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本事诗》“诗史”说与中晚唐学术脉动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吴怀东 浏览次数:98
摘要:  在现存传世文献中, “诗史”最早出现于南朝沈约《宋书·谢灵运传》 ,但是,作为具有特定诗学含义的概念并被用来评价诗歌,则最早出现于晚唐孟启《本事诗·高逸第三》所叙李白故事中。孟启插叙杜甫其人其诗,显然意在揭示杜诗某种性质和特点:杜甫的诗歌记载了“事” — —李白之“事”和杜甫自己生平之“事” 。在孟启的叙述中,其实隐含着对“诗史”指称范围的谨慎限定和具体内涵的简略说明:从内涵看, “诗史”揭示了杜甫诗歌对个人日常生活的书写及叙事性、写实性特点。元、白着眼于杜甫诗歌对当时重大社会现实的反映或揭露,而孟启“诗史”说则着眼于杜甫诗歌对个人日常生活和山川风景的呈现,一偏向政治,一偏向个人生活。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本事诗》“诗史”说与中晚唐学术脉动
    作者: 吴怀东

    在现存传世文献中,“诗史”最早出现于南朝沈约《宋书·谢灵运传》,但是,作为具有特定诗学含义的概念并被用来评价诗歌,则最早出现于晚唐孟启《本事诗·高逸第三》所叙李白故事中。孟启叙述李白诗“本事”过程中,捎带插叙杜甫其人其诗,一共提及四处。孟启插叙杜甫其人其诗,显然意在揭示杜诗某种性质和特点:杜甫的诗歌记载了“事”——李白之“事”和杜甫自己生平之“事”。在孟启的叙述中,其实隐含着对“诗史”指称范围的谨慎限定和具体内涵的简略说明:从内涵看,“诗史”揭示了杜甫诗歌对个人日常生活的书写及叙事性、写实性特点;从范围看,“诗史”并不包括杜甫的全部作品,只是杜甫“流离陇蜀”阶段的创作。

    文、史之辨是一个历史悠久且内涵复杂的话题。文学研究界历来注意到唐代诗、赋以及骈文创作的繁荣,却忽略了唐代史学也相当繁荣这一重要历史事实。杜甫具有很强的历史感,其核心是历史的无限性与个人生命有限性的矛盾。不过,这种历史感与史学书写意识是两回事。作为生活在刘知幾之后的诗人,杜甫对文、史边界的理解十分明确、清晰。从现有文献看,杜甫生前就有人赞美其诗,并在身后逐步获得与李白比肩的崇高地位,但却没有发现以“诗史”或类似概念评价杜甫的文献证据。

    孟启对“本事”的强调以及“诗史”概念的引用,正是继承儒家经典《春秋》之传统。安史之乱导致的政治动荡引发政治革新运动,进而引发思想史的异动、经学的转型与《春秋》学的兴盛,《本事诗》对《春秋》的引用及其史学意识正显示了这一重要学术动态。明确《春秋》学及史学对文学、对诗歌创作的具体影响,可以进一步讨论孟启“诗史”说的内涵。

    文、史独立蓬勃发展过程中必然存在着互相学习和借鉴。中唐《春秋》学和史学的发达对当时写作活动的影响极为复杂,大而言之有两个层面:首先,是“文之将史”现象——笔记小说的大量涌现。其次,诗歌叙事性、日常性的增强。杜甫诗歌的“诗史”性质和特点,正是孟启立足于中唐文学现实、学术思潮和诗歌观念进行溯源的意外发现和追认。在孟启看来,杜甫“流离陇蜀”之作,具有纪实性、叙事性和日常性、个人性等特点。孟启认定杜甫特定阶段诗歌的“诗史”特征,既是表明一种文学事实、诗歌新变的生动存在,也是对这种事实和新变的理论发现和诗学认定。从第一方面说,就是杜甫诗歌的创新和中唐以来诗歌的新变。从第二方面说,《春秋》学概念的使用、“诗史”概念的使用,表明孟启基于中唐以来日渐高涨的史学思维,开始自觉从理论上观察、理解并描述从杜甫开始到中唐诗歌领域广泛流行的创新和变革。孟启对“诗史”的使用,是古代政治、经学、史学与文学密切互动的一个生动案例。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李贺学杜及其影响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李贺的父亲李晋肃为李唐宗室郑孝王亮后裔,与杜甫为较远之舅表兄弟,二人早年应相识。唐代宗大历三年冬,晋肃入蜀,杜甫在公安,有《公安送李二十九弟晋肃入蜀余下沔鄂》诗,时距李贺出生仅二十二年。唐德宗贞元九年,李贺四岁,时晋肃正在陕州陕县令上,颇有政绩,当时杜甫已是“声名动四夷”的大诗人,又有这一层亲戚关系

    20世纪前半叶的唐诗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9-2000 \ 1998—1999年文学各学科研究

    本世纪初,在唐诗研究上取得较大成果的,是王闿运(1833—1916)。他不是孤立地论唐诗,而是把唐诗的大家名家放在中国诗歌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揭示其在诗史上的特点、地位的前后传承与影响,其研究视野拓展到魏晋南北朝诗和宋词元诗。在本世纪初,属于传统流派的唐诗研究家,还有沈曾植和陈衍。沈曾植在其《海日楼札丛》中有

    郭沫若与古诗今译的革命系谱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6 \ 第五篇 论文选编

    一 “今译”之为问题 1923年,作为新诗人和创造社主将的郭沫若出版了《卷耳集》,其中收录对《诗经》中四十首作品的今译。这一“小小的跃试”其实并不“小”,它强调“离经叛道”,以“直观”的再创造[※注],来重写国风中的爱情诗和抒情传统,甚至引起了一场“卷耳讨论”。古典文学今译至少呼应了新文化运动的两大命题:其

    宋诗叙事性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著评介

    《宋诗叙事性研究》选取宋代作为诗歌叙事传统研究的突破口,尝试打破古代诗歌史研究中偏重抒情的惯性思维,致力于梳理宋诗中关于叙事的重要创作现象和诗学观念,分析与之相关的诗歌表现形式和诗学思想内涵,以此探讨宋诗的叙事性,并为古典诗歌叙事传统的深入研究打下基础,以完善对中国古典诗歌的全面认识。本书是周剑之在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