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民国初年陆兴祺救助、组织流亡哲印难民回国问题初探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作者: 孙宏年 浏览次数:37
摘要:  辛亥革命发生后,西藏拉萨、日喀则等地清朝驻军或起事,或哗变,并与西藏地方武装发生冲突。由于英帝国主义的挑拨、干预, 1912年联豫等前清官员与这些官兵、部分内地商人等被迫经过印度回国,而后一部分人滞留哲孟雄(今为印度锡金邦) 、英属印度,成为难民。作为“护理驻藏办事长官” ,陆兴祺对这些难民极为同情, 1913年起协调人力、财力,救助难民,并组织他们回国,这一工作到1915年底结束。此后两三年间,他们没有为重新进藏做“内应”的机会,反而“既被仇于藏番,复受凌于外人” ,因此“禀请署长官陆兴祺,电请中央” ,大总统“轸念难民为国受苦,准由印度照前次办法,经官节节遣送回国” 。
作者简介:  孙宏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民国初年陆兴祺救助、组织流亡哲印难民回国问题初探
    作者: 孙宏年

    辛亥革命发生后,西藏拉萨、日喀则等地清朝驻军或起事,或哗变,并与西藏地方武装发生冲突。由于英帝国主义的挑拨、干预,1912年联豫等前清官员与这些官兵、部分内地商人等被迫经过印度回国,而后一部分人滞留哲孟雄(今为印度锡金邦)、英属印度,成为难民。作为“护理驻藏办事长官”,陆兴祺对这些难民极为同情,1913年起协调人力、财力,救助难民,并组织他们回国,这一工作到1915年底结束。对此,目前国内外学界鲜有关注,本文拟依据档案、文献,进行初步的梳理,希望学界同人共同探讨,以求引玉之效。

    辛亥革命发生后,消息传到西藏,驻藏新军官兵立即分化为主张共和与拥戴帝制的两派。1911年11月,一部分拉萨驻军以索要积欠军饷为名首先起事,把驻藏大臣联豫拘禁在军营中,另推首领,响应革命。由于新军内部派系林立,导致相互仇杀,还有一些士兵借机大肆抢掠,围攻色拉寺,遭到该寺僧众还击。日喀则、江孜、亚东的清朝驻军也先后哗变,烧杀抢掠,各地人民深受其害。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西藏贵族官员组织起武装,与清朝驻藏官兵进行有组织的对抗。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英帝国主义则趁机挑拨,使西藏地区局势更为混乱。1912年7月,经过尼泊尔驻拉萨代表的调解,西藏地方代表与联豫、钟颖达成协议,除联豫及少数官员仍留西藏并保留少量武器外,其余驻藏川军交出枪支弹药后经印度回国,其枪弹暂时在西藏封存。到1912年底,驻藏清军离藏,战事结束。[※注]

    西藏发生变乱后,一批前清官员就陆续撤离拉萨,并路过亚东,而后离开西藏经过印度回国。1912年1月13日,驻藏办事大臣衙门参赞钱锡宝及其眷属在50名士兵护送下到达亚东,16日前往印度“转道回中国”。同月18日,江孜监督马吉符也经亚东离开西藏前往印度。到3月30日(阴历二月十一日),靖西理事同知马周师又以前往印度就医为名,把“靖西监督关防”暂交汪曲策忍(又作汪曲策仁)。他之所以离开,并非完全是因病赴印,而是“藏人施加极大压力要其离藏”,进而海关监督衙门又有人因“数月未发薪俸,拟杀死马师周,他不得不贷款发薪以免被劫持”,以致被迫“仓皇离去,无法正式移交衙门一切事宜”,连关防也是私下交给汪曲策忍的。[※注]

  •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8

    章节:《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柳陞祺先生访谈录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2 \ ·学者访谈·

