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论鲁迅对《狂人日记》的阐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董炳月 浏览次数:34
摘要:  鲁迅不仅是《狂人日记》的作者,而且是这篇小说的阐释者。本文试图历史性、整体性地考察鲁迅的“ 《狂人日记》阐释” ,以深入理解《狂人日记》这个文本,进而理解鲁迅的思想脉络。《狂人日记》发表一年半之后,吴虞在评论文章《吃人与礼教》中谈吃人与礼教的关系,这是在比喻、象征的意义上理解“吃人” 。《狂人日记》的“吃人”主题因此具有二重性,这种二重性起源于“吃人”的写实意义与比喻意义并存。这两篇小说的组合重构了“吃人”与“狂人”故事,将“吃人/救人”模式与现实社会中的启蒙与革命问题组合在一起,解决了《狂人日记》 “空空洞洞”的问题,并淡化了《狂人日记》的进化论色彩。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论鲁迅对《狂人日记》的阐释
    作者: 董炳月

    鲁迅不仅是《狂人日记》的作者,而且是这篇小说的阐释者。十七年间鲁迅对《狂人日记》或相关问题的谈论主要有六次。本文试图历史性、整体性地考察鲁迅的“《狂人日记》阐释”,以深入理解《狂人日记》这个文本,进而理解鲁迅的思想脉络。

    一、“吃人”的二重性与普遍性

    《狂人日记》的首要问题是吃人。

    “吃人”首先是事实上的吃人。《狂人日记》发表一年半之后,吴虞在评论文章《吃人与礼教》中谈吃人与礼教的关系,这是在比喻、象征的意义上理解“吃人”。综合起来看,鲁迅在《狂人日记》中对“吃人”的叙述经过了一个从史实到历史再到文化的转换、升级过程。《狂人日记》的“吃人”主题因此具有二重性,这种二重性起源于“吃人”的写实意义与比喻意义并存。“仁义道德”与“吃人”的关系也因此变得复杂。在《狂人日记》中,并非所有的吃人行为都是“仁义道德”导致的,“仁义道德”与“吃人”二者的关系首先是对比性的,其次才是因果性的。

    1922年《狂人日记》被鲁迅编入小说集《呐喊》,成为《呐喊》中的第一篇小说。通读《呐喊》能够看到,《狂人日记》的“吃人救人”这一主体结构(框架与主题),已经转化为《呐喊》中多篇作品共有的模式。在《呐喊》中,《狂人日记》与其他多篇作品之间存在着互文性,互文关系的焦点就是“吃人”。

    对于鲁迅来说,“吃人救人”具有历史观、世界观的意义,因此其普遍性并不限于《呐喊》,而是“普遍”到鲁迅的许多作品。限于小说而言,《彷徨》中的作品依然写到现实性的、比喻性的“吃人”。

    二、第五次觉醒于“吃人”

    创作《狂人日记》整整七年之后,1925年4月,鲁迅在杂文《灯下漫笔》中直接讨论“吃人”问题。《灯下漫笔》第二节本质上是《狂人日记》的杂文版。此时他不再以“狂人”为代言人,此时他本人已经“狂人化”。

    《狂人日记》中“我”对“吃人”的发现有四次,即四个阶段。鲁迅在《答有恒先生》中对于自己“吃人帮凶”(“做这醉虾的帮手”)身份的发现,则成为关于“吃人”的第五次发现。这次发现的特殊性,在于它对前四次发现构成了颠覆。

    1927年4月撰写《答有恒先生》的时候,鲁迅的观念在向“绍兴会馆时期”倒退。但是,与绍兴会馆时期相比,此时时代已经剧变,鲁迅亦非当年的鲁迅。鲁迅最终未能沉默,在“革命文学”“左翼文学”的新时代发出了新的声音。而且,他还要重新处理《狂人日记》这篇小说,即处理“四平八稳的‘救救孩子’似的议论空空洞洞”等问题。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从“历史”中觉醒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一、把握“历史”的位置 《狂人日记》从诞生起,就展现出它对中国历史的巨大批判力量,人们公认“吃人”这一高度概括性的表述,真实地揭示了传统社会的本质。意味深长的是,历史真理却是通过“狂人”之口说出来的,这种反讽性的结构安排所隐含的某种悖论,引起了许多研究者的注意。但是,以往的研究多从辨析狂人是否真的发狂

    明治时代“食人”言说与鲁迅的《狂人日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文摘要

    《狂人日记》给读者带来最具冲击力的阅读体验,便是“吃人”意象的创造。“吃人”这一意象令主人公“狂人”恐惧,也强烈震撼着读者。那么,“吃人”这一意象为什么会被创造出来?它又是被怎样创造的呢?截止到鲁迅发表小说《狂人日记》为止,中国近代并无关于“吃人”的研究史,吴虞在读了《狂人日记》后才开始做他那著名的

    首届“鲁迅青年工作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学术会议

    由深圳大学文学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共同主办的首届“鲁迅研究青年工作坊”于2015年10月24日至25日在深圳大学举行。来自北京鲁迅博物馆、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学术月刊》等高校及科研机构近三十位青年研究者出席了会议。研讨会采用工作坊的形式,分十一个小组围绕“新视野·新史料·再解读”的会议

    2018年现代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研究综述

    前沿问题与研究热点 狂人日记发表100周年 2018年正值鲁迅《狂人日记》发表100周年,围绕这一主题,现代文学研究领域涌现了一批相关论文与会议。由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和中国鲁迅研究会主办的“纪念《狂人日记》发表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于2018年5月15日在北京召开。研讨会所发表的论文内容丰富,有建立在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