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从浪漫诗人到街头大司务

摘要:  郭沫若的妻子安娜是日本人,基本不通汉语,这使身居上海的她陷入了一种极端孤独的状态。穿行于人流中的郭沫若让人想起本雅明笔下的波德莱尔,在本雅明的想象中,这位法国诗人经常穿行于19世纪巴黎的街头,他寻找着寄居于街角的流浪汉、乞丐、拾垃圾的人,这些城市边缘人给予波德莱尔一种自由和解放的想象。显然,这种自由是郭沫若身上所没有的— —尽管对自由的渴望在两位诗人的身上是相同的,但生活的压力,的确使郭沫若成为城市的边缘人。这一切虽然只是开始,还混杂着如此多复杂的情绪,但这不仅开启了中国文学的新的希望,也开启了对中国革命的新的想象!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从浪漫诗人到街头大司务
    作者: 石天强

    郭沫若的妻子安娜是日本人,基本不通汉语,这使身居上海的她陷入了一种极端孤独的状态。安娜在第一次随郭沫若来上海后不久,就坚定地要求回国。这个出身于日本武士阶层的女人,有着孤傲而坚定的信念。她可以忍受因嫁了一个贫苦的中国人而遭受的冷言冷语,可以忍受被家族清除出门的屈辱,可以忍受食不果腹、居无定所的飘零生活,但她无法忍受久居异乡生活中的孤独。这却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郭沫若彼时在上海的处境。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日本人囤聚于虹口地区,有学者研究表明,在上海居住的日本女性,有一部分从事的是色情业。自清朝末年,通过留日中国学生之口而传回中国的日本女性声誉不佳的流言,由于上海色情业中日本女性的参与,似乎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这一结果仿佛也增加了郭沫若妻子出行的困难。或许正是如此,每天早上出去买菜成为郭沫若必须的、也是不得不面对的生活样态。多年以后,郭沫若这样回忆自己当时的生活:“一天清早提了一个菜篮,又拿了一张大包单,跑到八仙桥去。我身上穿的是在日本穿了十二年的一件学生装,外面披着一件破外套,头上戴着一顶棕黄色的骆驼绒的乌打帽,是民国三年初到东京时买的。”

    这是1924年11月底的一个清晨,上海八仙桥菜场人来人往,这个菜场位于彼时上海有名的“大世界”西南不远的地方,它因为出售的菜品种类繁多而吸引着众多生活于上海的中国人和外国人。彼时的郭沫若刚在月中携妻儿从日本归来上海不久,便接到了朋友的邀约远行宜兴,以考察江浙战事对当地民众生活的影响。在临走之前,他必须为妻子安娜和孩子准备好足够量的食品,这也是居住于环龙路的郭沫若不得不越过几条街区,跑到八仙桥菜市场买菜的原因。郭沫若着这样一身日式学生服穿行于人流间,他的四周是吴语飞扬,而有着四川口音的他明显是一个外乡人。这个外乡人身上的日本行装可以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使他不被菜场的小商贩所轻视,也使他同当地人保持着距离。在他的菜篮里装的是上海下层人的日常小菜:猪肉、腌鱼、白菜、芹菜、菇菜、油菜薹、豌豆苗……

    每天清晨,上海妇女提着篮子在菜场中转悠,购买他们所之曰的“小菜”,即蔬菜、蛋、鱼和肉之类,这是上海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上海人的食谱中,即便是被称为“苦力”的社会阶层,比如码头工人、黄包车夫,他们的餐桌上也有青菜、豆制品、咸鱼、米饭之类的食物。上海工人阶层尽管被盘剥得十分贫苦,但他们的生活水平在全国同等阶层中依然是最高的,而熟练技术工人的收入更使他们可以跨入中等以上的阶层。上海人购买“小菜”往往量不是很大,他们更喜欢新鲜的食品,并不介意每日往来于住所和附近的菜场之间,甚至颇享受这种生活的形式。因此,日常菜篮中的小菜在无意识中成为区分一个人身份、阶层、地域的标志。上海本地人是不会一次性购入如此多的菜品的,郭沫若一次买入这么多菜食,只能成为他疏离于这个城市的明证。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2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五篇 大众视野及海外郭沫若研究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三叶集》研究二题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既然并不坚持“文如其人”,也并不排斥堕落、懊恼和颓废的审美特质,郭沫若为什么读到“诗人人格”的观念时,“早已潸潸流了些眼泪”呢?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理解:第一,郭沫若(包括同时代的人)还不能理解“颓废”作为一种审美类型的意义。这也难怪,作为发达资本主义的产物,颓废是对抗理性主义的产物——这对于还

    知识分子的和谐理想及其文学表达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纵观百年历史,虽说知识分子的命运遭际有过一波三折,但知识分子对社会理想的追求并没有停止过。譬如说魏源、龚自珍以后的黄遵宪、梁启超、康有为、谭嗣同、夏曾佑、蒋智由、丘逢甲等人,他们从政治层面热烈地呼吁社会改良。“五四”前后,时代使中国知识分子站在了一个世纪的门槛上,也从人生的门槛上“觉醒”了过来,这种

    是积极的浪漫还是唯美的颓废——对作为主义的郭沫若早期创作的重新考察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一直以来,人们在认识上有所偏差,认为唯美主义仅仅在西方国家,却忽略了东方文学。在近代日本文学史上,唯美主义“以1909年创刊的《昴星》杂志为开端,1916—1917年达至巅峰,成为当时日本文坛的主潮”。大正初年,唯美主义作为一种文学主潮风靡日本文坛,成为一种文学氛围。那时中国留学生多数在日本,留日期间阅读到相关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