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白鹿原》评论的自我批判与修正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丁帆 浏览次数:35
摘要:  毋庸置疑,直到今天,对长篇小说《白鹿原》的评价仍然是贬褒不一的,但是,就我个人对其二十多年的阅读史而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 《白鹿原》是可以称为史诗性的著作的。虽然其中的一些悲剧理论仍然尚可解释《白鹿原》中的许多情节和人物,让其有历史的深度和广度,但是,对解构“史诗性”的理论,显然是对文学史,尤其是中国当代文学史宏大叙事和艺术范式的历史性作用估计不足,尤其是对长篇小说在文学史上的重要作用估计不足。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白鹿原》评论的自我批判与修正
    作者: 丁帆

    毋庸置疑,直到今天,对长篇小说《白鹿原》的评价仍然是贬褒不一的,但是,就我个人对其二十多年的阅读史而言,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白鹿原》是可以称为史诗性的著作的。任何一个时代如果没有史诗性的长篇小说产生,它就不能说拥有伟大的作品,那么,这个时代则是一个文学的悲哀时代。而更加悲哀的是,我们的文学评论家和文学史家都忽略了一部完全可以彪炳史册的巨著《白鹿原》,或者说是低估了它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这种轻忽当然就是对优秀作品的亵渎,同时也是造成文学史失重的滥觞。

    首先,二十四年前我所看到的乡土小说的走向是“走出田园风景线,寻觅失落的政治问题”,“人们似乎从这田园风景线的描摹中找到了一种与政治主题剥离的新方法,从中发现了小说所具有的美感功能”。从表面上来看,这个判断似乎是准确的,因为当时的乡土小说走向的确是在汪曾祺那种田园牧歌式的创作模式下发生了本质性的转变,尤其是“回到文学的本体”的“纯艺术”主张占据了创作的潮头,“去政治化”成为人们摆脱以往文学羁绊惯性的大纛。虽然《白鹿原》在重新回到政治性判断的语境中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震撼,但我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层,鼓吹的是作品对乡土文学中乡绅形象的颠覆,却没有看到其重塑的意义所在,忽略了从本质上重新认识中国乡土宗法社会中剥削与被剥削阶级均有的两面性问题,以致对《白鹿原》这样具有宏大历史意义的乡土文学恢宏巨著评估失衡,这显然是对文学史叙述肤浅认识的表现。从大格局的历史框架中来看,陈忠实要表达的思想内容是更加繁复和驳杂的历史图像——乡缙文化贯穿的不仅仅是清末到民国的百年衰亡过程,它应该还继续会以一种变异的方式在今后的历史进程中得到意识形态变异的发展。虽然《白鹿原》的煞尾是止于民国终结前后,但陈忠实在《白鹿原》里留下的思考“黑洞”足以让这部作品留在文学史的长河中不断被重识和重释。也许,作家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历史的必然”,但是对历史重新审视的深度和广度,让作家在文学创作的无意识层面中发掘出了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延续性,这就是《白鹿原》成为当代文学史“史诗性”巨著的重要理由之一。因此,重估《白鹿原》的“史诗性”,应该成为当代文学史,也是百年文学史的一件重要的学术问题。

    其次,当年我过分强调了所谓新的悲剧审美观的作用,而忽略了其作品中人物构造的精心设计的良苦用心,忽略了小说中巨大的人文内涵。毋庸讳言,那时由于我对悲剧美学的变异过于迷恋,试图用一种自设的审美理论去套住那时的许多流行的乡土小说,所以造成了对“史诗性”悲剧作品的不屑与诟病。虽然其中的一些悲剧理论仍然尚可解释《白鹿原》中的许多情节和人物,让其有历史的深度和广度,但是,对解构“史诗性”的理论,显然是对文学史,尤其是中国当代文学史宏大叙事和艺术范式的历史性作用估计不足,尤其是对长篇小说在文学史上的重要作用估计不足。今天重读《白鹿原》,当然也包括对电视剧的改编,在历史镜头的回眸之中,我们如果忽略了它“超历史”文本的时间和空间的有效性,我们就会愧对这部史诗性的杰作,就会愧对文学史因我们的缺失而造成的遗憾。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守望·追寻·创生:中国西部小说的历史形态与精神重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著评介

    “西部”是块广阔的土地,也是盛产优秀作家和作品的文艺园地,“西部文学”自80年代中期被提出与探讨以来,更是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那么,除了文学的某些共同性之外,西部文学有哪些特质?如何更深入有效地研究?首先必须有开阔的学术视野,因为西部文学既有文学版图阔大的特点,涵盖众多作家作品,而其作为“西部”的文学

    《陈忠实传》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著评介

    该书是一部忠于历史、实于作家、评传结合且颇有理论建树的作品,不仅从生平方面让读者对陈忠实的人生有了更多了解,而且在陈忠实研究的微观和宏观认识问题上,提出了一些具有拨云见日作用的重要观点。真实性是传记作品的生命之所在,该书对与陈忠实有关的人和事严谨求实的考证精神,体现了传记作品的严肃性和作者的史家意识

    同情与反讽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陈忠实晚期阶段创作的小说数量不大,质量也未必都很高,但却体现着他同情弱者的底层意识,表现着他对权力腐败和人性败坏的不满和反讽,也反映着他发掘和弘扬陕人道德精神的写作意图。从艺术上看,这些小说具有很强的写实性,有的甚至将纪实性与虚构性融合起来,显示出一种质实而朴素的叙事风格。但是,整体上看,他的这些小

    “陈忠实的创作道路”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学术会议

    2016年6月6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陈忠实的创作道路”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等出席会议,二十余位作家、评论家参与研讨。2016年4月29日,著名作家陈忠实因病在西安去世,享年七十四岁。在“陈忠实的创作道路”研讨会上,铁凝表示,此次研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