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美学作为方法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作者: 金惠敏 浏览次数:121
摘要:  十数年前,中国文艺学界曾为文学是否将因新媒介的兴起而消亡的问题唇枪舌剑,争讼不已,似乎二者之间只能是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关系。仅靠如上文献,麦克卢汉还不能顺顺畅畅地将庄子带向其通过电子技术所开辟的感性场景,在其未能征引的文本中,庄子则活脱脱就是他所急切需要的那样一位感性主义者,庄子哲学即使不能说与其技术感性论全然叠合,那也是息息相通、意趣相投。在以上故事中,庄子似有反对技术的嫌疑,但“轮扁斫轮” ( 《庄子·天道》 )寓言揭示了庄子心目中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技术,就是化入感性的技术,前者是可分析、可分解的,可重复的,而后者则是感性的,是一次性的,无法传达的。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美学作为方法
    作者: 金惠敏

    十数年前,中国文艺学界曾为文学是否将因新媒介的兴起而消亡的问题唇枪舌剑,争讼不已,似乎二者之间只能是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关系。那时麦克卢汉的主要著作《理解媒介》已迻译过来多年了,可我们并未能完全理解媒介,理解麦克卢汉“媒介即信息”命题,“全球村”(原译“地球村”)概念。今天,随着接受语境的成熟,即新媒介对当代社会包括日常生活的冲击和再造,《理解媒介》的信息已经赫然在目:该书原是一部美学巨著!其媒介概念“全球村”原本上也属于美学,乃一美学概念!在麦克卢汉那儿,美学研究并未被媒介研究所取代,相反,美学成为研究各种媒介及其后果的基本方法;而且由于媒介在构造当代政治、经济和文化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如美国媒介生态学家兰斯·斯特拉特所证明的,美学还成为理解当代政治、经济和文化即整个社会的基本方法。新媒介决非美学的噩耗,恰恰相反,它是美学的报春鸟!

    麦克卢汉指出,任何媒介都是人类器官的延伸,而每一新媒介的出现都将重新布局人类对世界的感知和感受,他称之为“感觉比率”。作为工具的媒介之所以同时还是信息,就是因为不同的媒介造成对世界的不同感知。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关键在于改变世界。有现代主义文学研究者接着说,虽然现代主义不能改变世界,但它可以通过改变人们对世界的观念而改变世界;麦克卢汉更进一步,他相信,媒介通过改变“感觉比率”而改变世界。信哉斯言!任何观念变革,任何社会改造,甚或任何政治革命,如果不能在感觉的深层改变人与世界的关系,则不能算是真正的革命。人类迄今为止最深刻的革命应该是感性革命或美学革命。由麦克卢汉所开启的北美媒介生态学坚持,相对于其他任何因素,技术对社会的改变排在首位,而在各种技术中,媒介技术又排在首位。原因无他,媒介技术本质上是感性的,着眼于感性,作用于感性,为感性所界定。

    在这样的感性技术论上,作为中国学者,笔者很乐意指出,麦克卢汉曾深受道家庄子的启迪。在其两部最重要的著作《古登堡星汉》和《理解媒介》中,麦克卢汉都引用了《庄子·天地》“抱瓮出灌”的故事——庄子不是麦克卢汉匆匆而过的陌路,故事是从海森伯那里转抄过来的,然而在其中麦克卢汉比海森伯更真切地嗅出了技术的感性意味。他从这则故事中引申出两个论点:第一,技术的后果是感性的;第二,每一技术作为某一感官的延伸将引起整个感觉比率的改变:“撇开所有的评价不论,我们今天必须知道,我们的电子技术影响到我们最日常的感知和行为习惯,从而立刻在我们身上重新创造最原始的人类所具有的那种心理过程。这些影响不是发生在我们的思想和观念中,因为在这里我们已经学会了批判,而是在我们最日常的感性生活中,这创造了思想和行动的涡流和炬阵。”与理性之旨在分割和分裂比而论之,感性的本质是整体性的。为了强调技术的感性作用,麦克卢汉否认了技术对于思想和观念的作用,而事实上,技术对感觉系统的改变也终将引起思想和观念的改变。技术对人的延伸是深刻而全面的,既在感性层面,亦在理性层面。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美学麦克卢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近年来,金惠敏教授带领一批青年学者,以北美媒介生态学派的开创者和最著名代表人物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1911-1980)为中心,致力于揭示国内外传播与媒介研究中长期被遮蔽的“美学面向”和“人文内涵”,为长期以来被“技术决定论”所困扰的媒介生态学研究引入了一种感性与美学之维,开创了媒介生态学和麦克

    媒介技术与审美文化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新书选介

    影像传媒已成为现代人认识、感知世界的主要体验渠道,日新月异的媒介技术造就、规训了现代人诸多新的艺术创作方法和审美接受习性。该著以现象学研究方法为主,从影像媒介技术的具体特性入手,分析了影像技术如何影响现代影视艺术作品内容与形式的变化,进而如何“驯化”了现代人的审美体验感知能力;探讨了媒介影响下的现代

    老子的媒介技术观辨析

    来源: 中国新闻年鉴2018 \ 第八编 新论

    谢清果、杨芳在《职大学报》2017年第1期撰文指出,老子所处的时代是车船等媒介勃兴的时代,更是口语传播盛行的时代。先知老子对人类因为各种媒介而滋生的对人性和天道的严重悖离,表达了深切的忧虑。老子《道德经》中蕴藏着关于媒介与人类沟通命题的深刻思索。传播是进行灵魂沟通的“传心术”“招魂术”。老子“小国寡民”社

    “秀”:技术“中介化”与人际传播中的“自我”分析

    来源: 中国新闻年鉴2018 \ 第八编 新论

    华维慧在《编辑之友》2017年第8期撰文指出,与传统中国人在人际交往中不崇尚炫耀暴露相比,“秀”的兴起是互联网蓬勃发展中一个引人注目的文化现象。作为一种理想化的自我表演,“秀”受到媒介技术“中介化”的深刻影响。新型人际关系的出现以及自我呈现技巧的提高,使传统中国人在固定交往关系中被压抑的“自我”得到释放,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