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试析1950—60年代台湾青年的“虚无”,重新理解“现代主义与左翼”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作者: 李娜 浏览次数:198
摘要:  陈映真早期创作中,受到最多关注的无疑是《我的弟弟康雄》 。心有不甘探寻出路的几代青年对康雄的钟情,尽管总不免投射着小布尔乔亚的顾影自怜,却打开了1950年代白色恐怖截断的青年反叛者的精神谱系。二十多岁的陈映真和王尚义,是其中特别有天分、特别敏感,阅读与思考都超乎寻常的两个。正是从“虚无” ,从青年对现实的疏离、否定,以及如何疏离的角度,将陈映真《我的弟弟康雄》与王尚义《野鸽子的黄昏》放在一起,进行历史化的细读,会发现它们有着如此意味深长的互文相关性:这是一个探索1950年代末、 1960年代初台湾青年的“虚无”的历史构造。重新理解现代主义与左翼之间的张力的契机。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试析1950—60年代台湾青年的“虚无”,重新理解“现代主义与左翼”
    作者: 李娜

    一、作为启蒙的虚无

    陈映真早期创作中,受到最多关注的无疑是《我的弟弟康雄》。康雄这个“少年虚无者”,铭刻了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台湾知识青年一种挣扎于困顿中的精神状态。陈映真自认此一时期的作品是“忧悒、哀伤、苍白而苦闷”,而与他一同度过这段“惨绿”时期的小伙伴尉天骢说,当是时,“陈映真的虚无是一种启蒙”。心有不甘探寻出路的几代青年对康雄的钟情,尽管总不免投射着小布尔乔亚的顾影自怜,却打开了1950年代白色恐怖截断的青年反叛者的精神谱系。

    这些青年经历了战乱和流亡或从日本殖民到光复初期家国意识大变动,民主思潮的一度活跃(1945—49)和冷战之下的大肃清,他们的青春文学有着历史的沧桑感,以时而热情,时而忧郁,更多疏离、否定和迷惘的笔法,来表达他们对压抑时代的感受或生存意义的追索。二十多岁的陈映真和王尚义,是其中特别有天分、特别敏感,阅读与思考都超乎寻常的两个。

    正是从“虚无”,从青年对现实的疏离、否定,以及如何疏离的角度,将陈映真《我的弟弟康雄》与王尚义《野鸽子的黄昏》放在一起,进行历史化的细读,会发现它们有着如此意味深长的互文相关性:这是一个探索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台湾青年的“虚无”的历史构造,重新理解现代主义与左翼之间的张力的契机。

    二、辽远而切近的虚无

    《我的弟弟康雄》中,康雄出场就以日记宣称为“少年虚无者”。对康雄来说,虚无首先是个激进的“追求”。尚未经过戮力实践的人生,虚无源自对现实的不满和意义的追索,是对宗教、婚姻、社会经济现状的否定。这些“虚无”的表征可以脱离台湾具体时空的脉络,追溯到旧俄的“虚无主义者”。“虚无”意味着他是“一个不服从任何权威的人,他不跟着旁人信仰任何原则,不管这个原则是怎样被人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

    陈映真自我回顾,在高中阶段读了许多旧俄小说“似懂非懂”,却让他对初中时在父亲书房不告而取的《呐喊》,有了“较深的吟味”;1958年上大学之后,在牯岭街读到1930年代左翼文学和中国革命的历史、社科书籍,唤起了对遍地红旗的新中国的向往——这些知识和思考上的累积、冲击,让幼时邻家大姐姐的被捕、车站前枪毙匪谍的布告,得到了历史性、结构性的理解。

    在《我的弟弟康雄》中,可以看到陈映真既同情康雄,也需要告别“康雄”。康雄有限的实践(打工以及搬到劳工中居住),包含着旧俄知识分子的人道主义和“走向民间”,在台湾的处境就如同康雄的细瘦苍白、眉目清秀,有着没能发育的“一身未熟的肌肉”。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后现代主义方法论:启示与问题

    来源: 中国社会学年鉴1995.7-1998 \ 专题研究

    谈论“后现代主义”(包括“后现代主义方法论”)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众所周知,后现代主义是由众多参与者共同营构出来的一种内容广泛、结构松散的思想潮流。在许多共同的主题上,后现代主义者们本身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分歧和差异。因此,笼统地谈论“后现代主义”总不免有“以偏概全”之嫌。我们下面要谈论的“后现代主

    文学理论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在最近一个时期里,文学理论研究取得了不少成绩,一批年长的学者不断有新著问世,扩大着他们自身研究的领域,深入地完善着他们的文学思想观念、流派。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批青壮年学者,他们视野开阔,知识新颖,推出了许多新著,而且有的学者专注于学术,十年磨剑,而今一下就出版了七八部论著,显示了极大的理论创造力。

    鞭子与提灯:陈映真文学与思想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学术会议

    2017年3月17日至20日,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办、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文学研究所承办的“鞭子与提灯:陈映真文学与思想学术研讨会”在厦门大学召开,两岸文化界40余名专家学者与会,分别从文学、历史、政治、社会等不同角度展开学术讨论。陈映真素来被视为台湾左翼的一面旗帜。赵刚从自身接受《夜行货车》的经历入

    论现代美学的重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文摘要

    20世纪上半叶,现代主义哲学成为主流。20世纪后半叶以来,现代主义哲学式微,后现代主义哲学成为主流。后现代主义哲学转向解构主义和身体性,表现为五重否定:否定本体论,否定越超性,否定主体性,否定绝对意义,否定意识哲学,这五重否定却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它具有破坏性,而缺乏建设性,导致虚无主义。在这个基础上形成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