    2001年3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中国民族研究年鉴》编委会就柳先生的学术经历和对西藏历史的看法,对他进行了访谈。柳先生当时虽然年事已高,但是思维十分敏捷,记忆力也非常好,常常是由一个问题谈起,又牵出许多相关的历史事件。然而,就在我们计划第二次访谈时,柳陞祺先生不幸因病于2003年3月19日

    20世纪西藏密教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7-1998 \ 研究综述

    一、历史的回顾 西藏密教,相对于“东密”而言,简称“藏密”或“西密”。它既非是对印度密教的简单移植和全盘接受,也不同于“东密”,而是在继承印度密教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并进一步完善后,成为具有比较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仪式仪轨、修行次序、组织制度、传承关系和实践方法。它是藏传佛教乃至藏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

    “2011协同创新计划”西藏文化传承发展协同创新中心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五篇 学术机构

    根据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实施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的意见》(教技〔2012〕6号),国家实施“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简称“2011计划”)。在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自治区教育工委、自治区教育厅的支持下,2013年4月,“西藏文化传承发展协同创新中心”被认定为自治区级“2011协同创新计划”重点培育和建设项目。西

    民族工作大事记(2009年)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9 \ ·附录·

     2009-01-031月3日 《光明日报》报道,国家财政将向新疆投入38亿元,用于建设学前“双语”幼儿园,加快发展学前“双语”教育事业。  2009-01-081月8日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驻华代表处任命中国新音乐人代表人物宋哲琴为2009-2010年UNDP中国亲善大使,并发起“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亲善行动”由“

