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国民政府时期的西藏驻京代表“堪准洛松”

摘要:  民国时期,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央和西藏地方间的关系处于特殊状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认为这一时期的西藏是“独立”的,一些西方学者则认为这一阶段的西藏“事实上独立” ,而更多的学者则根据大量的历史文献,反驳了上述两种观点,认为元以来,中央政府就对西藏地方开始了主权管理,民国时期,虽然中央和西藏地方间的关系较为特殊。事实上,南京国民政府时期西藏驻京代表“堪准洛松”制度的存在,政府对“堪准洛松”的管理, “堪准洛松”任职国民政府中央机关,代表西藏地方出席一系列全国性政治会议,都充分说明了当时中央政府与西藏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作者简介:  张子新:中央民族大学期刊社副社长。 喜饶尼玛: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国民政府时期的西藏驻京代表“堪准洛松”
    作者: 张子新 喜饶尼玛

    民国时期,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央和西藏地方间的关系处于特殊状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认为这一时期的西藏是“独立”的,一些西方学者则认为这一阶段的西藏“事实上独立”,[※注]而更多的学者则根据大量的历史文献,反驳了上述两种观点,认为元以来,中央政府就对西藏地方开始了主权管理,民国时期,虽然中央和西藏地方间的关系较为特殊,但二者关系的实质并没有改变。[※注]近期,我们在对民国藏汉文史料的挖掘整理过程中,发现的民国时期有关“堪准洛松”的资料对于推进民国时期中央与西藏地方关系研究具有重要的价值。事实上,南京国民政府时期西藏驻京代表“堪准洛松”制度的存在,政府对“堪准洛松”的管理,“堪准洛松”任职国民政府中央机关,代表西藏地方出席一系列全国性政治会议,都充分说明了当时中央政府与西藏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本文以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西藏驻京代表“堪准洛松”为研究对象,希望通过研究这一既有悠久历史又在国民政府时期有着新特点的制度,来反映民国时期中央和西藏地方间的关系实质。

    一 “堪准洛松”的概念

    “堪准洛松”中的“堪”即堪琼(mkhan chung),系西藏四品僧官。[※注]原西藏地方政府的许多部门中都有职衔为堪琼的僧官。[※注]

  •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8

    章节:《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揭示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的新篇章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1995 \ ·专论·

    一 1959年3月,藏传佛教黄教(格鲁派)系统领袖人物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发动武装叛乱失败后,率领亲信随从外逃印度,以丹增嘉措为首的一小撮反动农奴主势力集团在国际反华势力的庇护下,在印度得以存身,并以该国提供的居住场所为大本营,继续从事反对祖国和分裂祖国的阴谋活动。前苏联解体后,国际反动势力把攻击社会

    西藏研究综述(2010—2015)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二篇 中国边疆研究综述(2010—2015)

    西藏研究是中国边疆研究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从唐代文献中有关吐蕃的记述算起,已经历千余年的学术史,近代以来更成为我国学术界边疆研究的重要方向之一。在中国边疆研究的三次高潮中,几代学人始终关注西藏,研究领域不断拓宽,形成了历史研究与现状研究并重的局面。2010—2015年,我国学术界在西藏问题研究中继续深化西藏

    西南边疆研究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王朝经略与隋唐南疆商业贸易的发展】陈国保《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6年第4期 隋唐王朝在统一岭南的同时,开始着手对南疆交州的经略。征伐林邑,健全南疆地方建制,完善南疆军事防御系统,拓展交州海陆交通,逐步推进王朝统治秩序在南部边疆的确定和巩固。因应中央王朝在南部边疆的积极经略,作为隋唐帝国海外交通与贸易门

    柳陞祺先生访谈录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2 \ ·学者访谈·

    2001年3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中国民族研究年鉴》编委会就柳先生的学术经历和对西藏历史的看法,对他进行了访谈。柳先生当时虽然年事已高,但是思维十分敏捷,记忆力也非常好,常常是由一个问题谈起,又牵出许多相关的历史事件。然而,就在我们计划第二次访谈时,柳陞祺先生不幸因病于2003年3月19日

