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中古文学与佛教》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作者: 陈引驰 浏览次数:186
摘要:  ” ( 《翻译文学与佛典》 , 《梁启超全集》第七册,北京出版社1999年版第3805页)陈引驰《中古文学与佛教》一书所重点探讨者,即是佛教传入后对中古文学界所产生的“莫大变化” 。”增订本《中古文学与佛教》在保留原有内容的基础上,新收了作者近十年来有关中古文学与佛教的最新研究成果,故基本的观点虽无根本性的变化,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却有了明显的拓展和推进。在第二部分中,作者择取了李白、白居易、李商隐、王维、杜甫、柳宗元、韩愈、李翱等作家为代表,来考察佛教与唐代文学的关系。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中古文学与佛教》
    作者: 陈引驰

    梁启超曾说:“我民族对于外来文化之容纳性,惟佛学输入时代最能发挥。故不惟思想界生莫大变化,即文学界亦然。”(《翻译文学与佛典》,《梁启超全集》第七册,北京出版社1999年版第3805页)陈引驰《中古文学与佛教》一书所重点探讨者,即是佛教传入后对中古文学界所产生的“莫大变化”。

    该书所说之“中古”,是指魏晋南北朝到唐代。作者之所以将讨论的范围限定在“中古”,是因为:“佛教与中国文士与文学发生接触、关联,最有声色的阶段是在六朝、隋唐的中古时代,而从最初的冲撞到交流、融会也是在这一时段内完成的,而就文学由此产生了新的图景而言,尤其是在唐代。”实际上,该书的主体内容,都见于作者在本世纪初出版的《隋唐佛学与中国文学》(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以下简称“初版”)一书中,作者坦言:“书中的主要认识和构想,多年来并无根本的变化。”初版的内容提要曾这样介绍该书:“构画了唐代文士在儒、佛、道三者间的浸润与抉择、禅风变迁中诗人的姿态以及烙印于文学中的痕迹;还特别讨论了民间宗教诗歌和敦煌变文等世俗文学与佛教文化的深刻关联,力图展示出较为完整的佛教图景。”增订本《中古文学与佛教》在保留原有内容的基础上,新收了作者近十年来有关中古文学与佛教的最新研究成果,故基本的观点虽无根本性的变化,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却有了明显的拓展和推进。

    在书名上,初版用的是“佛学”,而增订版改为“佛教”,一字之差,实际也体现了作者近些年来的最新思考。在作者看来,“佛学”以佛教的义理为主,“佛教”则范围更加广泛,不仅包义理,还涉及人物、经典、仪式和信仰等诸多层面。就此角度而言,用“佛教”代替“佛学”,不仅在概念上更为合适,且亦更加符合该书的内容。总体而言,该书可划分为四部分。第一章为一部分,主要是学术史的梳理,其作用类似于“引言”。二、三、四章为第二部分,主要涉及唐代雅文学(上层文学)与佛教之关系。五、六章为第三部分,主要涉及俗文学(民间文学)与佛教之关系。最后一章为第四部分,主要探讨的是志怪传奇与佛教的渊源问题,实际兼有雅文学与俗文学两个方面的内容。显然,作者对该书的结构安排是做过一番精心考虑的。

    第一章《晋隋文学与佛影鸟瞰》原为三节,主要是对唐以前文学与佛教之关系作一历时性的考察。佛教早在两汉之际便已传入中国,故而以往考察文学与佛教的关系时,多从汉代开始。但作者认为,佛教“真正进入中国文化的核心,对中国士大夫的心灵产生影响,实在两晋之际”。因此,该书以晋代为起点,重点考察了东晋士僧的交往、佛教对山水诗和声律的影响、隋代佛教与宫廷文学的关系等问题。在新增的《〈文心雕龙〉“论”之儒释交叠》一节中,作者注意到被刘勰视为“论家之正体”的《白虎通义》,“既不与刘勰关于‘论’之文体观合拍,从文学史上之创作实际看,也绝不具有代表性”。作者对此做出了独到的解释,即一方面本土的阐《易》诸“论”为“述经”“曰论”提供了支持,故而“宗经”的刘勰视《白虎通义》为“正体”;另一方面,《白虎通义》设问而释答的体式,在佛教论典中较为常见,而此一情形为刘勰所深悉。因此,作者认为“刘勰以儒家之立场,界定、梳理‘论’之始末名义,并选文定篇,其思路旅途中,应曾漫游佛典之疆域。”此一节的增入,更加突出了第一章“史”的脉络特点。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8年隋唐五代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研究综述

    因为恰逢大唐开国1400周年,2018年唐代文学研究成果格外丰富而裴然,学术交流和会议也格外频繁。其中,需要重点一提的是两年一度的唐代文学学会年会,这次第十九届年会暨唐代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是学会成立36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盛会。来自美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香港、澳门、台湾、大陆的193位学者提交学术论文1

    变文、话本与中唐诗歌的雅俗之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中唐诗为“古今一大变”,这“大变”中最重要的变化莫过于中唐诗歌成为雅俗之间互渗与转化的关键。同时中唐又是一个俗讲、转变、说话兴盛时期,其中转变尤盛,作为其底本的变文在当时可谓俗文学中的主流。故文章选取中唐俗文学中的变文、话本为切入视点,并以元白、韩孟诗派为个案予以研究,以便从一个新的更切近的视角去探

    中唐诗坛上的韩潮柳江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论文摘要

    “韩潮”“柳江”既可用来形容韩、柳二人的古文风格,也可说明两家诗风的特征。我们虽不必断言中唐诗的总体成就超过盛唐,但就诗坛风格之多样化而言,中唐确实比盛唐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百花争艳的中唐诗坛上,韩、柳两家都是独树一帜的重要诗人。诗坛上的“韩潮柳江”,其文学史意义并不低于古文领域。韩愈存诗410首,柳宗元

    2014年唐宋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研究综述

    唐宋文学研究,一直在中国文学研究的总体格局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14年度各种成果的发表数量,保持着近年以来高速增长的惯性,虽有碔砆乱玉之虞,但无可争议的是,研究范围确实进一步得到拓宽,论述对象确实更加细致入微,不少论著确实有突破性进展。在研究态势上,以下趋向值得留意。一、学科和朝代的跨界与融汇 不少学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