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世俗化时代的信仰与生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作者: 刘大先 浏览次数:32
摘要:  在改定版《心灵史》的结尾,张承志写道: “无数的人都在问:宗教是什么?因为伴随着世俗化的深入— —表现为经济全球化后所带来的市场、金钱、消费主义的冲击— —中国社会的集体性信仰失落了,不管是意识形态一体化的政治与文化信仰,还是宗教共同体中的伊斯兰信仰。个人在这种世俗化生活中日益碎片化和原子化,曾经的集体社会(政治共同体与宗教共同体乃至村社地缘与血缘共同体)都无法提供持续性的能量支撑和依靠,个体再次被放逐到社会丛林的惊涛骇浪之中,由于集体性的瓦解而孤立无援。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世俗化时代的信仰与生存
    作者: 刘大先

    在改定版《心灵史》的结尾,张承志写道:“无数的人都在问:宗教是什么?在世界都感到末日的不安的此时,宗教将引导进步,还是导致可怕的迷狂?但就在议论纷纭之间,中国正发生着亘古未有的质变。随着亿万农民变成城市工人阶级,古老的共同体,正迎面一场历史的鼎革沧桑。我们的努力,也正在其中。是的,共同体的改造将与中国的改造一起举步,迎着新一代的英特纳雄纳尔——国际主义的和平与正义的理想。舍此再无其它。由世界资本发动的——原教旨主义方向诱导和苏菲派上层控制,刻意的媒体宣传战和铺天盖地的信息污染,使人们的视听被遮蔽了。时代的局限,令我们成效甚微。但愚公移山,志在不移。自古志士从不畏惧流血牺牲,更蔑视歧视和诽谤。伴随着一处处穆斯林共同体内的民众觉醒,伴随着他们与中国同步的文明挽救与重建——我们迈出的一步一步,终将会抵达理想的顶点。——现在可以回答了:这就是信仰的作用,这就是社会的理想,这就是伊斯兰的含义。”

    这段高蹈之语标榜的不仅是张承志心目中的伊斯兰信仰,更主要的是揭示了各类宗教在当代普遍要应对的由蔓延全球的资本所造成的两方面后果:一方面是“原教旨主义转向”,即弱势宗教群体在面对资本入侵,无力平等融合与相处之时,重新折返回头“再部落化”或者用不那么确切却更容易理解的词语“再野蛮化”,这其实是一种内缩型的自我保护;另一方面是阶层分化,不仅仅在世俗社会之中,在宗教内部也出现较大程度的财富、权力和信息获取的分化,从而使得宰制成为一种通行语法,而背离了宗教共同体关于公正与友爱的最初愿景。这两方面的情况由于媒体技术的发展和信息传播的泥沙俱下,反倒使得认知难以聚焦,从而导致价值观淆乱。

    宗教信仰共同体要面对复杂的现实,它固然在一定范围内提供慰藉,但很大程度上也存在被符号化、政治化、表象化和消费化的现象,从而有可能一方面被政治意识形态话语征用,另一方面被资本逐利者开发精神产品市场时利用。而它身处的更是已经具有笼罩性的世俗化氛围之中,当此之时,信仰何为?

    一如近二十年前,张承志保持了在最初写作《心灵史》时候的峻急、武断、诚挚的忧心忡忡与思考,因为虔信与对现实的不满,难免在很多时候会控制不住将激情转化为歇斯底里式的教谕与训示。身处信仰之中的信徒或者被先知的幻觉笼罩的人往往如此,调和理性与迷狂,是一个艰难而痛苦的过程,张承志所能想象的是再造共同体的自觉和团结,当然他也无法给出具体实践之路。但是这种对于“共在”的直观见解无疑是准确的。即全世界所有人类的命运是一个共同体,在此之下,有着无数亚型、小型共同体,它们都在共同经历巨大的量变与质变——这既是风险也是机遇。如何保持共同体不被资本的暴力撕扯得四分五裂,精神信仰可能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黏合剂,但这是刀锋上的行走,要保持宗教与政治之间的分离和平衡非常之难。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03—2004年中国宗教学研究论文综述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3-2004 \ 综述

    2003年署名“秋石”撰写的《社会主义的宗教论》[※注]一文,堪称在宗教学研究中的宗教政策理论研究领域里最有分量的一篇文章。该文是为了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印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纲要〉的通知》和《关于在全党兴起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新高潮的通知》,国家宗教局党组中心学习组学习2001年江泽民同志

    伊朗民众宗教信仰与宗教生活新趋向剖析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推荐

    前言 World Value Survey在2001年和2005年对伊朗国内各城市2000多人的调查显示,超过90%的伊朗人仍然认为宗教信仰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约61%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首要身份是穆斯林。这一比例在所有被调查的100个国家中排位非常靠前。[※注]由此可知,今天的伊朗社会仍然是一个高度宗教化的社会。然而,近年来针对伊朗人宗教信

    论杜威以经验主义为根基的宗教信仰观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2 \ 论文荟萃

    在杜威的时代,传统的宗教信仰受到了时代的挑战:一方面表现在宗教信念受到科学知识和方法的挑战而引起人们的普遍怀疑;另一方面还表现在传统的宗教组织——教会——已经成了世俗共同体中的一种特定的、越来越受到国家控制的机构,而且宗教信仰也越来越成为个人随意选择的一种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应当如何应对宗教的危

    什么是“宗教信仰自由”?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6 \ 第二篇 重点文章

    在我们观察、研究和处理宗教问题时,一般要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为指导,不应该用狭义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或“宗教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作指导;另一个是贯彻和实行宗教信仰自由,不应该促使“宗教服务社会”,或要求宗教去“发挥积极作用”。前者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唯物主义——辩证唯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