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非物质文化遗产社区的能动性与非均质性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安德明 浏览次数:165
摘要:  街亭村位于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中部,居渭河支流东柯河中上游河谷地带,因此过去又被称作“东柯谷” ,属温暖湿润的传统农业区,该村距市区约20公里,有4000左右的人口,其中除少部分学校教师、卫生院员工等公职人员外,大部分均以务农为生。就街亭村民间信仰传统的重建而言,这种稳定的因素,就是对于神灵持续的信仰及相关的集体记忆,它构成了人们重建庙宇和祭拜仪式的内在动力,也是传统信仰所以能够在历史长河中虽历经种种冲击仍绵延不绝的重要基础。国家政策和地方政府对待日益盛行的民间信仰的态度,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民间信仰的存在理由与重要价值,民间信仰因此得到了全面复兴。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非物质文化遗产社区的能动性与非均质性
    作者: 安德明

    街亭村位于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中部,居渭河支流东柯河中上游河谷地带,因此过去又被称作“东柯谷”,属温暖湿润的传统农业区,该村距市区约20公里,有4000左右的人口,其中除少部分学校教师、卫生院员工等公职人员外,大部分均以务农为生。根据方志记载和口述材料来看,至少从民国时期开始,这里就一直是街子镇(后来又在不同时期称“乡”或“公社”)政府的所在地,是方圆10多个行政村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信仰(民间信仰、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的中心。

    街亭村四面环山。在东山山腰平缓处,建有一组庙观群,名叫“崇福寺—杏林观”,但当地人都习惯把这里称作“爷山”(“爷”是当地人对神灵的敬称)。从山上残留的石碑和古钟上的铭文来看,这处庙观至少在明万历年间就已经出现。按照老人们的回忆,1950年代以前,尤其是在“破四旧”以前,这里的庙宇十分齐全,山上建有凌霄殿、灵官殿、大佛殿、财神殿、娘娘殿、药王庙和城隍殿等多处神殿,供奉着几乎所有在人们心目中占有重要地位的神灵——显然,爷山上的神灵构成,综合了佛教、道教和地方信仰等多种宗教信仰中的因素,并由此形成了一个混合的、但又相互协调的信仰体系。山上早年的香火也十分旺盛,香客们主要是来自方圆三十里地区的村民,但有时也会有从市区或外省很远的地方来的朝拜者。后一类的香客,尽管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出现的特例,却成了街亭村人提及爷山时强调山上的神灵如何灵验的重要证据。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爷山上的信仰活动开始受到限制,山上的庙宇,则被改造成了初建的街子小学和中学的校舍和教师宿舍。在随后开展的“破四旧”运动中,庙内所有的神像也都被摧毁,从此,二十多年间,除了一些虔诚的信仰者在家中私下进行祭拜之外,爷山上公开的崇拜活动,被彻底禁止。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当地在山下平坦地带建起了新的中学和小学校园,在学校陆续搬迁的过程中,山上大部分的庙宇也都被一一拆除,拆下的木头和砖瓦,做了新校舍的建筑材料。最后,山上只留下一座城隍殿。

    城隍殿之所以幸免于难,其表面的原因实际上很简单,因为这座庙宇位于整个庙观群的最外端,在旧校舍拆迁和学校搬迁的过程中,它一直被用作储藏家具和其他财物的仓库。然而,当地人从传统信仰的角度,却对此给予了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因为城隍神力无边、灵验无比,所以没有人——包括那些为“公家”做事的人——敢于决定拆除城隍殿。这种说法,实际上反映出当地人观念中对自己与不同神灵之间的关系所具有的不同理解,基于这样的理解,他们对不同神灵采取的态度也有很大的差别。这一传说的流行,则进一步加强了人们对于城隍的信仰,由此为城隍信仰以及围绕整个爷山庙观群的庙宇、信仰和仪式的重建,打下了基础。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被“承包”的庙宇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在中国出现了一个引人注意的现象,即越来越多的庙宇,尤其是那些位于旅游景区内的庙宇被私人承包而成为谋取经济利益的“摇钱树”。这一情形,正如《中国新闻周刊》(2012年1月9日)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承包寺庙,已成为一些旅游景区真实的现象。出资人与寺庙管理者——政府职能部门或村委会签

    当代民间信仰与民众生活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中国当下思想文化中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就是,民间信仰从各个方面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态度和价值取向,因此如何对待和处理民众生活中的民间信仰问题,一直以来既是政府部门,也是思想文化工作者思考的重要问题,而问题的关键就是它是民众日常生活中难以屏蔽的一个元素,民间信仰与民众生活融于一体。《当代民间信仰与民众生活》

    向柏松:追“水”溯源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八篇 学人评介

    向柏松教授致力于中国神话研究二十余载,学术成果颇丰。先后在《文艺报》《民间文学论坛》《民族文学研究》《民族文学》《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中南民族大学学报》《文化遗产》《求索》等报刊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论文多次被转载或摘录、引用。并出版了《中国水崇拜》《土家族民间信仰与文化》《神话与民间信仰研究》《民间

    当前基督教与民间信仰共处情况的调查与分析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实证研究报告

    基督教在中国实现地域化,带上民间信仰的色彩,是基督教能够扎根中国,成为中国乡土社会的组成要素的重要原因。但是,基督教在地域化过程中体现出的信仰理念的普世性特征,又使得基督教与乡土社会之间始终存在着一定的张力。特别是在一些民间信仰和基督教的发展都较为迅猛的地区,双方之间的这种既混融又紧张的关系,表现得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