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汉代乌孙赤谷城地望蠡测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作者: 刘国防 浏览次数:81
摘要:  匈奴老上单于时(前174 —前161年在位) ,乌孙在匈奴支持下,举族西迁,袭破大月氏,大月氏被迫南走,乌孙遂占据了伊犁河、楚河流域的广大地区,逐渐发展成为西域势力强盛的大国之一。根据我国汉文文献记载, “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 ,说明赤谷城是乌孙大昆弥政治中心所在地。即便如此,我们仍应辩证地看待此问题,因为根据研究,生活在楚河流域、伊塞克湖谷地以及七河流域的乌孙,其经济以游牧为主,兼营农业。再者,甘露年间,为调节乌孙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常罗侯常惠曾经将汉兵三校屯田乌孙赤谷城,其屯戍之地也是有可能留下定居农耕蛛丝马迹的。
作者简介:  刘国防:新疆社会科学院杂志社《西域研究》编辑部编审。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汉代乌孙赤谷城地望蠡测
    作者: 刘国防

    乌孙是两汉时期活动于我国西北的游牧民族。据文献记载,最初乌孙“本与大月氏俱在祁连、敦煌间”[※注],至其首领难兜靡在位时,遭到大月氏的攻击,昆弥难兜靡被杀,土地被占,部落流散。当时尚在襁褓中的幼子昆莫,为匈奴单于所收养。幼子成长后,单于以乌孙旧部归其统辖,势力逐渐强大,是为猎骄靡。匈奴老上单于时(前174—前161年在位),乌孙在匈奴支持下,举族西迁,袭破大月氏,大月氏被迫南走,乌孙遂占据了伊犁河、楚河流域的广大地区,逐渐发展成为西域势力强盛的大国之一。

    根据我国汉文文献记载,“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说明赤谷城是乌孙大昆弥政治中心所在地。西迁后的乌孙,其昆弥本无大小之分,乌孙昆弥分为大小,起因于汉匈矛盾背景下的乌孙王位争夺斗争。汉宣帝甘露元年(前53),先昆弥翁归靡匈奴妻子所生之子乌就屠袭杀昆弥泥弥,拥众自立为昆弥,引起汉朝的不满,汉朝一方面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将兵万五千人至敦煌,通渠积谷,欲以讨之”,另一方面努力说服乌就屠放弃昆弥王号,“都护郑吉使冯夫人说乌就屠,以汉兵方出,必见灭,不如降”。在冯夫人的劝说下,乌就屠“愿得小号以自处”。于是汉“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皆赐印绶。”[※注]无论是分立后的大昆弥还是乌孙西迁之初的昆弥,其所居之地都应当在赤谷城。[※注]所谓赤谷城,在文献中虽被称为“城”,但未必有定居民族“城”那样的居住形式。俄国学者巴尔托里德(Barthold,又译作巴透尔德)说:“即像乌孙这样的‘行国’,要寻其房屋遗址,那是没有意义的。即便利用伊塞克湖岸边与湖底发掘出来的碑记去考证它,(到现在还有人怎么干),也是没有意义的。我们一定会弄清楚,伊塞克湖边的城寨遗址,是在乌孙这个名词早已被人遗忘了的年代中建立起来的。”[※注]日本学者松田寿男也认为:“不言而喻,所谓的城,像乌孙这样的游牧国家(相当于蒙古的ulus,突厥碑文的il,汉文的行国)来说,并不一定指定居的、房屋密集的城市。在大多情况下,是指游牧民在商业上占有位置以后,在其王庭以及国内的重要地点自然形成的集市。”[※注]前辈学者的这些话告诉我们,以考古为手段去寻找乌孙赤谷城看来绝非易事。汉文文献的记载同样证实了这一说法。元封(前110—前105)中,西汉以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与乌孙和亲,“公主至其国,自治宫室居,岁时一再与昆莫会,置酒饮食,以币帛赐王左右贵人。昆莫年老,语言不通,公主悲愁,自为作歌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注]可见,当时即便是尊贵为昆弥右夫人的细君公主初到乌孙时,也只是居住在类似于今天毡房的穹庐之中的。即便如此,我们仍应辩证地看待此问题,因为根据研究,生活在楚河流域、伊塞克湖谷地以及七河流域的乌孙,其经济以游牧为主,兼营农业。考古学家在这一区域已经发现了土坯建造的固定居址,“泥砖住房(‘皮塞’〈pisé〉型房屋),有些为泥地,有些则建在石基上。此外,还发现了大量手推磨、农具以及家畜骨殖,表明他们从事着半游牧的经济”[※注]。此外,《汉书·西域传》也记载,由于对游牧生活方式不习惯,细君公主也曾“自治宫室居”[※注]。再者,甘露年间,为调节乌孙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常罗侯常惠曾经将汉兵三校屯田乌孙赤谷城,其屯戍之地也是有可能留下定居农耕蛛丝马迹的。这些定居的或农业的遗迹也许会对我们研究赤谷城的所在有所帮助。但遗憾的是,从目前已发现的考古材料看,能够直接证明乌孙赤谷城位置所在的考古学证据尚未看到。在这种情形下,汉文文献对于我们当前探寻赤谷城的位置便凸显出其独特的价值。

