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论民间故事的改写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刘守华 浏览次数:193
摘要:  1956年我国民间文艺界曾就民间故事的搜集整理问题展开过一次大讨论,我当时写成《慎重地对待民间故事的整理编写工作》一稿投寄《民间文学》 ,于1956年第11期刊出,成为焦点之一。针对有人赞誉故事文本对人物心理和某些生活细节“达到刻划入微,合情合理”的艺术成就,我认为这样做恰好脱离了民间故事主要通过叙说故事情节来刻划人物、突出主题的本来特色,因而不可取。就笔者亲身经历的这一事例进行反思,给予我们这样的宝贵启示:开掘民间故事这一文化宝库,除通常的采录写定文本之外,还有如同《俄罗斯民间故事》 《格林童话》以及《意大利童话》这样的“改写”民间故事之作,出自这几位文学大家笔下的民间故事。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论民间故事的改写
    作者: 刘守华

    民间故事是人们十分熟悉和喜爱而又具有宝贵价值的口头文学样式。原生态的民间故事存活于人类的口头语言之中;文字出现以后,人们将口述故事以书面写定,转化成为书面文本,有的称为“记录”,有的称为“重述”,有的称为“写定”,有的称为“整理”,不论是概念确立还是在写作实践上,我国学界长时期都缺乏规范性的明确要求。直到1956年经过一场关于民间文学搜集整理问题的大讨论,《民间文学》杂志才在社论中明确提出:“忠实的记录,慎重的整理,这是当前需要引起大家注意的头等重要的事情。一切参加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工作的人,应当把它们看得像法律一样尊严。”由此,“忠实记录,慎重整理”便成为写定民间口头文学的规范性要求流行开来,这些作品在发表署名时,也就通称为“××搜集整理”了。其实这些故事的来源和书面写定的情况差别很大,既有按往昔记忆写出的,也有面对口述人讲述现场笔录或事后追记的,还有的是讲述者自己动笔写下来的;因而有的文本只有干巴巴的情节梗概而不见枝叶,也有的按时尚趣味进行文学加工而弄得不伦不类。有鉴于此,上世纪80年代初编纂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时,为着增强民间文学工作的科学性,便一律用“采录”来取代原先的“搜集整理”了。

    在编纂《民间文学集成总方案》中,最初仍沿用我们多年使用的“搜集整理”一语,只是特别强调了“忠实记录,慎重整理”的要求。1990年3月6日印发的关于故事集成吉林卷审稿纪要的《简报》,按照主编钟敬文先生的意见,引人注目地提出:“过去发表的民间文学作品署名常常标明‘搜集整理’字样。鉴于过去整理的做法缺乏统一的规范,差别很大;同时集成工作对作品的记录、整理又有自己特定的要求,与一般作品的做法不同,因此会议规定故事集成作品执笔人署名标明为‘采录者’,以示区别。”随后举行的编选工作会议及印发的纪要重申这一规定,并引述了钟老就此发表的意见:“钟敬文主编在谈到这个问题时,特别指出这是如何理解民间文学的文学性问题……有些人对民间故事的态度,一方面是习惯于‘加工’,其次是对民间文学的‘文学性’理解得不够准确。”此后编定和正式出版的故事集成以及歌谣、谚语集成,便按此意见均用“采录”取代“搜集整理”字样,使之成为一种通行的规范性要求了。

    尽管在一般人看来,“采录”和“搜集整理”似乎并无实质性的差别,可是就广大范围内的民间文学工作而言,由于“整理”和“创作”之间并无明确界限,其灵活自由度便常常促使执笔者走向非民间文学乃至反民间文学的境地。现在以“采录”二字标明其工作的特殊性质和要求,本身就鲜明地体现出忠实于民间文学本真面貌的科学性。虽然在已成书的卷本中,忠实于原作的程度实际上很不一致,但作为一种从事民间文学工作的基本理念改变了,因此其学术意义是巨大深远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延续每一个故事“自己的生命”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民间故事是孩子们最喜爱的精神食粮,中国民间故事更以其丰富优美闻名于世,可惜至今还没有一本如同《格林童话》那样的书在公众中广泛流行。目前,有不少教育界的有识之士尝试为孩子们编写和改写民间故事的读物,我十分赞赏,我认为,这一类的图书绝不能粗制滥造,急功近利,有教学基础的写作者可以先写出来,给学生试讲,或

    贾芝:百岁老人的呼唤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八篇 学人评介

    在贾芝老人百岁生日之际,我作为中国民间文艺园地的一名老园丁,心头不禁涌起对这位历经世纪风雨,守望民间文艺而矢志不移的老寿星的崇高敬意,同时更强烈地感觉到他对后继者跋涉前行的有力呼唤。我于1958年即加入由他实际主持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后更名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1960年作为青年民间文艺工作者参加第三次

    《中国民间故事史》发布会暨研讨会在京召开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015年1月28日下午,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民间文学研究室、民俗文化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祁连休《中国民间故事史》首发式及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会议室举行。文学研究所领导刘跃进、杨槐、高建平及河北教育出版社负责人王斌贤等,以及来自中国社科院、中国文联、北京大学、北京

    柳田国男与日本民间故事整理和分类法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柳田国男在一国民俗学理念下,提出系统整理和研究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民间故事的方案。他通过整理和分析日本民间故事文本,借鉴AT分类法和赛多的二分法,将日本民间故事分为完形和派生两种,并系统探究两种民间故事的关系。之后的日本故事学家虽然没有采纳他的完形和派生两种民间故事分类法,但柳田国男提出的日本民间故事的体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