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西方早期汉籍目录的中国文学分类考察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宋莉华 浏览次数:79
摘要:  文学体裁的划分与归类一直是各个民族文学中的重要问题,中国文学在东亚国家的传播并没有遭遇太多文体上的冲突,但是当18世纪中国文学开始进入欧洲时,却面临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一直与中学西传的过程相纠缠。西方汉籍目录的编纂与中国文学的西传几乎同步,将中国文学纳入西方学科分类中进行知识建构,其背后所隐含的是西方的文学观念、学科分类体系。西方汉籍目录是西方文学观念和知识体系与中国文学的集中交汇点,汉籍目录中的“文学”类目的变化,与近代中国文学变革构成了多重互文性。中、西学者在确立中国文学主体性的基础上,对西方文学分类体系进行改造,促使中国文学与西方学术产生对话,开创了中国文学分类的新格局。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西方早期汉籍目录的中国文学分类考察
    作者: 宋莉华

    文学体裁的划分与归类一直是各个民族文学中的重要问题,中国文学在东亚国家的传播并没有遭遇太多文体上的冲突,但是当18世纪中国文学开始进入欧洲时,却面临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一直与中学西传的过程相纠缠。19世纪以后,新的学术氛围唤起西方学者对于汉籍目录和史传的兴趣,晚清士人以中西比较的眼光审视中国文学时,也开始重新思考中国传统的文体分类的合理性与有效性。二者殊途同归,都试图对中国文体进行反思和清理。

    西方汉籍目录的编纂与中国文学的西传几乎同步,将中国文学纳入西方学科分类中进行知识建构,其背后所隐含的是西方的文学观念、学科分类体系。西方早期汉籍目录的编纂随着西方文学观念的演进,表现出鲜明的阶段性特征。19世纪中期以前的汉籍目录,“文学”作为独立学科的属性尚不明确。19世纪中期以后,作为现代意义上的“文学”的学科概念逐步确立。“文学”作为一个包容众多文类的专门学科开始出现在汉籍目录中,小说、戏曲、民歌等通俗文学进入目录,取得了与四书五经同等重要的文献意义和学术地位,在某种意义上是对中国官方目录的纠偏。

    由于汉籍目录以中文图书为著录对象,而中国自身有悠久的目录分类传统,一些汉学家希望能尽量调和中西传统,以期目录更适用于汉籍的分类,又符合西方读者的习惯。

    1840年以前的汉籍目录在对中国文学归类时,文体错位的现象时有发生,这是因为当时大多数汉籍编目者对中国文学知之甚少,造成文体误判。随着汉学不断发展,后来的目录修订者大多予以了纠正。

    西方汉籍目录发生文体错位,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以西方的文学传统框范中国文学。在汉籍目录中,诗歌和戏曲经常被归为同一文类,这是对雅、俗文学界限的突破。然而,这一认识在西方学者中其实相当普遍。以西律中使作品自身的中国文体特征和内涵被忽视,编纂者仅从西方文学分类的某一标准出发,导致同一部作品被归入不同文类。

    汉籍目录在试图建立中、西文体对应关系的过程中,并没有对涉及的中、西多种文体概念进行内涵和外延的明确界定,而是混用术语,导致中、西文体都突破了各自原有的界限,造成文体混淆。

    西方早期汉籍目录出现的文体错位以及文体概念的混用,看似混淆了文体的边界,实际上是中西文学传统、文学观念交汇时,对文体进行重组的结果,这种看似混沌的状态蕴藏着中国文体变革的契机。

    “诗”“小说”“戏曲”是中国原有的文体概念,有其特定内涵,19世纪西方汉籍编目者试图将之与西方文体相对应。然而,当这些文体概念被转换成西方语言时,并不仅仅只是语言之间的对译,这些中国原有的概念在与西方文体建立对应关系的过程中,内涵和外延有所调整,由旧学转化为新知,“才子书”等术语则在西方学术语境中转换生新,获得独立的文体属性。这既是中学西传和西学东渐的结果,也体现了中西文体之间的相互对话与改造,是中西方应对文学交流新局面的必然结果。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当代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2 \ 研究综述

    一、全球化与中国文学:陷于策略 作为对一种未来趋势的敏锐感觉和把握,中国文学研究界对“全球化”的探讨在几年前就开始了,只是在讨论中采用了不同的命名而已,比如上世纪90年代的“后现代”、“现代性”等等。但是,2001年给学界的“全球化”讨论提供了最直接的契机,即WTO的签订,中国成功入关。正是因为这样的积淀和契

    海外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7 \ 论文摘要

    西方学界对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始自一九五〇年代。五十年代中期,旅美的夏志清和捷克的普实克分别对晚清、“五四”和以后的文学,展开宏观研究。一九六八年夏济安的《黑暗的闸门》出版,此书首开英语世界对左翼文学研究先河。一九七三年,李欧梵推出《中国现代文学的浪漫一代》,详尽介绍“五四”之后一辈浪漫文人的行止文章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西播大势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4 \ 1993年古代文学研究

    上个世纪末叶,经过汉学家们辛勤的耕耘,中国文学在西方[※注]首次迎来了译事的繁荣。这为她继续西播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进入二十世纪以后,全世界人文环境发生了许多重大变化,例如,在政治方面世界大战对西方文明的震撼,而中国作为东方文明的代表的复兴,在学术方面比较文化中平行思潮的崛起与欧洲中心主义相应的衰微,以

    本土文化自觉与“文学”、“文学史”观反思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9 \ 论文摘要

    被业内大多数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中国文学”这个学科,其实是在西方literature(文学)观念输入的背景下,被人为建构出来的一套现代学术话语。按照这套话语所讲述、所传播的“中国文学”,相比这套外来的学科话语进入中国之前的时代,究竟是距离我们中国文学的现实存在更切近一些呢,还是更遥远一些?此一追问是本文要揭示的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