  •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8

    章节:《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四篇 论文撷英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6年新疆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7 \ 第二篇 2016年中国边疆研究综述

    2016年新疆研究取得较大进展,出版多部著作,发表论文数量较多。据初步统计,2016年先后出版著作5部;学术期刊及辑刊图书上发表关于新疆历史与现状研究的论文百余篇,内容丰富多样,涉及新疆研究的各个方面。兹对其进行初步分类,并分别概要介绍如下。一 政治史 2016年相关研究成果涉及古代及近现代中央政府对新疆的治理及与

    2005年民族史研究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05 \ ·学科研究进展概况·

    民族史作为一项基础性的学科,其发展水平和研究成果对民族研究中的其他学科都会产生影响。2005年度的中国民族史研究总体上看,在研究的选题、成果的质量和数量等方面大体保持了平稳发展的态势。尽管研究的热点依然分散,但在台湾少数民族问题、吐蕃历史等领域不乏创新之作,值得回顾与总结。一、综合性研究 陈玉屏《略论中国

    新世纪以来新疆专题研究(2001—2012年)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13-2014 \ 第二篇 特约稿件

    一 国外新疆研究与国际交流 (一)国外新疆研究 国外学术界对于新疆的关注呈现出多视角、多学科的特点,学术论题涵盖历史文化、社会发展、现实政治以及国际问题等方面,学科领域涉及历史学、经济学、人类学、宗教学等诸多学科及相关交叉学科。但是,由于研究出发点的不同和学术立场的差异,特别是资料占有不全面,某些国外学

    新世纪以来新疆专题研究(2001—2012年)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2013-2014 \ 第二篇 特约稿件

    一 国外新疆研究与国际交流 (一)国外新疆研究 国外学术界对于新疆的关注呈现出多视角、多学科的特点,学术论题涵盖历史文化、社会发展、现实政治以及国际问题等方面,学科领域涉及历史学、经济学、人类学、宗教学等诸多学科及相关交叉学科。但是,由于研究出发点的不同和学术立场的差异,特别是资料占有不全面,某些国外学

