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从“历史”中觉醒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季剑青 浏览次数:167
摘要:  《狂人日记》从诞生起,就展现出它对中国历史的巨大批判力量,人们公认“吃人”这一高度概括性的表述,真实地揭示了传统社会的本质。与果戈理笔下的抄写员不同,狂人没有经历从病态走向疯狂的过程,而是从第一则日记开始就发狂了, “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一语,异常鲜明地将狂人当下的疯狂与他之前的正常分割开来,同时也将狂人与他身处其中的现实社会分离了开来。日记中的狂人始终处于这样的状态中, “不著日月”暗示狂人的主体状态不受自然时间流程的影响,表现出完整而自足的性格,狂人与现实之间的隔膜乃至对立关系在相互对象化的构图中也因此显得格外的分明。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从“历史”中觉醒
    作者: 季剑青

    一、把握“历史”的位置

    《狂人日记》从诞生起,就展现出它对中国历史的巨大批判力量,人们公认“吃人”这一高度概括性的表述,真实地揭示了传统社会的本质。意味深长的是,历史真理却是通过“狂人”之口说出来的,这种反讽性的结构安排所隐含的某种悖论,引起了许多研究者的注意。但是,以往的研究多从辨析狂人是否真的发狂入手来讨论这个问题,最终往往陷入对“狂人”形象的塑造手法的琐细争论中。

    “没有年代”这个修饰语暗示,历史不是作为过程性的叙述,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对象化的存在而被狂人把握的。只有将历史作这样的处理,才能对它下总体的判断(“吃人”)。此外,小说中的狂人在其他地方提到历史上吃人记录的时候,往往出现年代错误的情况,显然是作者有意为之,这也表明小说呈现的“历史”是具有象征性的整体,并不追求史实的准确。狂人何以能够从整体上把握历史?答案不应该从狂人形象本身,而应该从小说文本内在的表意机制中寻找。日记体的叙述形式是理解这一机制的关键。文言小序告诉读者,狂人的日记“不著日月”,“不著日月”的日记与“没有年代”的历史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对应关系。《狂人日记》正文的十三则日记没有任何时间标记,这与果戈理的《狂人日记》形成了对照。后者写一个抄写员因为对部长的女儿想入非非而陷入精神崩溃的境地,前三分之二的部分都标有连续的日期,读者能看到主人公心理扭曲不断加深的过程,等到主人公彻底疯狂之后,日记的日期也随之变得荒诞可笑(如“三十月八十六日”之类)。显然,时间标记具有指示主人公心理状态的功能。我们不能确定鲁迅“不著日月”的设计是否受到果戈理的启发,但时间标记的缺失也同样起到了指示狂人心理状态的作用。与果戈理笔下的抄写员不同,狂人没有经历从病态走向疯狂的过程,而是从第一则日记开始就发狂了,“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一语,异常鲜明地将狂人当下的疯狂与他之前的正常分割开来,同时也将狂人与他身处其中的现实社会分离了开来。日记中的狂人始终处于这样的状态中,“不著日月”暗示狂人的主体状态不受自然时间流程的影响,表现出完整而自足的性格,狂人与现实之间的隔膜乃至对立关系在相互对象化的构图中也因此显得格外的分明。作为中国第一部现代日记体小说,《狂人日记》恰恰是“不著日月”的。去除了纪年和日期这类公共的时间标记,就等于关闭了个人经验进入历史的通道,狂人不仅与现实相隔离,同时也与历史相隔离,而对那个正常的社会而言,现实本身就是受历史支配的,人们服膺的是“从来如此就对”的法则,接受的是“历来惯了,不以为非”的生活方式。然而,正因为狂人脱离了现实与历史,他才获得了一个能够对历史(也是对现实)做整体的把握和判断的有利位置(值得注意的是,狂人是因为被家里人关在书房里才得到了独自晤对“历史”的契机),而这个位置是正常社会中的人们无法拥有的。在这个意义上,由一个疯狂的人来说出历史真理并不是悖论,相反,揭示中国全部历史的真相的任务,只能由一个身处历史传统之外(因而在正常人看来显得疯狂)的人来完成。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论鲁迅对《狂人日记》的阐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鲁迅不仅是《狂人日记》的作者,而且是这篇小说的阐释者。十七年间鲁迅对《狂人日记》或相关问题的谈论主要有六次。本文试图历史性、整体性地考察鲁迅的“《狂人日记》阐释”,以深入理解《狂人日记》这个文本,进而理解鲁迅的思想脉络。一、“吃人”的二重性与普遍性 《狂人日记》的首要问题是吃人。“吃人”首先是事实上的

    2018年现代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研究综述

    前沿问题与研究热点 狂人日记发表100周年 2018年正值鲁迅《狂人日记》发表100周年,围绕这一主题,现代文学研究领域涌现了一批相关论文与会议。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和中国鲁迅研究会主办的“纪念《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于2018年5月15日在北京召开。研讨会所发表的论文内容丰富,有建立在

    首届“鲁迅青年工作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学术会议

    由深圳大学文学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共同主办的首届“鲁迅研究青年工作坊”于2015年10月24日至25日在深圳大学举行。来自北京鲁迅博物馆、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学术月刊》等高校及科研机构近三十位青年研究者出席了会议。研讨会采用工作坊的形式,分十一个小组围绕“新视野·新史料·再解读”的会议

    狂人之诞生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本文通过对明治日本“狂人”言说的整理,进一步考察周树人周边的“狂人”现象与他本人及其作品的关联,以填补“狂人”形象生成机制探讨中的一项空白。通过语汇、社会媒体、“尼采”和“无政府主义”话语、文学创作以及时代精神特征等几个侧面,寻找“狂人”诞生的足迹。明治年间涉“狂”语汇剧增,不仅体现了明治日本导入西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