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晚明文人传奇改家的身份定位及其在戏曲批评史上的意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王小岩 浏览次数:174
摘要:  由《牡丹亭》改本引发的论争,是晚明戏曲批评史研究中的重要问题,也是学界研究的重点。臧懋循引入伯牙、钟子期的典故,为这个故事加入个人的理解,赋予知音以“权力” :一般理解的知音范式,应该以汤显祖为作者,臧懋循为“赏音人” ,但臧懋循含混了这种理解:伯牙辍弦于子期,本意是子期已逝伯牙辍琴,但现实是汤显祖已去世,臧懋循尚存人世。臧懋循的批评立场与他自己设定的知音身份紧密联系,就其有关身份定位的论述而言,臧懋循巧妙地倒置了传统的知音范式,跃居为“作者” ,将汤显祖置换到“知音”的位置上。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晚明文人传奇改家的身份定位及其在戏曲批评史上的意义
    作者: 王小岩

    由《牡丹亭》改本引发的论争,是晚明戏曲批评史研究中的重要问题,也是学界研究的重点。围绕《牡丹亭》改本的研究,如改本的版本,不同改家的理论特色等问题,已经得到了深入的探讨。但是,文人改家如何界定他们在改本中扮演的“角色”,始终没有得到重视。

    戏曲作品经由删改而上演、出版实为惯例。但早期的改家,如李开先、徐渭,并没有身份焦虑的问题。到了汤显祖公开反对删改他的作品,才将改家的合法性提出来。对此,曾将《牡丹亭》改为《同梦记》的沈璟寄希望于将来懂戏曲音律的知音人赏识。相对于汤显祖激烈地反对改本,沈璟后世知音的预设,既是无法挽救当时创作弊端的无奈表达,也可以认为是他对改家身份定位的调整。从何良俊到沈璟,改家们试图为戏曲批评构建一套知识体系,这套知识体系不仅可以成为评选戏曲的标准,也可以成为删改戏曲的标准。

    在万历后期《牡丹亭》改本中,臧懋循的改本,以其敏锐的批评见识及尖锐的批评态度,备受关注,而臧懋循对改家身份的论述更具典范性。臧懋循删改并刊行“临川四梦”已是汤显祖去世之后。即便臧懋循可以更为高调的批评汤显祖,但他仍必须回应汤显祖的改本批评,论述自身的合法性。也因此,知音倒置在臧懋循的批语中最为显眼。

    臧懋循引入伯牙、钟子期的典故,为这个故事加入个人的理解,赋予知音以“权力”:一般理解的知音范式,应该以汤显祖为作者,臧懋循为“赏音人”,但臧懋循含混了这种理解:伯牙辍弦于子期,本意是子期已逝伯牙辍琴,但现实是汤显祖已去世,臧懋循尚存人世,这构成了一种倒置的知音范式。人亡琴在,所以,臧懋循要调琴正音。正由于臧懋循有意倒置了知音范式,从而赋予知音一种新义涵,知音能够删改作者的原作,知音成了进一步完善文本的“作者”,至少是作品的“部分作者”。臧懋循有意颠倒了作者与知音的关系,提示读者,经由删改的作品会得到汤显祖的“叹赏”。而臧懋循也自任是汤显祖的“功臣”,甚至认为他的部分改作,仅能获得梁辰鱼这样知音的理解。显而易见的是,梁辰鱼、郑若庸、陆采、汤显祖是作者,但在臧懋循的改本前,他们变成了读者,要具备专业的知识、理解改家删改的原因和意义,才能被许为知音。

    不过,臧懋循这种颠倒的知音范式是临时的,可看作是给知音注入的新内涵,当他面对作者文采斐然且合乎音律的曲辞时,原有的作者身份被恢复,改家的身份仍然退回到读者、知音的地位。因此,以知音身份处理或删改原作,仍是改家的惯例。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6年元明清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研究综述

    一、元代文学研究 元代诗学研究中,诗学方面的专著有刘宏英《元代上京纪行诗研究》[※注],以上京纪行诗为研究对象,着重探讨了元代上京纪行诗的形成、发展、分期、题材和规模等问题。该书以作者搜集整理的一千余首上京纪行诗为基础,以元代两都巡幸制为背景,采用史诗互证的方法,对上京纪行诗做了全面的研究。元代诗词研究

    2015年元明清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研究综述

    元代文学研究 纵观近年来元代文学研究成果,最为突出的是多民族视野下的文学研究,尤其是少数民族诗人、曲家的创作研究。此外,《全元诗》的出版促进了元代诗歌研究的发展,继此,元代诗学文献的整理工作也在持续进行之中。元代文学研究专著中,邱江宁延续其近年来对元代文人的研究,汇总文献,编成《元代馆阁文人活动系年》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著评介

    接到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寄来的《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样书,我很快就阅读了一遍,但仅是泛读。我有一个阅读习惯,就是任何书,都要先泛读一下,有兴趣与必要了,再认真去读,也可叫精读。该书是我真正精读了的一本书,上面划得满篇全是红道黑杠的,有许多页,折了角,还有一些页码,甚至写有读后感,虽是片言只

    汤显祖著作的新发现:《玉茗堂书经讲意》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文摘要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汤显祖的《玉茗堂书经讲意》一书,共十二卷,近二十万字,这是汤显祖研究《尚书》的学术著作,徐朔方先生笺注《汤显祖集全编》未收录。根据汤显祖弟子周大赉所作序言,知此书万历四十年刻于南京;再证以汤显祖书信,可知此书即为朱彝尊《经义考》中提到的汤氏《尚书儿训》,乃一书而二名。《玉茗堂书经讲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