中国边疆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汉书》卷96下《西域传下》。
删除《汉书》卷96下《西域传下》。
删除(清)徐松:《汉书西域传补注》卷下,《续修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删除[俄]巴透尔德:《七河史》,赵俪生译,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3年版,第12页。
删除[日]松田寿男:《古代天山历史地理学研究》,陈俊谋译,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7年版,第229页。
删除《汉书》卷96下《西域传下》。
删除[匈牙利]雅诺什·哈尔马塔主编:《中亚文明史》第2卷,徐文堪等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2年版,第370页。
删除有学者认为细君公主修建的宫室是一种较大的平顶无脊的木结构房屋。王明哲、王炳华:《乌孙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75页。
删除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年版,第37—38页。
删除孟凡人:《乌孙的活动地域和赤谷城的方位》,《西北师大学报》1978年第1期。
删除参见[匈牙利]雅诺什·哈尔马塔主编《中亚文明史》第2卷,徐文堪等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2年版,第370页;[俄]巴透尔德《七河史》,赵俪生译,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3年版,第12页;[日]内田吟風《月氏のバクトリア遷移に關する地理的年代的考證》(下),《東洋史研究》1938年第3(5)期。
删除[俄]巴透尔德:《七河史》,赵俪生译,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3年版,第12页。
删除参见王明哲、王炳华《乌孙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45—47页。
删除黄振华、张广达:《苏联的乌孙考古情况简述》,载王明哲、王炳华《乌孙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185—200页。
删除《汉书》卷96下《西域传下》。
删除(清)王树枏、(清)王学曾总纂:《新疆图志》卷6《国界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73页。
删除黄文弼:《塔里木盆地考古记》,科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34页。
删除殷晴:《古代新疆的南北交通及经济文化交流》,《新疆文物》1990年第4期;潘志平:《清代新疆的交通和邮传》,《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6年第2期;王启明:《清代新疆冰岭道研究》,《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3年第1辑;王启明:《西天山南北通道研究:18世纪中叶—19世纪》,硕士学位论文,新疆师范大学,2011年。
删除(清)王树枏、(清)王学曾总纂:《新疆图志》卷84《道路六》,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806—807页。
删除王启明:《清代新疆冰岭道研究》,《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3年第1辑。
删除[匈牙利]雅诺什·哈尔马塔主编:《中亚文明史》第2卷,徐文堪等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2年版,第370页。
删除[俄]巴透尔德:《七河史》,赵俪生译,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3年版,第12页。
删除[日]内田吟風:《月氏のバクトリア遷移に關する地理的年代的考證》(下),《東洋史研究》1938年第3(5)期。
删除参见余太山《塞种史研究》,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第150页。
删除《汉书》卷96上《西域传上》。
删除李遇春:《新疆乌恰县发现金条和大批波斯银币》,《考古》1959年第9期。
删除《汉书》卷70《陈汤传》。
删除魏长洪:《新疆行政地理沿革史》,管守新、高健整理,新疆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47、212页。
删除《汉书》卷96下《西域传下》记载:温宿国“西至尉头三百里……东通姑墨二百七十里”。
删除参见乌什县县志编委会编《乌什县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和阿合奇县县志编委会编《阿合奇县志》(新疆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所附地图及交通部分。
删除由贡古鲁克山口北越天山,亦可达卡拉科尔(旧称普尔热瓦尔斯克):“据当地的阿克萨卡尔(意为‘长老’)说,从这里(指乌什——引者)到普尔热瓦尔斯克有一条经过古古特里克山口(即贡古鲁克山口——引者)的直路。现在已完全废弃,但不难修复。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条路当然就会比经过难以通过的别迭里山口的绕道路方便得多。”[俄]米哈伊尔·瓦西里耶维奇·别夫佐夫:《别夫佐夫探险记》,佟玉泉等译,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7页。
删除于福顺:《清代新疆卡伦述略》,《历史研究》1979年第4期。
删除《清宣宗实录》卷137,道光八年六月甲申。
删除按照1汉里合415.8米、1清里合576米计算。卢嘉锡总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度量衡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年版,第201、423页。
删除关于汉代西域诸国的里数研究,可参见(清)徐松《汉书西域传补注》卷下,《续修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日]松田寿男《古代天山历史地理学研究》,陈俊谋译,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7年版,第59—88页;余太山《〈史记〉〈汉书〉所见西域里数考述》,《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1999年第4期。
删除自温宿克孜布拉克北至昭苏夏台,全长约120千米。(http://www.wszf.gov.cn/wstour/pwws/lymj/6475.shtml 2011-11-29)如果贡古鲁克道穿越天山的里程与冰岭道大致相当,则自乌什至蒂普的里程更接近于文献的记载。
删除关于伊塞克湖南北两岸的交通,参见苏北海《唐代中亚热海道考》,《甘肃社会科学》1987年第3期;许序雅《唐代丝绸之路与中亚历史地理研究》,西北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30页。
删除《汉书》卷70《陈汤传》。
删除(清)徐松:《汉书西域传补注》卷下,《续修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
删除殷晴:《丝绸之路与西域经济——十二世纪前新疆开发史稿》,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69页。
删除乌恩:《论匈奴考古研究中的几个问题》,《考古学报》1990年第4期。
删除王明珂:《游牧者的抉择——面对汉帝国的北亚游牧部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