中国边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参见[美]梅·戈尔斯坦《喇嘛王国的覆灭》,杜永彬译,时事出版社1994年版,第845页。
删除反驳上述两种观点的著作和文章,有王尧先生为《喇嘛王国的覆灭》所写的“汉译本序言”(参见[美]梅·戈尔斯坦《喇嘛王国的覆灭》)、西藏自治区《西藏政治史》评注小组编《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与西藏历史的本来面目》(民族出版社1996年版)、杨公素《评范普拉赫的〈西藏的地位〉》(《中国藏学》1990年第2期)和柳陞祺《评范普拉赫先生的西藏史观及其他》(《中国藏学》1991年春季号)等。
删除参见张怡荪主编《藏汉大辞典》,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第295页;何宗英《从“译仓”说开去》,《西藏研究》2002年第3期。
删除例如在负责达赖喇嘛饮食的司膳堪布下有司膳堪琼,达赖喇嘛的传达机构孜森宆嘎的负责人大卓尼和当时西藏地方政府摄政的传达机构雪嘎的负责人南卓都是四品堪琼僧官。
删除藏文原文见东噶·洛桑赤列编纂《东噶藏学大辞典》,中国藏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678页。
删除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thub bstan sangs rgyas:rgya nag tu bod kyi sku tshab don gcod skabs dang gnyis tshugs stangs skor gyi lo rgyus thabs bral zur lam zhes bya ba dgevo)。这是1982 年出版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著作。该书的主要内容是回忆民国初期第一批堪准洛松,即阿旺桑丹、格敦恪典和图丹桑结等奉派驻京及驻京时期的相关情况。虽然该书因为出版地、作者本身政治立场的原因,其中的一些记述和评论与历史事实不符(这是我们在引用和研究中必须注意的方面),但是经过和相关历史档案的相互比较、印证,可以看出,尽管作者对西藏驻京办事处进行评述时,尽力适应自己所处的环境,书中仍然无法否认当时西藏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对西藏主权的认可。该书已由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的何宗英先生全文译为汉文,但尚未正式出版,本文引用的就是该汉文译本。
删除夏扎·甘丹班觉等:《原西藏地方政府组织机构》,载西藏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84页。藏文原文见夏扎·甘丹班觉等《原西藏地方政府组织机构》(藏文版),四川民族出版社2009年版,第208页。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郭玉琴主编:《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十二),健琪印刷有限公司2005年版,第458页。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076页。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075页。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076页。
删除《十三世达赖喇嘛年谱》,载西藏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39页。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藏文为yig slob dge rgan,因此翻译成“教字老师”似乎更为确切。普布觉活佛罗桑楚臣强巴嘉措:《十二世达赖喇嘛传》,熊文彬译,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02页。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按照清朝《理藩院则例》的规定,“京师番僧”自上而下分为:札萨克大喇嘛、副札萨克大喇嘛、札萨克喇嘛、大喇嘛、副大喇嘛、闲散喇嘛、德木齐和格思规等。参见(清)会典馆编《乾隆朝内府抄本〈理藩院则例〉》,赵云田点校,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25页。
删除参见(清)会典馆《乾隆朝内府抄本〈理藩院则例〉》,赵云田点校,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25页。
删除按照光绪《钦定理藩部则例》“喇嘛事例”中的“额设喇嘛钱粮”规定,清政府每日拨给每名达喇嘛及其徒众银0.373484两,米2.25斗;副达喇嘛及其徒众银0.3157216两,米1.75斗。也就是说,清政府每年拨给“堪准洛松”及其“徒众”的银、米合计分别约为366.80两和2098.75斗。此外还有数量可观的牛、马饲料。参见张羽新编著《清朝治藏典章研究》中,中国藏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83页。
删除参见《十三世达赖喇嘛年谱》,载西藏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第2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99页。
删除教字正老师:yig slob dge rgan che ba;教字副老师:yig slob dge rgan chung ba。参见《十三世达赖喇嘛年谱》,载西藏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西藏文史资料选辑》(藏文版)第4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529页。
