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网络文艺处在“雅化”关键期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董阳 浏览次数:173
摘要:  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53亿,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电视剧、网络游戏铺天盖地。今天我们将《西厢记》 、四大名著奉为经典,把金庸小说放在很高的位置,将来某部网络小说被奉为新名著,某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被奉为新经典,完全是有可能的。从经济效益看,网络小说自带粉丝,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作品会有市场保障。我们还要认识到,相比于网络小说,影视和游戏作品影响更为广泛,网络小说改编过程中,要在价值观表达上具有清醒意识。事物发展往往“起于青苹之末” ,这个事实越早看到,我们就越有文化自觉,就越能顺势而为,引导创作,从而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筑就新时代文艺高峰。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网络文艺处在“雅化”关键期
    作者: 董阳

    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53亿,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电视剧、网络游戏铺天盖地。据清华大学课题组发布的《2016中国IP产业报告》,中国IP影响力排名前100位,网络小说就占了61部。这意味着,无论你读不读网络小说,将来你看的电影、电视剧,听的歌曲,玩的游戏,很可能都跟网络小说有关。可以说,我们正处在“网络文学+”——一个由网络文艺“接管”大众文化的时代。

    这不是危言耸听,从文化发展史角度看也并不奇怪。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网络文学其实就是互联网时代的通俗文学。今天被我们奉为经典的元杂剧、明清小说,都是通俗文学,都是在底层文人大量的民间创作基础上,于勾栏瓦舍的频繁演出中,涌现出来的大众文艺精品。远的不说,金庸武侠本来就是在报纸上连载的通俗小说,它继承了晚清民国以来通俗文学传统,最终融入主流文化,而我们看到的许多武侠小说衍生的电影、电视剧、流行音乐、网络游戏、漫画,其核心的创意正是通俗小说本身。今天我们将《西厢记》、四大名著奉为经典,把金庸小说放在很高的位置,将来某部网络小说被奉为新名著,某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被奉为新经典,完全是有可能的。

    有人说,网络小说怪力乱神、子虚乌有,怎么能够担当这样的重任?在我看来,网络小说在发展初期,有过放任自流的阶段,确实存在泥沙俱下的问题,有的还很严重。但“风物长宜放眼量”,今天正是包括网络小说在内的网络文艺从亚文化向主流文化转换的关键阶段。对此,我们既要有信心、有心胸,也要对问题和难度有足够的清醒意识。

    目前,“网络文学”在数量上已经“+”得够多了,但在质量上还有更大空间,现在的重点应该从“+”得多转向“+”得好,从增量转为提质。这三四年来,“IP”这个英文缩写在中国的媒体上频频出现,几乎到了妇孺皆知的地步。“IP”的本义是“知识财产”,在我们使用的过程中,主要是指网络小说的授权改编和衍生。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网络文学体量实在是太庞大了,中国年轻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大量投入网络文学中,其规模在全世界首屈一指。而且随着网络视听和传统影视市场不断扩容,各路资本纷纷介入,大量收购IP,网络小说身价水涨船高,据说有的网络小说IP估值几个亿。之后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现象,海量网络小说改编项目上马,大有“狂轰滥炸”之势。

    从经济效益看,网络小说自带粉丝,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作品会有市场保障。但从实际情况看,真正实现口碑与票房双赢、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的情况并不多见。以至于一些网络小说的粉丝们,一听说要改编成网络剧,就预感挚爱作品将要被糟蹋的负面反应。这种现象非常值得注意,它意味着如果“+”得质量不好,口碑与票房分歧过大,“粉丝经济”的游戏很可能就玩不转了。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主流化与新格局 2015年网络文学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严格意义上说,网络文艺发展至今,正好经历了规模化发展的整整十年时间,自2005年网络文学网成功推行VIP收费阅读模式,并由此产生第一批网络职业写作者以来,数百万网络写作者笔耕不辍,艰难跋涉,推动了网络文艺的发展。以网络文学为例,据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3月,网络文学在线用户约为3亿人,手机阅读用户增长迅

    2016年网络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研究综述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网络文学自从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如今已是繁花似锦、烂漫如云,每年都有大量的优秀网络作品问世,并被翻制成各种影视、动漫或电玩作品,每年都有众多的网文盛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深深地吸引着广大网民朋友与文学爱好者的目光。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7年1月22日发布的第39次

    《网络文学符号学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著评介

    该书对中国网络文学现象,尤其是网络小说现象,提供了一套出色的、系统的理解方式,从符号学角度探索出一套针对网络文学特质的元理论,是一部深化中国特色网络文学研究的专著。关于网络文学,学界大体存在两种意见:一种主张加重其媒介特色,从数码文学的角度进行提升;另一种主张深入网络文学现场,与作者、网站、粉丝交流

    媒介革命视野下的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中国网络文学自孕育诞生之日起(20世纪末)便与世界流行文艺有着深切的渊源关系。在发展初期,它是“被哺育方”——接受世界流行文艺输出大国的影响,模仿其成熟类型进行创作,在这一过程中进行本土化更新。经过20年的茁壮成长,中国网络文学不但形成“全球风景独好”的文化奇观,更原创出一套根植于网络性和粉丝经济的生产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