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象雄王国都城琼隆银城今地考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作者: 张云 浏览次数:76
摘要:  象雄王国都城今地的问题,随着考古发掘的进一步开展和研究的深入,重新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也使争议更加具体。如何利用考古新成果、结合实地调查和文献分析,确定象雄王都遗址仍然是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而对象雄文明内涵的挖掘,对偏处一隅的阿里地区产生象雄文明的原因及其走向衰落因素的分析,依然是一个饶有兴趣的话题。当然,象雄王国直接面临的厄运则是吐蕃王朝向周边地区的强势扩张,松赞干布采取里应外合的军事打击策略,最终结束了象雄王国辉煌的历史,象雄成为吐蕃王朝的一个组成部分。
作者简介:  张云: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象雄王国都城琼隆银城今地考
    作者: 张云

    象雄王国都城今地的问题,随着考古发掘的进一步开展和研究的深入,重新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也使争议更加具体。如何利用考古新成果、结合实地调查和文献分析,确定象雄王都遗址仍然是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而对象雄文明内涵的挖掘,对偏处一隅的阿里地区产生象雄文明的原因及其走向衰落因素的分析,依然是一个饶有兴趣的话题。本文虽有结论,却非定论,旨在切磋交流,以期深化相关研究论题。

    一 象雄王国都城今地辨析

    象雄王都琼隆银城的所在地问题是研究象雄历史文化的学者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目前学术界还存在分歧,一种观点认为琼隆银城位于今西藏札达县的曲龙(khyung lung)地方,或者炯隆村;一种观点认为位于今西藏噶尔县门士(monmtsher)区的卡尔东(mkhar-gdong)遗址。两者虽然分属两县,相距却并不遥远。那么究竟哪个才是藏文史书中经常提到的琼隆银城呢?

    位于今天西藏阿里地区札达县炯隆乡(曲龙)地方的琼隆银城,其所在“炯隆乡”地处北纬31度04分,东经80度33分,又名曲隆、曲龙、冲龙、穷隆。1989年定今名。藏语含义为大鹏沟,以地形得名,也有解释为凤凰沟的。在阿里地区札达县境东南部,北为噶尔县,东界普兰县,乡驻地炯隆村位于县治托顶村(mtho Iding)东南85千米,朗钦藏布(glang cheng tsang po)东岸。旧属达巴宗(mdav vbab rdzong)。1960年扎布让宗(rtsa rangs rdzong)、达巴宗合并成立札达县人民政府,1961年4月建立达巴区,辖炯隆村,乡人民政府驻炯隆村。

    为什么说札达县曲龙的古城堡更可能是象雄古都城琼隆银城呢?主要原因有这几点:

    第一,音意相同。作为象雄王国都城的琼隆、穹窿,以及今天札达县的炯隆、曲龙,都是来自同一个藏语词语“khyung lung”的音译,古今相同,延续未变。就藏文意思来看,“琼”是大鹏鸟之意,“隆”即“地方”“山沟”,“琼隆”也就是大鹏鸟居住的地方(山沟)。

    第二,地貌及自然环境相同。象雄王都“琼隆欧噶”(Khyung lung Dngul mkhar)还是地形地貌的标识。“琼”是大鹏鸟,今天札达县炯隆乡古城遗址,远看就是一个形象逼真的“大鹏鸟”,这也得到当地民间说法的充分印证。而“欧噶”则是“银色城堡”的意思,这一点同样与该古城的地貌特征相吻合,身临其境,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入眼帘的是城堡宛如银色条带闪闪发光,恰是银色城堡的准确记录。[※注]

  •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8

    章节:《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西南边疆研究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王朝经略与隋唐南疆商业贸易的发展】陈国保《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6年第4期 隋唐王朝在统一岭南的同时,开始着手对南疆交州的经略。征伐林邑,健全南疆地方建制,完善南疆军事防御系统,拓展交州海陆交通,逐步推进王朝统治秩序在南部边疆的确定和巩固。因应中央王朝在南部边疆的积极经略,作为隋唐帝国海外交通与贸易门

    西藏自治区

    来源: 中国考古学年鉴2016 \ 第二篇 考古文物新发现

    【山南地区琼结河谷调查及试掘】 调查时间:2015年7月15日~8月20日工作单位: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四川大学考古系四川大学考古系与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开展科研合作项目“吐蕃文明探源:西藏山南雅砻河流域考古综合调查”,此次属于第一年度的田野工作。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陈祖军、四川大学吕红亮任现场领

