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国际正义:公共理性的界限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民主 作者: 赵敦华 浏览次数:14
摘要:  在中国和德国共同讨论“公共领域”问题的学术讨论会上,双方代表可以依据各自的思想资源和社会现实发表论文。本文选取的中介是罗尔斯的国际正义思想,罗尔斯的正义论对中德两国的公共理性话语都发生了影响,可以作为我们共同讨论的一个话题。原教旨主义者以非理性的、狂热的和暴力手段直接对抗正义战争,而那些道德空虚的人用“虚无主义的战争学说”反对正义战争,这些人或高喊“战争就是地狱”的口号反对一切战争,或不分是非地把战争中对立双方放在同一水平上加以谴责或赞扬。为了使人类能够幸福地在地球上和平相处,各国学者有责任进一步探讨国际正义这一关涉人类共同命运的问题。
作者简介:  作者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国际正义:公共理性的界限
    作者: 赵敦华

    在中国和德国共同讨论“公共领域”问题的学术讨论会上,双方代表可以依据各自的思想资源和社会现实发表论文。我首先要指出,这样的方法可能不会有实际效果。比如,早在先秦时期,中国政治思想中就有公私之辩。韩非子从词源上说:“背私谓之公,公私相背也。”[※注]他认为君王一人之利为公,代表全国的利益;以君王以外的所有其他人之利为私,他们为君主服务的功劳大小决定了所能获得正当私利的多少,“故圣人议多少、论薄厚为之政”。[※注]而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说:“东方从古到今只有‘一个’是自由的”;在中国,“天子实在就是中心,各事都由他来决断,国家和人民的福利因此都听命于他”。[※注]马克思在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中,采纳了黑格尔的东方历史观。他说:“像亚洲的专制国家那样,政治国家只是单个人的一己之私意。”[※注]在这样的比较研究中,中国古代思想与19世纪的德国哲学的观点正相反对,找不出共同讨论的基础。

    我认为,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不能再用中国古代和德国现代为例来讨论政治哲学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中介来看待当代中德学者关于公共领域的视角。本文选取的中介是罗尔斯的国际正义思想,罗尔斯的正义论对中德两国的公共理性话语都发生了影响,可以作为我们共同讨论的一个话题。

    一 《正义论》中的国际正义的观念

    《正义论》的公共性范围限定于有序社会,“为一个暂时被理解为同其他社会相隔绝的封闭社会,概括出一个合理的正义观”。[※注]该书主题是民主宪政国家内部的问题,但第58节破例讨论了国际正义的问题。我们知道,当时美国有反越战的浪潮,一些年轻人以越战是非正义战争而拒绝服兵役。这一违宪的行为是否属于出于良心的公民不服从呢?罗尔斯在题为“良心拒绝的证明”这一节试图证明,只有拒绝参加非正义的战争才是合乎正义原则的公民不服从。因此,公民不服从是否具有正当性,取决于国家参加的战争是否正义。为此,罗尔斯说:“我们必须把正义论扩展到国际法中去”。他把“原初状态”中决定正义原则的个人扩展为各国代表,“这个原初状态在各国之间是公平的;它取消了历史命运造成的偶然性和偏见。在这样解释的原初状态中选择的原则决定了国家之间的正义。这些原则是一些政治原则,因为它们支配着对其他国家的公共政策。”[※注]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民主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罗尔斯的平等分配正义理论及其当代启示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分配正义问题一直是理论界争论的焦点之一,这种争议从亚里士多德时代起一直延续不断。直到今天,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人们都在进行不断的探索,试图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罗尔斯关于分配正义的思想虽然不能彻底解决这一难题,但其理论可以说是分配正义理论中重要而有价值的理论之一。一、罗尔斯的平等分配正义原则 所

    正义理论导引:以罗尔斯为中心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该著考察了罗尔斯正义理论的形成过程,并联系当代西方其他主要的正义理论观点,探讨了罗尔斯理论中道德优先、正义优先的特征,揭示了其正义原则中蕴含的内在冲突,以及他对正义原则的证明方法的特点和局限,最后还梳理了对他的主要批评和他的回应与发展。作者期待通过这种历史的和逻辑的展示,不仅把握住罗尔斯正义理论的基

    马克思主义视阈中的全球正义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4 \ 第八篇 会议综述

    公平正义问题是中外学界热议的焦点之一。由于文化背景、专业知识与研究视角的差异,人们对公平正义的看法是见仁见智,但也并非没有通过对话、交流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因此,通过中外不同学科学者的交流、对话,提升马克思主义关于公平正义的话语权,就具有特别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2013年10月12日—13

    对战争的伦理约束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论文荟萃

    在对待战争的问题上,在绝对和平主义与极端现实主义之间能够寻求一条什么样的中道?如何坚持一种恰当的战争伦理?我们常用来作为对战争进行道德评价的“正义战争”术语及理论是否还存在一定的含糊性乃至歧义的可能?在分析各种战争分类的基础上,有必要提出一种“对战争的伦理约束”,这种约束贯穿于从开战、作战到战后的全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韩非子·八说》。
删除《韩非子·五蠹》。
删除黑格尔:《历史哲学》,王造时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1年版,第106、127页。
删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2版,第43页。
删除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修订版,第7页。
删除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修订版,第296页。
删除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何包钢、廖申白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修订版,第297页。
删除R.Amdur,“Rawls’ Theory of Justice: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in World politics,Vol.29,No.3(April,1977),pp.438-461.
删除C.R.Beitz,“Justice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in Philosophy & Public Affairs,Vol.4,No.4(Summer,1975),pp.360-389.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中译本译作“万民法”,译者承认:“‘万民’实在不是好的正文,而‘民族’一词在汉语中与‘人民’差异太大,易致混淆,且英文里还有nation一词与之对应。我采取的是较为笨拙的方式,即除‘万民法’一词外一律译作‘人民’。”《万民法:公共理性观念新论》,张晓辉等译,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前言”第1页译者注。“万民”在汉语中指“众百姓”,《百度百科》中的例句有:《易·谦》:“劳谦君子,万民服也。”《史记·蒙恬列传》:“愿陛下为万民思从道也。”《水浒传》第一回:“伏望陛下释罪宽恩,省刑薄税,以禳天灾,救济万民。”鲁迅《且介亭杂文·门外文谈》:“他们都是酋长之下,万民之上的人。”跟“民族”一样,与罗尔斯使用peoples 一词的用意相差太大。罗尔斯并不认为世界各国人民构成人民的复数,只有自由合理体制和正派体制这两类政权治理的人民才是peoples。故本文译作“全民”,即罗尔斯所说的“人民社会”(society of peoples)的全体。
删除G.Brock,“Recent Work on Rawls's Law of Peoples:Critics versus Defenders”,in American Philosophical Quarterly,Vol.47,No.1(January,2010),pp.85-101.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10.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p.27-29.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p.27-28.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4.
删除转引自G.Brock,“Recent Work on Rawls's Law of Peoples:Critics versus Defenders”,p.91。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35.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reface”,p.vi.
删除C.R.Beitz,“Rawls's Law of Peoples”,in Ethics,Vol.110,No.4(July,2000),pp.669-696.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p.93-94,n.6.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126.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p.126,127.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103.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4.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126.
删除J.Rawls,The Law of Peoples,p.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