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论神圣叙事的概念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作者: 陈连山 浏览次数:66
摘要:  神圣叙事,是现代神话学界常见的神话定义。他在该书“导言”开宗明义地说: “神话是关于世界和人怎样产生并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神圣的叙事性解释。” [ ※注]他把“神圣性”看作神话定义中最重要的形容词,借此,他把缺乏信仰背景的其他叙事形式都排除在外。这个定义重视神话的信仰背景及其社会功能。我们可以说“神话是神圣叙事” ,那么,是否也可以说“神圣叙事就是神话”呢?在西方文化语境下,这似乎不是问题,因为在那里,神话的确是最主要的神圣叙事形式,甚至是唯一的神圣叙事形式。本文将依据中国神圣叙事的事实来回答这个问题。
作者简介: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论神圣叙事的概念
    作者: 陈连山

    神圣叙事,是现代神话学界常见的神话定义。美国学者阿兰·邓迪斯编纂的西方神话学论文选集的英文原名即Sacrad Narrative:Readings in the Theory of Myth。他在该书“导言”开宗明义地说:“神话是关于世界和人怎样产生并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神圣的叙事性解释。”[※注]他把“神圣性”看作神话定义中最重要的形容词,借此,他把缺乏信仰背景的其他叙事形式都排除在外。这个定义重视神话的信仰背景及其社会功能。

    我们可以说“神话是神圣叙事”,那么,是否也可以说“神圣叙事就是神话”呢?在西方文化语境下,这似乎不是问题,因为在那里,神话的确是最主要的神圣叙事形式,甚至是唯一的神圣叙事形式。但是,在中国,是否也可以呢?本文将依据中国神圣叙事的事实来回答这个问题。

    一 目前的神话概念无法反映中国文化中神圣叙事的实际

    人类的社会与文化生活是外在于其生物本能的。为了使社会与文化生活的秩序与价值内化为社会成员的个人心理需要,必须采用神圣叙事来证明社会与文化生活是“古已有之的合理的事实”。在这个意义上,神圣叙事乃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的基础之一。

    神话是目前我们最熟悉的一种神圣叙事形式。中国学术界使用的神话概念并非中国固有名词,而是晚清以来引入的西方现代神话学概念。对这个概念,学术界有两种定义方法。其一,主要依据神话的叙事内容来定义。例如,获得杨利慧支持的美国民俗学家汤普森1955年所下的“最低限度的”神话定义:“神话所涉及的是神及其活动,是创世以及宇宙和世界的普遍属性。”[※注]其二,是基于神话的社会功能的定义,其代表人物是马林诺夫斯基。马林诺夫斯基云:“神话在原始文化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功能:它表达、增强并理顺了信仰;它捍卫并加强了道德观念;它保证了仪式的效用并且提供引导人的实践准则。因此,神话是人类文明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不是聊以消遣的故事,而是积极努力的力量;它不是理性解释或艺术幻想,而是原始信仰与道德的实用宪章。”[※注]吕微深受马林诺夫斯基影响,其论著中一直坚持这种观点。[※注]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民间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研究综述

    对于民间文学研究来说,2013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它既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十周年,又是“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实施十一周年,同时,还是中国民俗学、民间文学研究的奠基者钟敬文教授诞辰110周年,也是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这一系列标志性事件,使得本年度的民间文学研究在沿着既往学

    2012年民间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研究综述

    2012年度,民间文学研究在既往学术传统的基础上深入推进,学者在学科基本理论[※注],故事、传说、歌谣等文体的研究[※注],以及“非遗”等社会应用[※注]领域均作出了有益的探讨,并出版了可观的论著与译著[※注],组织了大量有意义的学术活动[※注]。本着鉴往知来的态度,本文既是对2012年度研究状况的梳理,也希望能从某

    文体的协作与互动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在民间信仰领域,口头艺术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与信仰相关的各种口头艺术文体,既是民间信仰的有机组成部分,又对信仰的延续和传承起着强化的作用。这些文体之间不是杂乱、随意地混合在一起的,而是相互之间存在一种有机的联系,并对信仰本身产生着情境性的功能。围绕甘肃天水地区的伏羲女娲信仰,可以探讨和揭示在民间信

    玉兔因何捣药月宫中?——利用图像材料对神话传说所做的一种考察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月宫中玉兔捣药之神话传说的滥觞,可能是在两汉时期。汉画像中的兔有两种常见形象:一为画于月中,以代表月亮和阴,常作奔跑状的月中兔;一为常出现于西王母图像或仙境图像中的捣药玉兔。原本属于不同的系统,且形态、功能和意义亦不同的两种图像,在流传的过程中,可能因神话传说常见的混同与借用,遂使得月中出现了捣药玉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美]阿兰·邓迪斯编:《西方神话学读本》,朝戈金等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页。
删除杨利慧:《神话一定是“神圣的叙事”吗?》,《民族文学研究》2006年第3期。
删除[英]马林诺夫斯基:《神话在生活中的作用》,载阿兰·邓迪斯编《西方神话学读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44页。
删除吕微:《神话编》,载祁连休、程蔷主编《中华民间文学史》,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3—4页。
删除鲁迅:《中国小说史略》,《鲁迅全集》第八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6页。
删除顾颉刚:《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古史辨自序》,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4页;顾颉刚:《三皇考》,《古史辨自序》,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69页。
删除(战国)尸佼:《尸子》,《太平御览》,卷七九。
删除吕微:《神话编》,载祁连休、程蔷主编《中华民间文学史》,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4页。
删除杨利慧:《神话一定是神圣的叙事吗?》,《民族文学研究》2006年第3期。
删除杨利慧:《神话与神话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5页。
删除(战国)孟轲:《孟子·滕文公下》,《十三经注疏》下册,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2715页。
删除参见陈连山《走出西方神话的阴影》,《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