删除此处的“堪布卓尼罗藏娃”,即分别为“堪准洛松”中的堪琼、准尼尔和洛杂哇。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西藏地方政府选派代表时,“堪准洛松”和驻京堪布是分别进行的。这可以从上文引述的十三世达赖喇嘛的指令看出。1935年,当西藏地方政府派出阿旺益西(也译为阿旺意喜)、根敦批结(也译为贡萨格贡柏结)、丹巴达札(也译为登巴达札)和直列加错(也译为扯勉甲错)四位堪布的同时,派出了新一批“堪准洛松”,即堪琼阿旺桑旦、增准格顿恪典和洛杂哇图丹桑杰。这说明此时期,西藏地方政府在选派西藏代表时,“堪准洛松”和驻京堪布也是分别进行的。虽然选派时“堪准洛松”是以“教字老师主仆”的身份前往北京的,但是“堪准洛松”中的一些人也可能会担任京城某藏传佛教寺院的负责人。参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编《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所存西藏和藏事档案汇编》第3册,中国藏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46—163页。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六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502页。
删除上述各批“堪准洛松”任期的截止时间是指他们三人中的最后一人去任的时间,事实上第二、第三批“堪准洛松”因为病逝或有事提前返藏等,并不是同一时间结束任期的。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076页。
删除郭玉琴主编:《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档案选编》(12),第458、459、460页。1943年10月18日蒙藏委员会同意了孔庆宗辞去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处长职务,并任命沈宗濂为办事处处长,但直到1944年4月15日沈宗濂才开始从重庆飞往印度,同年8月6日到达拉萨。在沈宗濂到达拉萨正式开始办公前,办事处事务任由孔庆宗处理。
删除强俄巴·多吉欧珠:《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团慰问同盟国和出席南京国民代表大会”内幕》,载西藏自治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第1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41—142页。
删除在国民政府时期的三批“堪准洛松”中,除了第二批的“堪琼”罗桑扎喜只短暂担任过西藏驻京办事处处长外,其他两批的“堪琼”阿旺桑旦和土丹桑布都一直担任着西藏驻京办事处处长,直至其病逝或离任。
删除参见《蒙藏月报》1935年第4卷第3期。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参见牙含章《达赖喇嘛传》,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73页。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061—3062页。
删除第二批“堪准洛松”时期正值抗战时期,北平被日军占领,因此该批“堪准洛松”并没有前往雍和宫履行其“宗教”职能,第三批“堪准洛松”是否在雍和宫登记入寺,目前还没有看到相关材料。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刘寿林等编:《民国职官年表》,中华书局1995年版,第619—622页。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982—2984页。原定于1936年5月召开的“国民会议”因“华北事变”被迫推迟;原定于1940年11月召开的“国民会议”,“重庆大轰炸”中会场被毁,被迫再次延期。事实上国民政府的“国民会议”直到1946年11月才得以召开。
删除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合编:《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第七册,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998、3053—3054页。
删除荣孟源:《中国国民党历次代表大会及中央全会资料》(下册),光明日报出版社1985年版,第955、986页。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蒙藏月报》1935年第4卷第3期。
删除参见金梁编纂《雍和宫志略》,牛力耕校订,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84页。
删除参见图丹桑杰《关于第一、第二期西藏驻汉地办事人员情况的回忆》。
删除林恩显:《国父民族主义与民国以来的民族政策》,(台湾)“国立”编译馆1994年版,第192页。
删除关于此,在历辈达赖喇嘛传记中都多有记载,例如《七世达赖喇嘛传》(章嘉·若贝多杰著,蒲文成译,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66、68、244、250、271、351页等,《八世达赖喇嘛传》(第穆·图丹晋美嘉措著,冯智译,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52、55、60、103页等,《九世达赖喇嘛传》(第穆·图丹晋美嘉措著,王维强译,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54、73、93页等中都有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派遣堪布、仔仲等前往中央王朝,向皇帝“献礼”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