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民俗场:民间文学类非遗活态保护的核心问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郑土有 浏览次数:60
摘要: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民间文学类遗产无疑是保护难度最大的,因为它以口耳相传的形式传承,随着人们娱乐方式的多样化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绝大多数民间文学作品的生存状况堪忧,处于濒危的状态。在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中,强调传承人的保护,是完全必要的。与此同时,必须思考的问题是:传承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养成的。因此,引入民俗场的概念,分析研究传承人是怎样养成的,是在怎样的环境中养成的,是保证有效进行传承人保护和培养的前提。但是,民间文学作品的活态传承、传承人的养成,又离不开民俗场,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在民俗场的“恢复” “再生”方面作些努力呢?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民俗场:民间文学类非遗活态保护的核心问题
    作者: 郑土有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民间文学类遗产无疑是保护难度最大的,因为它以口耳相传的形式传承,随着人们娱乐方式的多样化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绝大多数民间文学作品的生存状况堪忧,处于濒危的状态。在民间文学类非遗保护中,强调传承人的保护,是完全必要的。与此同时,必须思考的问题是:传承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养成的。因此,引入民俗场的概念,分析研究传承人是怎样养成的,是在怎样的环境中养成的,是保证有效进行传承人保护和培养的前提。

    一、民俗场:民间文学“文本”演述的文化空间

    民间文学的讲唱活动是在约定俗成的场合进的。这种场合有的有固定的时间和空间,如庙会、歌会等;有的没有固定的时间和空间,如劳动场合、婚礼、丧礼中的讲唱。我们可以将这种场合称之为民俗场。任何活态的民间文学作品传承都离不开民俗场,传承人的养育也离不开民俗场。

    首先,这与民间文学的特性与功能密切相关。民间文学是一种口头叙事文学,其载体是口头语言和肢体语言。它不像书面文学可以在书房里由个人独立创作完成,可以在私密空间里独自阅读欣赏,民间文学必须在至少“二人在场”的公共空间里完成,共时地既要有“创作者”(讲唱人),又要有听(观)众,否则,就不能完成民间文学“文本”的演述过程。所有这些功能的实现都需要在公共的空间来完成。

    其次,民间文学的传承人(故事家、歌手、说书艺人等)都是在民俗场的长期讲唱过程中逐渐成长、成熟的。传承人的成长是一个自然而然、循序渐进的过程。民间文学传承人的养成,没有一套固定、规范的教与学的模式,是在实践中成长的,通常都是在“听”的过程中慢慢学会,在“练”的过程中逐渐成熟,在“争(竞争)”的过程中脱颖而出的。如在上海郊区奉贤农村,每到夏天的夜晚,男女老少围坐晒场乘凉,唱山歌,听山歌。有许多山歌爱好者就这样听着、学着、记着,后来自己也成了山歌手。

    最后,民俗场的存在与否,决定了民间文学作品的命运,也决定了是否能够不断出现新的传承人。即便是在同一文化圈内,处于相同的文化背景和外在环境,由于民俗场的原因,同一门类的民间文学作品都会出现截然不同的情况。山歌的演述民俗场已完全消失,其生存状况最糟,处于消亡的边缘;赞神歌的演述民俗场仍存在,但比较单一,基本局限于民间庙宇和庙会,时空限制较大,但因有信仰因素的支撑,生存状况尚可;而宣卷的演述民俗场较为多样化,同时宣卷艺人有可观的收入,激励了年轻人学习的积极性,故传承情况最好,目前处于繁荣状态。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首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当下东亚各国民俗文化传承的现状与走向”国际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学术会议

    民俗文化对于国家文化建设、民族认同、个人生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作为“生活世界”的民俗本身就是人类生活和文化活动的展现形式之一,而传承则是民俗文化赖以存续的基础,是文化再生产的动力。在民俗学研究中,传承一直都是一个核心问题。尤其是近年来,在全球化背景下与现代化进程中,各国、各地区民俗文化的传承不同程

    2015年民俗学理论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中国民俗学开始了从“事象”研究、“文本”研究、“文化”研究,向“事件”研究、“语境”研究、“生活”研究的学术范式转型,2015年的民俗学理论研究基本仍在延续转型后的学科范式。随着民俗学研究范式的转型,研究的中心由名词的“民俗”转向动词的“民俗”,亦即语境中的演述事件或过程,民众的

    2014中国少数民族民俗研究高层论坛在新疆举行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014年12月4日至7日,为进一步弘扬中国少数民族民俗文化,推动中国少数民族民俗的深入调查与研究,提高中国少数民族民俗研究人才培养与科研队伍的水平,加强各民族学者和各地学术机构及科研院所之间的交流与合作,“2014中国少数民族民俗研究高层论坛”在西北边陲的喀什噶尔召开。本次论坛由喀什师范学院、新疆大学民俗文化

    2014年民俗学理论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2014年的民间文学—民俗学理论研究总体上延续了近年学界从“文本”研究、“文化”研究向“语境”研究、“生活”研究的范式转换趋势,许多取径于后者的传统论题成果颇丰。与此同时,作为研究范式转型内驱力的“实践”维度逐渐由幕后走向台前,开辟了新的研究路径,生发出若干新的学术生长点,也涌现出不少高水平的成果。限于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