《宋代士大夫政治文化概论——〈朱子文集〉序》,载《士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519页。
删除郭沫若讲,高原记:《王安石》,《青年知识》1945年第1卷第3期。
删除李泽厚:《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9页。
删除冯友兰:《新原道》,商务印书馆1945年版,第2页。
删除郭沫若:《秦楚之际的儒者》,《中苏文化》1944年2月第15卷第2期。
删除郭沫若:《述吴起》,《东方杂志》1944年1月15日第40卷第1号。
删除郭沫若:《述吴起》,《东方杂志》1944年1月15日第40卷第1号。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16、17页。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19页。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20页。
删除郭沫若:《屈原思想》,《新华日报》1942年3月9日,第4版。
删除郭沫若:《屈原思想》,《新华日报》1942年3月9日,第4版。
删除林同济:《第三期学术思潮的展望》,《大公报》1940年12月15日。
删除郭沫若:《孔墨底批判》,《群众》第10卷第3、4期合刊附册,第16页。
删除Haiyan Lee,Revolution of the Heart:A Genealogy of Love in China,1900-1950,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