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论清代宫廷大戏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朱万曙 浏览次数:176
摘要:  清代的宫廷大戏和《长生殿》 《桃花扇》等文人剧作一起,共铸了清代中叶前后戏曲的又一次辉煌。由于宫廷大戏是为包括皇帝在内的宫廷观众编创的,在强调阶级对立的思想背景下,它们被视为为最高统治者服务的作品,自然也难以得到研究者的重视。清宫大戏因为皇家戏台的精巧华丽,其场面往往铺排的盛大无比,诚如有学者指出的, “宫廷大戏往往追求热闹的戏剧场面和怪异的戏剧形象” 。清代宫廷大戏的编撰者多精通曲律,而且刻意强调、考究有加,在编撰大戏的过程中尽力付诸实践,使清代宫廷大戏的编撰成为曲学与创作实践相结合的现象。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论清代宫廷大戏
    作者: 朱万曙

    清代的宫廷大戏和《长生殿》《桃花扇》等文人剧作一起,共铸了清代中叶前后戏曲的又一次辉煌。由于宫廷大戏是为包括皇帝在内的宫廷观众编创的,在强调阶级对立的思想背景下,它们被视为为最高统治者服务的作品,自然也难以得到研究者的重视。近年来,已有学者和数篇博士论文以清代宫廷大戏为研究对象,但总体上的研究还不全面和深入。

    清代宫廷大戏是前代叙事文学的“蓄水池”。大多数清代宫廷大戏源自前代小说戏曲等叙事文学作品。如果说前代各种叙事文学作品如同分支的河流,清代宫廷大戏的改编就将这些分支的河流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蓄水池”,其故事源头十分丰富。值得注意的是,清代宫廷大戏并不是对前代叙事作品简单的汇聚,也不是纯粹按照原作进行改编。改编者吸收了原故事流传过程中扩充、延伸的情节,从而使得大戏的内容更为丰富,其“蓄水池”的特征和功用更为明显。不仅如此,有些前代戏曲佚失的曲文,在大戏里还得到了保存。作为“蓄水池”,清代宫廷大戏在汇聚各条水流之后,又提供给下游水流各种养分。这种影响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在花部兴起后有的大戏不断被改编,二是宫廷演员出宫后的传播。

    清代宫廷大戏的编者清楚自己的剧本是演给帝王观看的,中国传统儒家提倡“忠”的观念,现实之中对君王的命运依赖乃至对君王的膜拜,都决定了他们编写剧本时,首先要颂扬“当今天子”和大清朝。几乎所有的大戏,都有这样的“颂词”。有些作品甚至为了迎合帝王的意图,对前代作品的寓意进行修改。因此在一些学者眼中,清代宫廷大戏不属于文人所作的传奇或杂剧。但这些大戏的编撰者尽管是为帝王编戏,但他们并非是帝王;因为是文人,长期受到儒家思想熏陶,在编撰过程中必然会流露乃至寄寓自己的文人情怀。它主要表现在注重下层社会的问题,包括民生疾苦、恃强凌弱等,同时在道德上弘善贬恶。细读各部大戏,可以发现,文人情怀都或隐或显地寄寓在各剧之中。即便是完全依据小说文本改编的情节,改编者也往往添加笔墨,表达出对于“善”“恶”的爱憎之情。我们甚至能从《如意宝册》中看出改编者表达的吏治理想。

    在改编过程中,改编者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如何将小说文本转换为戏曲剧本。虽然二者都是叙事文学,但文体性质上存在巨大差异。在不考虑版本差异的情况下,将小说与戏曲文本进行比较,仍然能够看出大戏改编者的内行。首先是场面选择,以《升平宝筏》甲下第二十出《撇子贞名似水清》为例,虽然改编者为图省事完全搬用元吴昌龄(一说杨景贤)的杂剧《西游记》,但不明就里的人至少被殷氏在江边抛子入水的痛苦场面所感动。从场面选择看,改编者无疑是非常高明的。其次是场面的安排。这里所说的场面的安排,指的是围绕人物性格、情节发展、戏剧冲突的场面安排。清宫大戏因为皇家戏台的精巧华丽,其场面往往铺排的盛大无比,诚如有学者指出的,“宫廷大戏往往追求热闹的戏剧场面和怪异的戏剧形象”。再次是人物的曲白代言。从小说到戏曲的文本转换,是将小说的第三者叙述改变为戏剧的代言体,让所有的人物均以本人的口吻参与情节事件。这最为考验改编者才能,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改编”乃至“创作”。最后是舞台氛围的调剂。宫廷大戏演给帝王和宫内观众观看,而不是演给文人雅士观看,必须做到“雅俗同欢,智愚共赏”。所以大戏的改编者非常重视包括插科打诨在内的舞台氛围的营造。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从礼乐到演剧:明代复古乐思潮的消长》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著评介

    当前明代戏曲研究的专著尚不多见,而对明代戏曲制度的研究,囿于史料匮乏及学科分工(文学与史学交叉)的限制,更是凤毛麟角。2006年李舜华出版《礼乐与明前中期演剧》曾在学界引起广泛关注,今积十余年之功,又推出《从礼乐到演剧:明代复古乐思潮的消长》。该书以时代为序,围绕复古乐思潮,探讨洪武迄崇祯朝在礼乐制作上

    《中国民间小戏史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著评介

    《中国民间小戏史论》一书,是首部对“民间小戏”做出综合性研究的著作,全书在绪论之外,以“小戏”的时代发展为序分为三编,首编立足“小戏”的起源,溯源其传统;二编聚焦明代中叶至清代初年这一时段中,“小戏”如何在与整本戏的互动中独立而自成一体;三编的主要内容是讨论清代中期以后小戏的成熟与兴盛。此书为中国社

    元明清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研究综述

    一、元代文学研究 (一)元代诗文研究 《全元诗》[※注]的出版是2013年元代文学研究众所瞩目的一大成果。《全元诗》由杨镰主持编撰,收入近5000位元代诗人流传至今的约14万首诗篇,共2000余万字,分68册,首册有总目,每册有细目,最后一册有全书所收诗人索引。《全元诗》是继《全元散曲》《全金元词》《全元戏曲》《全元文

    2017年元明清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研究综述

    元代文学 元代文学研究方面,何跞的学术专著《元代文学新论:民族性、理学与真性情》[※注]认为,民族性与理学这两个背景因素,使元代文学整体上具有重真性情的倾向,其既体现为戏曲的俗白叙事与直接抒情,也体现在诗文风气的宗唐得古和舂容盛大。少数民族的尚直之风,与理学的深心自得殊途同归,在文学中走向性情尚真,只是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