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今天我们为什么纪念陈映真?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赵稀方 浏览次数:171
摘要:  陈映真与当代中国的错位,最典型地体现在他与几位当代作家的“对话”上。在我看来,这些对话可以作为一个切入口,来观察陈映真思想的历史特征,观察中国现代思想的匮乏点何在,思考我们到底在哪里错过了陈映真。”还是同一本书,访谈陈丹青的部分,陈丹青这样谈论陈映真: “我记得安忆描述她在美国见台湾作家陈映真,陈问她以后打算如何,她说:写中国。陈映真称赞王安忆“写中国” ,是在批判殖民性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因为在被西方思想操纵下,台湾很多作家已经不会写台湾本地。(原载于《中国现代文学评论》 2017年第6期,全文12000字,赵稀方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今天我们为什么纪念陈映真?
    作者: 赵稀方

    陈映真与当代中国的错位,最典型地体现在他与几位当代作家的“对话”上。与陈映真先后有过交集的当代作家有阿城、张贤亮、陈丹青,还有王安忆。在我看来,这些对话可以作为一个切入口,来观察陈映真思想的历史特征,观察中国现代思想的匮乏点何在,思考我们到底在哪里错过了陈映真。

    据查建英编《八十年代访谈录》,80年代末,阿城在美国见到陈映真。阿城这样回忆:“我记得陈映真问我: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怎么看人民,也就是工人农民?这正是我七十年代在乡下想过的问题,所以随口就说,我就是人民,我就是农民啊。陈映真不说话,我觉得气氛尴尬,就离开了。当时在场的朋友后来告诉我,我离开后陈映真大怒。陈映真是我尊敬的作家,他怒什么呢?”查建英这样记述陈映真与张贤亮:“那个会讨论的是环境与文化,然后就上来张贤亮发言,上来就调侃,说,我呼吁全世界的投资商赶快上我们宁夏污染,你们来污染我们才能脱贫哇!后来听说陈映真会下去找张贤亮交流探讨,可是张贤亮说:哎呀,两个男人到一起不谈女人,谈什么国家命运民族前途,多晦气啊!”还是同一本书,访谈陈丹青的部分,陈丹青这样谈论陈映真:“我记得安忆描述她在美国见台湾作家陈映真,陈问她以后打算如何,她说:写中国。陈很嘉许,夸她‘好样的’。安忆听了,好像很鼓舞、很受用似的。多么浅薄啊!为什么‘写中国’就是‘好样的!’哈维尔绝不会夸昆德拉:‘好样的!写捷克!’屈原杜甫也不会有这类念头……”

    阿城、张贤亮、查建英、陈丹青这些80年代的精英人物,正在批判左派政治、改革开放之际,处于“走向世界”的历史想象之中。这种时刻他们听到陈映真的发言,无法不产生强烈的落差感,“强烈的社会主义倾向,精英意识、怀旧,特别严肃、认真、纯粹。但是他在上头发言,底下那些大陆人就在那里交换眼光。你想那满场的老运动员啊。”在众人眼里,陈映真无非是满口“社会主义”、“第三世界”的“老左”而已,早已落后于时代。

    当代中国思想的主要范畴就是“左”与“右”,也就是说,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从中国的问题意识出发,我们能够谈论陈映真的视角无非如此。本文试图走出中国大陆的思想范畴之外,回到台湾历史经验的独特性,建立一个新的观察视角。相对于中国大陆,台湾历史经验的独特性是什么?很清楚,是殖民地境遇。陈映真一生的主要关注正在于反对殖民主义,其它如“第三世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等都是由此带动的次要范畴。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鞭子与提灯:陈映真文学与思想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学术会议

    2017年3月17日至20日,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办、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文学研究所承办的“鞭子与提灯:陈映真文学与思想学术研讨会”在厦门大学召开,两岸文化界40余名专家学者与会,分别从文学、历史、政治、社会等不同角度展开学术讨论。陈映真素来被视为台湾左翼的一面旗帜。赵刚从自身接受《夜行货车》的经历入

    “桥”的重建与左翼文艺研究的重振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现状考察

    一、“桥”的重建与“人间”渊源 2014年底,台北的人间出版社推出了一本半年刊杂志《桥》,发刊词写着:《桥》的名字,来自台湾光复初期《新生报》的“桥”副刊,是其时会聚台湾的两岸进步知识分子的一个阵地,讨论甫脱离殖民地的台湾的文化建设问题,介绍大陆的文艺和社会,让隔绝了半个世纪的两岸人民“重新见面”、增进了

    试析1950—60年代台湾青年的“虚无”,重新理解“现代主义与左翼”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一、作为启蒙的虚无 陈映真早期创作中,受到最多关注的无疑是《我的弟弟康雄》。康雄这个“少年虚无者”,铭刻了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台湾知识青年一种挣扎于困顿中的精神状态。陈映真自认此一时期的作品是“忧悒、哀伤、苍白而苦闷”,而与他一同度过这段“惨绿”时期的小伙伴尉天骢说,当是时,“陈映真的虚无是一种启蒙

    隔岸的观看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五篇 大众视野及海外郭沫若研究

    作为中国现代历史重要人物的郭沫若,很早就将自己置于政治斗争、党派选择的历史洪流之中,并且就是这样的重大政治抉择赋予了他鲜明的历史形象,可以说,没有政党政治的分歧就无法理解郭沫若一生的波澜起伏的演变发展。然而,长久以来,我们对郭沫若的理解和定位却基本上立足于中共及中国大陆的政治逻辑,对于风口浪尖的另外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