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从《白云小说》看李奎报的诗学思想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郭伟 浏览次数:22
摘要:  作为李氏朝鲜时代的韩国诗话总集, 《诗话丛林》共收录诗话二十四种,比较全面地反映了韩国汉诗和诗话的面貌,其开篇之作即为高丽大诗人李奎报的《白云小说》 。这部诗话以诗歌创作为纽带,叙述了作者的理想抱负和人生选择,对诗坛掌故颇多记载,诗歌批评着墨尤多,较全面地体现了李奎报的诗学思想。概括而言,约涵如下三个层面:一、在诗体意识上,主张兼采众体、不拘一格而自成一家。(原载《黄冈师范学院学报》 2018年第4期,全文9000字,王青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从《白云小说》看李奎报的诗学思想
    作者: 郭伟

    作为李氏朝鲜时代的韩国诗话总集,《诗话丛林》共收录诗话二十四种,比较全面地反映了韩国汉诗和诗话的面貌,其开篇之作即为高丽大诗人李奎报的《白云小说》。这部诗话以诗歌创作为纽带,叙述了作者的理想抱负和人生选择,对诗坛掌故颇多记载,诗歌批评着墨尤多,较全面地体现了李奎报的诗学思想。概括而言,约涵如下三个层面:

    一、在诗体意识上,主张兼采众体、不拘一格而自成一家

    李奎报作为高丽大诗人,其诗能风靡一代,其自觉的诗体意识自不待言。其诗体思想,在《白云小说》中有比较系统的体现。

    (一)“体格备而人不以一体名之也”

    《白云小说》在肯定意义上提到的诗体、诗格或今之所谓“艺术风格”者,包括陶潜体、山人体、山人之格、宫掖之格、古人之体、言物之体、清警、雄豪、妍丽、平淡等。作者理解的“体”即格,既指创作主体类型(陶潜体、山人体、宫掖之格)或创作对象类型(言物之体,即咏物诗),亦暗含相应的艺术风格(平淡、清苦、妍丽),既涉及主体人格的诗歌呈现,又直指读者的诗歌阅读印象。

    对这些诗体(诗格),诗人认为要博采众长,不拘一格,即“体格备而人不以一体名之也”。他认为,“纯用清苦为体,山人之格也。全以妍丽装篇,宫掖之格也”。一味追求体格之“纯”“全”,不免落入窠臼,即只能“以一体名之”。作者摒弃这种狭隘的诗体观念,追求“杂用清警、雄豪、妍丽、平淡”“体格备”而最终自成一家的个性化“诗体”。其追求的“陶潜体”正所谓“体格备”的典型。朱光潜称“陶潜浑身是‘静穆’,所以他伟大”,而鲁迅先生认为陶潜也有“金刚怒目”的一面,“因为并非‘浑身是静穆’,所以他伟大”故以隐士、山人、田园等题名陶诗,均不如“陶潜体”之说内涵丰富。其自言学陶“终不得其仿佛”,正源于陶诗是丰富的个性人格与风格的统一。普遍人格易铸,诗人的个性则不可学。李奎报只有成为独特的李奎报,才能成为真正大诗人。

    (二)摒弃“九不宜体”

    在否定意义上,《白云小说》提出了“九不宜体”:载鬼盈车体、拙盗易擒体、挽弩不胜体、饮酒过量体、设坑导盲体、强人从己体、村父会谈体、凌犯尊贵体、莨莠满田体等。这“九不宜体”虽戏谑为体,实际上是九种宜摒弃的诗病。可分别归入如下四类:

    其一,在题旨大意上,反对“攘取古人之意”(拙盗易擒体),主张避免“好犯丘、轲”即亵渎圣贤的偏激、戏谑文字,提倡温柔敦厚的儒家诗教观。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诗体模拟与情感抒写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文摘要

    高启作为元明之际最有影响的诗人之一,前人往往更看重其拟古的才气和体貌的多样,却常常有意无意忽视了其自我情感的抒发和对于当时生活的深广反映,本文即通过对其近体诗的分析来探讨其诗歌技巧的追求与思想情感的抒写之间的关系,并评估其诗歌创作的成就。从高启近体诗创作的总体情况看,他的确有刻意追求体貌多样性的倾向

    诗歌:潮平两岸阔 风正一帆悬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在我看来,2018年的中国诗歌走势可以用唐人王湾的两句诗“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来加以概括。近些年来,诗坛上恶搞事件不断,2018年,这种恶搞的风气有所收敛,大家更加静下心来创作、阅读。以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的评选为例,前几届诗歌奖一公布就会引起巨大争议。但2018年鲁奖诗歌奖公布后却相当平静,这表明评委会的评审

    雾年读诗,2013年中国诗歌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雾年读诗,心境是复杂的。2013年是一个雾年。在小时候,雾是美的,我时常陷入对刚上学那会儿的回忆,清晨我背着布书包,穿过山林,松针上的雨水滴在脸上清凉又酥痒。浓雾绵延好几里,鸟鸣从乳白色的雾里浮起,这情境现在还让我陶醉。陷入雾年与陶醉在童年回忆里,都必须脱身而出,读诗与写诗成了我的必修功课。对于2013年中

    转型时代的“生命个体的底色” 2016年诗歌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在21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历史转型的背景上,2016年的中国诗歌在已有的基础上,分别在诗歌文化、诗歌创作和诗歌批评等方面,持续深入地进行着转型,提供了很多我们这个“诗歌时代”所可能独有的优秀成果。诗歌文化的多重面向 作为诗歌文化特别是其中制度文化的重要方面,2016年的中国诗歌中,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诗歌奖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