中国边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吴丰培辑:《藏乱始末见闻记四种》,西藏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不少学者对1912年前后西藏政局变动有所研究,参见丁善文《试论辛亥西藏起义》,载《藏学研究论丛》第1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喜饶尼玛《民国初年拉萨动乱及中央与西藏地方的关系》,载《近代藏事研究》,西藏人民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2000年版。
删除《汪曲策忍为汉藏关系紧张汉官转道印度回国等事致安格联半官方性函》(1912年1月30日)、《马师周因病拟将关防暂交汪曲策忍代理事致驻藏大臣禀》(1912年3月29日)、《汪曲策忍为报受命已接管亚东海关监督关防及藏人私运武器入藏等事致安格联半官方性函》(1911年4月23日),载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西藏亚东关档案选编》,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190—1194页。
删除《临时大总统令》,《政府公报》第11号(民国元年五月十一日),载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整理编辑《政府公报》,上海书店出版社1988年影印版,下同。
删除《汪曲策忍为拉萨汉人军队分批经印度撤离及达赖喇嘛暂住桑顶寺等事致安格联半官方性函》(1912年9月18日)、《汪曲策忍为联豫路过亚东事致安格联半官方性函》(1912年11月30日),载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西藏亚东关档案选编》,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194—1198页。
删除《汪曲策忍为报严格遵照函电之命未卷入外交事务及陆兴祺新任驻藏办事长官等事致安格联半官方性函》(民国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亚东关档案679—32647。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西藏亚东关档案选编》,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205—1206页。
删除《钟颖为藏人驱迫出境事致袁世凯电》(民国二年三月十三日)、《国务院饬令慎勿遽离藏境复钟颖电》(民国二年三月十七日),载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369—2370页。
删除《汪曲策忍为报钟颖之行踪及协助其转递中华民国致达赖喇嘛公文等事呈安格联半官方性函》(民国二年二月十三日)、《汪曲策忍为中华民国政府代表与达赖代表拟在昌都和谈及要钟颖迁出海关等事致安格联半官方性函》(民国二年三月十日),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亚东关档案679—32647。又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西藏亚东关档案选编》,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199—1202页。
删除冯明珠:《中英西藏交涉与川藏边情:1774—1925》,中国藏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61—262页。
删除《钟颖电转江苏都督恳资助退伍兵士四十余人回川》(民国二年四月九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24页。
删除《钟颖电转四川都督恳发退伍兵士四十余人十四个月薪饷》(民国二年四月九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24页。
删除《钟颖电陆兴祺请财政部速汇六千元至噶伦堡以资助该地困苦军民》(民国二年四月二十六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宏年按: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四月廿六日钟颖来电”。
删除《陆兴祺电财政部出藏华民穷迫病亡请筹拨赈款二万两》(民国三年六月十五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76—477页。宏年按: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三年六月十五日”。
删除《陆兴祺电大总统前请赈济留藏及流寓噶伦堡华民已三个月死亡相闻危迫至极请饬部速行设法》(民国三年五月十九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64页。宏年按: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三年五月十九日”。
删除《大总统府政事堂电陆兴祺已饬财政部筹济留藏及流寓噶伦堡华人》(民国三年五月二十三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65页。宏年按: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三年五月廿三日到”。
删除《财政部电陆兴祺请向印侨殷商先筹急赈该部仍将竭力设法筹拨续电知照》(民国三年六月十二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75页。宏年按:电文上方有人手写“三年六月十二日到”。
删除《陆兴祺电财政部出藏华民穷迫病亡请筹拨赈款二万两》(民国三年六月十五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76—477页。宏年按: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三年六月十五日”。“元”是当时电报的代日韵目,代指每月的13日,说明该电文日期应为6月13日,而《“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把它的日期标为“民国三年六月十五日”,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三年六月十五日”,似均有误。
删除《财政部电陆兴祺出藏华人赈款奉大总统批发遵即拨汇二万两》(民国三年六月二十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80页。宏年按:电文上方空白处有人手写“三年六月廿七到”,又有“六月廿六日”字样。
删除《陆兴祺电财政部请速汇所允赈济由藏流寓印度华人款项》(民国三年七月六日)、陆兴祺电财政部出藏华民死亡相继情况紧急请速电汇以解倒悬》(民国三年七月十七日),《陆兴祺电财政部出藏华民穷迫待遣请电汇赈款二万两》(民国三年七月二十五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481—486页。
删除《财政部电陆兴祺由花旗银行汇来赈济款大洋一万元》(民国四年五月二十一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520页。
删除《外交部电陆兴祺请以英文回报办理赈济与资遣流落噶伦堡华民等事情形》(民国四年六月五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528页。
删除《陆兴祺电外交部复噶伦堡待遣难民人数及财政部汇款不敷使用情形又请即向财政部催发大总统所准经费》(民国四年六月六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529页。宏年按:电文开头空白处为“译复外交部复”,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六月六日六点半钟”。
删除《财政部电陆兴祺赈济款两万两除前次汇款五千元外余款并经费五千元由花旗银行汇来》(民国四年六月九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530页。
删除《陆兴祺电财政部收到该部由花旗银行汇来卢比》(民国四年六月十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531页。
删除《外交部电陆兴祺拟财政部汇款交其分配赈济流落噶伦堡难民人数究有若干及以后如何处置希妥筹电复》(民国四年六月十一日),载“蒙藏委员会”编译室编辑《“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一),台北“蒙藏委员会”2005年版,第532页。宏年按:电文末尾空白处有人手写“六月十一日早十点钟收到”。
删除《大总统批令》,《政府公报》第1168号(民国四年八月八日)命令;《护理驻藏办事长官陆兴祺呈报资遣出藏流落哲印等处难民回国情形缮具年籍花名男女大小丁口清册请鉴核文并批令》,《政府公报》第1171号(民国四年八月十一日)呈。
删除《大总统批令》,《政府公报》第1241号(民国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命令。
删除《大总统批令》,《政府公报》第1241号(民国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命令;《政府公报》第1号(洪宪元年一月六日)命令;《政府公报》第70号(洪宪元年三月十六日)命令。
删除尚秉和:《辛壬春秋》第22篇《西康(附西藏)》,中国书店2010年影印本,第131页。
删除佚名编:《钟颖疑案》,载张羽新、张双志编纂《民国藏事史料汇编》第20册,学苑出版社2005年版,第33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