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文学批评共同体”如何重建,怎样主体?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徐勇 浏览次数:166
摘要:  “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形成,要到1980年代。如果说1980年代“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主体价值体现在以现代化意识形态为主导的新时期共识的话,那么今天重建“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主体价值,首先是要凝聚和强化民族复兴这一当前时代的共识。我们要重建文学批评的中国话语,只有这样,才能重建文学批评的主体地位和身份,只有这样,才能面向或针对中国的文学创作发出或展开自己的有效阐释,并促成一种真正具有中国经验的文学写作和文学批评的产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文学批评共同体”如何重建,怎样主体?
    作者: 徐勇

    “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形成,要到1980年代。1980年代以来,文学批评的个人性逐渐得到彰显。主体性逐渐显现出来。但因为当时作为普遍共识的“新时期共识”的存在,文学批评虽极具个人性,但仍能从整体上把握和看待。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新时期共识”下的文学批评。文学争鸣是当时“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存在方式。文学争鸣虽然带有思想的激烈交锋和不同观点的碰撞,但这并不影响“文学批评共同体”的稳固存在。这样一种以文学争鸣的形式存在的“文学批评共同体”虽看似松散、随意,但其实十分牢固。当时普遍认为,很多(甚至可以说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争鸣而形成“共识”,也就是说,当时的人笃信,真理越辩越明。这都是因为有了“新时期共识”或者说“共名”的存在。

    1990年代以来,随着“新时期共识”的破灭,以及人文精神大讨论的发生,文学批评出现了极大的分化。在这个年代,文学批评逐渐演变成自说自话,和制造话题(比如说贾平凹的《废都》事件)相并存的局面。在这一语境下,命名和制造话题的相关性,成为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存在方式。这是一种以话题的形式存在的文学批评共同体。虽然,也存在所谓的学院派和非学院派的区别,以及所谓“思想”和“学术”的分野,但这些区别带来的,常常只是文学批评方式和批评话语的差异,并不影响“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存在方式。话题的相关性,使得“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存在具有权宜性和临时性特点,随着话题的产生和转移,“文学批评共同体”也面临解散和重组的可能。

    文学批评的阶段性特征,使我们明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存在,某种程度上也具有阶段性特征,我们应该意识到,离开了特定时代的语境,便不可能很好地讨论“文学批评共同体”的重建。

    当前的语境就是,中国作为大国崛起,以及民族复兴逐渐成为现实。站在民族复兴的角度,对历史和传统,特别是革命史进行重评和重估就成为必要。在这种情况下,历史性地重估、重评其实也是重造或再造。重建“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主体价值,有必要放在这一重建的语境和重评的脉络中展开。也就是说,我们重建“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不是要回到1980年代,或者说1990年代。重建是为了服务于当前时代的文学的历史任务。这一任务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如果说1980年代“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主体价值体现在以现代化意识形态为主导的新时期共识的话,那么今天重建“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主体价值,首先是要凝聚和强化民族复兴这一当前时代的共识。也就是说,重建“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既是为了凝聚共识深化认识,也是这一共识下的文学/文化上的自觉自信的表现。这就需要处理好“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与国家和民族这一更高意义上的“想象的共同体”之间的关系。换言之,“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是为了服务于民族复兴这一更高的要求的,它的主体意识在更高的层次上就应是民族主体意识的表征。同样,民族复兴所带来的民族认同感也应成为它的身份认同的源头。“中国文学批评共同体”的主体价值的重建应始终围绕民族复兴这一主题展开。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8年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研究综述

    学术的推进是一个缓慢的积累过程,并不会因为一个特殊年份忽然出现某种喷发,但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标志性年份,2018年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也相应具有阶段性总结和展望的意味。我们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略作扫描。从“新时期”到“新时代”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文学、艺术、思想、学术发生了复杂而多元的变迁。如果要从

    《文学还能更好些吗》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著评介

    李建军的《文学还能更好些吗》(以下简称《文学》)除自序外,共三辑:第一辑包括《文学批评的绝对命令》《关于酷评》等文章,它们“从多个角度谈论文学批评的一些理论问题和当代文学批评的现状”(本文所有引文均出自《文学》);第二辑包括《没有装进银盘的金橘——评〈沧浪之水〉》《像蝴蝶一样飞舞的绣花碎片——评〈尘

    2014年《人民日报·文学观象》要点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本刊特辑

    近几十年来,当代中国实现了巨大跨越,社会生活日新月异,文化生态日趋丰富,就反映社会现实,表现人类心灵,始终代表时代精神性价值的文学而言,无论是作家的生命体验、创作方式,还是读者的阅读习惯、审美经验,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文学,而伟大的文学则需要刚健、有力、严肃的文学批评和深刻、

    文学 批评 制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近代西学东渐,传统知识体系经历了意识变革、制度新建和学科分类细化的现代历程,“文学”及文学史的概念成为独立的知识生产领域和学科,包括现代学术意义上的文学批评史学科专业也很早就进入了大学教育体系。如随着1934年郭绍虞、罗根泽先生的《中国文学批评史》,作为一门学科专业的“文学批评史”,影响遂大。但从上世纪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