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印刷术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麦克卢汉印刷媒介思想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著评介 作者: 李昕揆 浏览次数:69
摘要:  为此,我们可以更准确地将《印刷与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这一以麦克卢汉印刷媒介思想为对象的研究称作“印刷媒介的感知效应研究”或“印刷媒介的美学效应研究” 。在对麦克卢汉印刷媒介思想的具体阐发过程中,作者不仅归纳并系统论述了麦克卢汉的“文艺媒介学” “感知效应范式” “媒介史观” “媒介感知论” “印刷个体主义” “印刷民族主义”等思想,而且对麦克卢汉的媒介研究方法进行了总结。或许,这正是该书作者探讨麦克卢汉印刷媒介思想的重要意义所在。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印刷术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麦克卢汉印刷媒介思想研究》
    作者: 李昕揆

    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是20世纪最具有探索精神、最富有原创性的西方媒介思想家。他留下了丰富的文化和思想遗产,以至于近20年来世界范围内对麦克卢汉及其思想的研究已经形成一门新的学问——“麦克卢汉学”。国内外学界普遍认为,以20世纪50年代为界,麦克卢汉的思想可以明显地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一阶段,麦克卢汉将其在剑桥大学接受的“新批评派”文学研究传统和文艺美学思想运用于文学和文化批评实践之中,主要为文学和文化批评研究;后一阶段,麦克卢汉的学术重心转向关注“媒介本身”及其“感知效应”的媒介研究。李昕揆的新著《印刷术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认为,麦克卢汉这两个阶段的思想其实互有渗透、相互交融:“前期”的文学—文化批评构成了“后期”媒介思想的“根源”,使“后期”媒介思想具有了浓郁的感性意味和人文色彩;“后期”的媒介思想则是“前期”文学—文化批评思想在媒介领域的应用、延续、拓展和深化。因此,作者认为,将麦克卢汉的前后期思想视作一个整体,将他的文学—文化批评、媒介思想、广告学说等置于其整个思想脉络中去考察,才能更好地把握麦克卢汉思想的来龙去脉和要害之处。借用麦克卢汉的话说,只有经过对其关键思想的“拼贴”,才能完整地展示出麦克卢汉的“诸种面相”——文学麦克卢汉、美学麦克卢汉、印刷麦克卢汉、数字麦克卢汉、广告麦克卢汉等,而非仅仅一个已经被讨论得过多且仍在被不断重复着的“数字麦克卢汉”形象。

    当然,《印刷与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一书不是要完整地展示麦克卢汉的全部面相。具体地说,该书旨在揭示麦克卢汉媒介思想中的“印刷面相”,通过对麦克卢汉印刷媒介思想的梳理和挖掘,既为当前的“麦克卢汉学”研究开拓出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印刷麦克卢汉,同时也为当前的麦克卢汉研究提供一条新的研究路径,即将“文艺媒介学”和“‘感知/美学—效应’范式”贯穿到对麦克卢汉媒介思想的研究之中。就麦克卢汉的印刷媒介思想而言,尽管世界著名的传播学家丹尼斯·麦奎尔曾经指出,麦克卢汉的主要贡献在于“对印刷媒介兴起的后果提出了新的见解”,而“解释电子媒介对人类经验的意义的主要目标并未真正完成”,但直到今天,作为麦克卢汉媒介思想之“半壁江山”的“印刷媒介思想”,仍然没有引起学界的注意。对此,一个重要原因是,麦克卢汉一直以来被视作电子媒介时代的“先知”和“预言家”,这使得人们更多地将目光投向了麦克卢汉的电子媒介思想及其对于媒介研究变革的贡献,而其思想中的“印刷面相”则似乎随着“正在过时”的印刷时代而遭到遮蔽。事实上,正如本书作者所说,印刷媒介思想在麦克卢汉的媒介思想体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恰当而准确地展现“印刷麦克卢汉”形象,不仅有助于全面展示麦克卢汉的思想全貌,使得电子媒介与印刷媒介相互辉映,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它更有助于帮助人们理解印刷媒介对于人类文明的馈赠,以弥补和应对电子媒介的不足及其对人类文明造成的伤害。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信息时代与文学合法性的危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0 \ 现状考察

    20多年前,托夫勒就曾预言:“一枚信息炸弹正在我们中间爆炸,这是一枚形象的榴霰弹,像倾盆大雨向我们袭来,急剧地改变着我们每个人内心世界据以感觉和行动的方式。在从第二次浪潮向第三次浪潮信息领域转移的同时,我们也在改变自己的心理。”如今,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改变的结果,便是各种电子媒介以其无所不在、无时不在

    读图,老照片,身体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3 \ 论文摘要

    “读图时代”这个颇为传神的说法道出了晚近文化的实际变迁。阅读本来是和文字联系在一起的,如今却和“图像”有一种密切关联,个中三昧值得深省。读图首先呈现为一种出版物的流行导向,除了传统的图画类书籍(从画册到影集等),值得关注的是“插图本”的流行。过去,插图的功能是配合说明文字,使读物更具形象性和直观性。

    当代中国电子媒介中的神话主义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一 研究缘起 长期以来,世界神话学领域着力研究的主要是古代文献中以文字形式记录下来的“典籍神话”,也有部分学者关注到了在原住民或者乡村中以口耳相传形式传承的“口承神话”。[※注]但是,一个不容置疑的新社会事实是:随着电子媒介时代的到来,神话的传承和传播方式正变得日渐多样化,尤其在当代青年人中,电子媒介的

    2014年文化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研究综述

    在文化研究方面,本年度以下三个论题值得关注:一、电子媒介时代的审美后现代性 2014年是媒介理论家麦克卢汉经典著作《理解媒介》出版50周年。麦克卢汉学说输入中国已有时日,有关其媒介理论的诸多成果曾为中国的文化研究开辟出新的路向。本年度,国内学界对麦克卢汉的关注和研究势头不减,并在之前研究的基础上呈现出方法细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