    青藏高原文物考古工作综述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5 \ ·民族研究百年回顾·

    青藏高原位于亚洲大陆腹心地带,地处我国西南边疆,北与西北地区毗邻,东与西南地区、华北地区连接,南部和西部以喜马拉雅山脉为界分别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泊尔、锡金、不丹、印度、缅甸等国接壤,在今天的行政区划上包括青海省、西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缘、甘肃省西南边缘、四川省西部及云南省西北边缘,因以青

    玄奘国际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95 \ 哲学界动态

    由玄奘研究中心、长安佛教研究中心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文化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玄奘国际学术讨论会,于1994年4月16日在玄奘故里河南省偃师市开幕,4月20日在陕西省西安市闭幕。这次讨论会是在玄奘(600—664)圆寂1330年之际召开的,主要目的是研讨玄奘在学术文化上的贡献,宣传玄奘的思想和业绩,弘扬他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

中国边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金书波:《从象雄走来》,西藏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63—64页。有论述称“它是不是象雄故都琼隆银城呢?相信只要身处此地,便不会有人再问这个多余的问题了。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直觉,一种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崇拜、敬仰、神秘的强烈感觉,比所有的考古数据更有说服力”。尽管是充满情感的文学语言描述,但是笔者在2014年12月实地考察了琼隆银城和卡尔东遗址之后,也有同样的感觉。曲龙村当地一位老者很激动地说,这里才是真正的琼隆银城,是大鹏鸟的城堡,特别是站在曲龙沟的另一面看城堡,就是一个大鹏鸟展翅飞翔的形象。次仁加布研究员也认为,琼隆银城位于今札达县曲龙地方,参见古格·次仁加布《阿里文明史》(藏文),西藏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删除[法]A.麦克唐纳:《敦煌吐蕃历史文书考释》,耿昇译,王尧校,青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98页。
删除黄布凡、马德:《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献译注》,甘肃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226—227、230—231页。
删除中国地名委员会、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合编:《西藏自治区地名志》(下卷),第756—757页。
删除王尧、陈践译注:《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民族出版社1992年版,第57—58、167—168页;黄布凡、马德:《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献译注》,甘肃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226—227、230—231页。
删除王尧、陈践译注:《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民族出版社1992年版,第67、173页;黄布凡、马德:《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献译注》,甘肃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124、127页。
删除王尧、陈践译注:《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民族出版社1992年版,第12、145页。
删除[法]A.麦克唐纳:《敦煌吐蕃历史文书考释》,耿昇译,王尧校,青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97页。
删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等:《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故如甲木墓地2012年发掘报告》,《考古学报》2014年第4期;仝涛:《西藏阿里象雄都城“穹窿银城”附近发现汉晋丝绸》,《中国文物报》2011年9月23日第4版。
删除金书波:《从象雄走来》,西藏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74页。
删除金书波:《从象雄走来》,西藏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78页。我们2014年12月对卡尔东的实地考察,也有同样的感受。
删除《册府元龟》卷961《外臣部土风三》。
删除《新唐书》卷135《高仙芝》。
删除《册府元龟》卷961《外臣部土风三》。
删除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第139页;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陈庆英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7页。
删除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第205页;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陈庆英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23页。
删除《隋书》卷83《西域女国》。
删除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第140页;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陈庆英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7页。
删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研究所等:《西藏阿里地区噶尔县故如甲木墓地2012年发掘报告》,《考古学报》2014年第4期;仝涛:《西藏阿里象雄都城“穹窿银城”附近发现汉晋丝绸》,《中国文物报》2011年9月23日第4版。金书波:《从象雄走来》,西藏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90页称:经过sup14C测定,故如甲木“铭文锦距今1747±23年,木头距今1653±22年,茶叶(木炭)距今2186±26年。取1747年之说,应为公元264年,即三国时期魏国亡国之年”。
删除2016年1月7日在线发表Scientific Reports上(Lu H.Y,“Earliest Tea as Evidence for One Branch of the Silk Road across the Tibetan Plateau”,Scientific Reports,2016,5:18955,DOI:10.1038srepl8955)。
删除王一丹:《波斯、和田与中国的麝香》,《北京大学学报》1993年第2期。
删除佚名:《世界境域志》,王治来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104页。
删除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第134页;达仓宗巴·班觉桑布:《汉藏史集》,陈庆英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84页。
删除《隋书》卷67《裴矩传》。
删除王小甫:《唐、吐蕃、大食政治关系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王小甫:《七、八世纪之交吐蕃入西域之路》,载田余庆主编《庆祝邓广铭教授九十华诞论文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74—85页;霍巍:《从考古材料看吐蕃与中亚、西亚的古代交通——兼论西藏西部在佛教传入吐蕃过程中的历史地位》,《中国藏学》1995年第4期;张云:《上古西藏与波斯文明》,中国藏学出版社2004年版。
删除《汉书·西域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