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杜甫与中国诗歌美学的“老”境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蒋寅 浏览次数:73
摘要:  凡在诗史上留下深刻印迹的诗人,无不开创一种新的美学范型,在风格武库中增添一种新的标记。因为“老”显然是“老成”的省言,这从杜甫对庾信的评价可以得到印证— —在早年的《春日忆李白》中,杜甫用“清新庾开府”来评价庾信,到晚年写作《戏为六绝句》时,却称: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在杜甫的接受史研究中,不仅要从诗体、风格、修辞各层面把握杜诗的典范性,还需要从“老”的角度把握其美学层面上的统一性,超越伦理学、文体学、风格学和修辞学的层面去认识杜诗对于中国传统美学的贡献及其典范意义。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杜甫与中国诗歌美学的“老”境
    作者: 蒋寅

    凡在诗史上留下深刻印迹的诗人,无不开创一种新的美学范型,在风格武库中增添一种新的标记。但迄止于唐初,还没有一位诗人表现出对此的自觉意识及相应的积极追求。陈子昂应该是诗歌史上第一位大力标举自己的艺术观念和风格理想的诗人,但终属心向往之而力不能至;只有杜甫诗中“老”的称说和追求,才同时在理论和实践意义上真正成就了一种诗歌美学。“老”是传统诗学中很有民族特色且与传统审美理想关系密切的美学概念,据裴斐统计也是杜诗中出现频数最高的字,共用过374次,既用以言人事品物,也用来论诗。自杜甫以后,经宋代诗歌批评广泛运用,终于在明人杨慎手中得到理论总结,成为清代流行的诗美概念。其美学意涵大致包括风格上的老健苍劲、技巧上的稳妥成熟、修辞上的自然平淡以及创作态度上的自由超脱与自适性四个方面。

    从现存古代诗歌文献来看,杜甫乃是第一位喜欢在诗中谈论诗歌的人。他喜欢述说自己的写作经验,也喜欢评价古人或友人的创作,且评论话语非常多样。“老”与其说意味着一种风格倾向,还不如说与完成度的关系更为密切。因为“老”显然是“老成”的省言,这从杜甫对庾信的评价可以得到印证——在早年的《春日忆李白》中,杜甫用“清新庾开府”来评价庾信,到晚年写作《戏为六绝句》时,却称:“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意谓庾信的写作在晚年达到成熟的境地。

    “老”进入诗文评的过程尚不清楚,它是唐人常使用的批评术语。但其意涵则可信是从老成的义项发展出来的,杜甫的“庾信文章老更成”还明显保留着蜕化的雏形,只不过此处的“老”尚不具有评价性,仅指晚年而已,只有“成”才意味着达到更完熟的境地。对句“凌云健笔意纵横”又具体指出庾信晚年作品所显示的雄健风格和挥洒自如的笔力,这两点已触及“老”作为美学概念的核心意涵,意味着成熟和圆满,成为炉火纯青的同义词。“老”的审美知觉一开始就与文学写作的阶段性联系在一起。古典文论向来将文运比拟为自然运化,诗歌写作的历程在人们心目中也与生命周期一样,在不同阶段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老”所以能在杜甫的艺术感性中酝酿为一种美学趣味,乃至成为艺术观照和评价的标准,首先正是基于诗人对生命的独到体验。杜甫对生命衰老的意识,除了常人共有的对自身的哀叹、对社会的悲观外,还表现出一种观照自然界和外物特有的积极情怀与乐观的审美态度。杜甫晚年的写作因而发生日趋率意和放任的变化,他的生命体验以及相应的美学反思在短时期内得到集中的表达,由此给他的写作烙上最深刻的印迹。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走向户外,创造新的诗歌文明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我在墨西哥写这篇编后记,窗外是巨大的古堡建筑与教堂的尖顶,我突然和国内的诗人们保持了半个地球的距离,我站在西方和东方之间,此刻,地球上有多少人在写诗,有多少人在谈论诗歌。2018年中国诗歌经历了什么?我们经过了百年中国新诗的时间拐点,对于专注于自己的写作的人来说,所有的纪念都是多余,所有逝去的背影,给予

    二维码时代,诗歌回暖了吗 2015年诗歌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全媒体时代的诗歌写作空间如此开放,而每个人的写作格局和精神世界竟然如此狭仄,每个写作者都在关心自我却缺乏“关怀”,每个人都热衷于发言表态却罕见真正建设性的震撼人心的诗歌文本。2015年是名副其实的“微信诗歌年”,诗歌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入“微民写作”和“二维码时代”,“百年之后/就把二维码安放在我墓碑的

    《杜甫与杜诗学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左汉林长期从事杜诗研究,今将其研究成果编为一书出版,其杜诗研究有以下特点:第一,问题意识。即为解决具体问题而作文,不事空谈。作者研究杜诗,善于发现问题并提出新见。如自明代以来即认为杜甫《赠花卿》是讥讽花敬定僭用天子礼乐。他考察了唐代的音乐情况认为,该诗中所提到的音乐未必是宫廷音乐,以花敬定的身份也不

    深入现场与发现问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2 \ 现状考察

    至2010年底,新世纪文学刚好走过了十个年头,文学界和学术界都曾经以很多不同的方式来回顾与总结,很多文章和很多会议也都以此为主题,这不仅在一时之间非常热闹,也取得了不少实际性的成果,但是在其中,对于诗歌的关注却相对较少,与新世纪诗歌所取得的成就及它的繁荣与活跃极不相称。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文艺报》希望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