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祛魅型传承:从神话主义看新媒体时代的神话讲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祝鹏程 浏览次数:191
摘要:  杨利慧等学者以“神话主义”来概括当代社会把神话传统从原生的语境中提取出来,植入新的语境中,被当代社会不同的人群挪用和重述的情况。“祛魅型传承”指当代民众出于娱乐或商业等目的触及神话等民间文化,不再把神话视为真实可信,也不再把其中的信仰成分视为生活的准则与指导,但其对神话的改编实践在客观上起到了传承神话作用的现象。本文在神话主义概念的启迪下,以“神话段子”为主要对象,结合神话电视剧、网络游戏等神话主义的种种实践,细致分析祛魅型传承的成因、特点,探讨其对神话传承潜在的影响,进而展望新媒体时代民间文化传承研究的前景,以期能对扩展新的研究领域有所贡献。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祛魅型传承:从神话主义看新媒体时代的神话讲述
    作者: 祝鹏程

    杨利慧等学者以“神话主义”来概括当代社会把神话传统从原生的语境中提取出来,植入新的语境中,被当代社会不同的人群挪用和重述的情况。“神话主义”的概念引导我们去关注神话在新媒体时代的传承状况,尤其是其与后现代社会中的消费文化和文化产业的关系。在互联网等新媒体中,神话主义的实践者以年轻人为主,他们是新型的神话传承人。这些人对经典神话的态度不像农耕时代的先辈那样虔诚与恭敬,甚至常常对神话展开解构性的改编与挪用。在他们的传承中,神话中的信仰成分往往是阙如的。本文借鉴马克斯·韦伯的概念,把这种传承人命名为“祛魅型传承人”,把这种传承命名为“祛魅型传承”。“祛魅型传承”指当代民众出于娱乐或商业等目的触及神话等民间文化,不再把神话视为真实可信,也不再把其中的信仰成分视为生活的准则与指导,但其对神话的改编实践在客观上起到了传承神话作用的现象。

    “神话段子”指的是互联网中的民众将经典神话“段子化”,以戏谑、调侃的方式来解构、重组神话传统,从而制造谐趣,并为网民大众共享的文本。“神话段子”由年轻的网民大众创造,集中出现在各类笑话网站和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这种对神话的传承是典型的祛魅型传承,其制造者是典型的祛魅型传承人。本文在神话主义概念的启迪下,以“神话段子”为主要对象,结合神话电视剧、网络游戏等神话主义的种种实践,细致分析祛魅型传承的成因、特点,探讨其对神话传承潜在的影响,进而展望新媒体时代民间文化传承研究的前景,以期能对扩展新的研究领域有所贡献。

    一、祛魅型传承兴起的背景

    在当下社会,人们仍然和神话发生着频繁的接触,但神话传承情境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而促成了祛魅型传承的出现。

    首先是社会的现代化与世俗化促成了神话之“魅”的失落。总体来说,前工业时代的神话往往与仪式等神圣场合联系在一起,它为人们提供了仪式和道德行为的动机,还告诉了人们如何去进行这些活动。而对于都市中世俗化的青年一代而言,神话未必是和仪式紧密相关的产物,庙会、祀典等承载神话的仪式空间也失去了信仰的内核,成为纯粹的文化景观。神话是虚构的叙事的观念则深入人心。

    其次,课堂等正规教育场合正逐渐成为年轻一代神话启蒙的重要场合。在学校教育中,神话往往是作为民族文化遗产和教育资源而被介绍给学生的,诸如《大禹治水》的神话,课本往往强化了其为国为民、公而忘私的精神;而《愚公移山》则突出了其老当益壮、坚持不懈的美德。这些约定俗成的、正面的文化意义构成了年轻人理解神话的基础。当人们说起某个神话母题时,脑海中自然会浮现一系列正面的价值。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2014年笔者接连发表两篇论文,赋予“神话主义”(mythologism)概念新的意涵和使命。这是笔者近年来不断学习和思索的结果,它受到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民俗学领域的一些转折和新的研究取向的深刻影响。笔者将对自己重新阐释“神话主义”这一概念的前因和后果进行梳理,希冀了解其理论脉络及背后的学术追求。一、以往的“神话

    当代中国电子媒介中的神话主义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一 研究缘起 长期以来,世界神话学领域着力研究的主要是古代文献中以文字形式记录下来的“典籍神话”,也有部分学者关注到了在原住民或者乡村中以口耳相传形式传承的“口承神话”。[※注]但是,一个不容置疑的新社会事实是:随着电子媒介时代的到来,神话的传承和传播方式正变得日渐多样化,尤其在当代青年人中,电子媒介的

    论神话生境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神话生境指的是神话存活的必要条件与相关要素,如神话创造者、神话展演过程、神话的时空要素和传承方式等。神话的创作主体不是一般百姓,而是掌握着族群权力的精英阶层,他们以神话来控制知识的生产与传播,规范社会的行为。但说神话的创作主体是精英阶层,并不是要否定神话的全民性。因为它为全民族所享用,下层民众也会自

    “神话段子”:互联网中的传统重构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该文主要讨论了因特网中“神话段子”的生产基础,分析了网民改编神话的策略,总结了互联网对神话传统的影响。“神话段子”是网民以戏谑化的方式改编经典神话的产物,它的产生受到了当代网民的神话观、网民自我表达的诉求、网络空间文化特点的影响。“神话段子”的创编经历了“去语境化”与“再语境化”的过程,借助于一系列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