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丧葬仪式中买地券的象征意义

摘要:  近年田野调查发现,买地券在多地的丧葬仪式中仍在使用[ ※注] ,这改变了研究者叙述买地券的话语时态,即由以前的过去时转变为当今的现在时。王素珍女士在湖南的调查也发现,买地券还用于中元节对祖先的追荐。买地券的当下存在形态和文本格式是多样化的,制作材料有砖、石、纸,制作方法有墨书、朱书、手工雕刻、电脑刻制、木版印刷、打印、复印,文本有散文体、韵文体、散韵结合体。不过,本文不拟泛泛描述买地券的存在形态和文本格式,而打算以浙江省金华市汤溪镇胡姓人家的一次葬礼为例,讨论买地券在丧葬仪式中的制作使用过程及其表达的宗教意义。因此,买地券是为亡灵构建时空永恒性的宗教文书。
作者简介:  作者系上海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丧葬仪式中买地券的象征意义
    作者: 黄景春

    近年田野调查发现,买地券在多地的丧葬仪式中仍在使用[※注],这改变了研究者叙述买地券的话语时态,即由以前的过去时转变为当今的现在时。买地券在当代民间习俗中不仅没有消失,在个别地方甚至比古代社会使用的范围更广。陈进国调查发现,福建的买地券不仅用于建坟,也用在建造阳宅和寺庙;王素珍女士在湖南的调查也发现,买地券还用于中元节对祖先的追荐。笔者近年先后五次到浙西、皖南、赣北做田野调查,掌握了大量关于买地券的制作、使用及券文方面的资料。买地券的当下存在形态和文本格式是多样化的,制作材料有砖、石、纸,制作方法有墨书、朱书、手工雕刻、电脑刻制、木版印刷、打印、复印,文本有散文体、韵文体、散韵结合体。不过,本文不拟泛泛描述买地券的存在形态和文本格式,而打算以浙江省金华市汤溪镇胡姓人家的一次葬礼为例,讨论买地券在丧葬仪式中的制作使用过程及其表达的宗教意义。

    一 汤溪镇的胡姓人家

    汤溪镇位于金华市西部,是浙西一个较大的城镇,辖区面积106.82平方公里,人口5.6万。明廷于成化八年(1472)设立汤溪县,直到1958年县废,在486年的时间里,汤溪镇一直是县城,建有城墙和城隍庙。镇上的城隍庙至今保存完好,是浙江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年镇上设立开发区,建设了一批化工、造纸、食品等企业。随着小城镇化建设的推进,南部山区的村民被动员下山,迁入镇上新开发的移民新村居住。现在镇上居民一部分转为经商,但仍以务农为主,葬礼保留较多古俗,同时也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

    为了了解这里的葬礼中买地券的制作和使用情况,笔者于2012年4月5—7日和6月22—26日两次来到汤溪镇调查。4月那次来时恰值清明节期间,寻找道士和风水先生比较困难,他们大多被请出去帮人家下葬或移坟去了。但从接受访谈的祝群道士那里[※注],笔者还是了解到这里亡人下葬使用买地券的大致情况。汤溪镇上有多家寿衣店,出售的丧祭用品,如寿衣、灵房、香烛、鞭炮、草鞋、纸伞、斗笠、冥币、黄表纸等[※注],这几天卖得特别好,灵房已经脱销了。跟仙舟路寿衣店老板王明聊起丧葬的话题,他也说这里埋人都要用买地券,写在石板上,用白布包起来,送葬时女婿打黑伞背到墓地,放在骨灰盒旁边。[※注]他的描述与我之前在衢州市区、江山市、龙游县等地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一致。有了这次调查的基础,6月22日我再度来到汤溪镇时,就直接找到王明,请他帮助找道士座谈。他为我联系了五位道士,最小的28岁,最大的近60岁,其中叶君正在本镇的胡家做事。王明的寿衣店除了出售冥品,还联系着一个响器班(约20人),这次胡家用的乐队(5人)都是他的人。王明跟叶君很熟悉,他就关照叶君配合我的调查。6月23日我来到胡家时,看到叶君正在厅堂扎灵房。亡人胡公生于1916年,已97岁高龄,属于喜丧。胡公昨天去世,今天已火化,明天就要出殡下葬了。[※注]时间赶得紧,他一个人扎灵房来不及,就把妻子叫来帮忙。问及买地券的事,他说:“地契还没有写好,晚上回家写,明天早上带来。”[※注]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西游记》与全真教之缘新证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西游记》第19回、第20回中的《心经》与偈语乃出自明初全真道人何道全之手,何道全著述中多有与《西游记》印合之处。而偈语以“牧牛”喻收心也是全真教常见的话头,进一步证明了《西游记》故事的演变在元末明初曾经有一个“全真化”环节。关于《西游记》与宗教的关系,上世纪二十年代,鲁迅和胡适先生认为把《西游记》看作

    太清宫道士吴善经与中唐长安道教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5 \ 第四篇 年度推荐论文

    在唐代道教史上,吴善经可能并不是一位非常出名的人物,但在中唐时期的长安道教界,他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身处长安宫观网络的中心太清宫,师承中唐道门领袖——在《道藏》编纂史上赫赫有名的冲虚先生申甫,并与权德舆、归登等第一流的文人官僚过从甚密,而其弟子又相继执掌太清宫。不过,吴善经至今未得到道教史学界的

    东莞启示录(节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女儿书 秋雨散文塞进化妆包并非容易道士塔和天一阁的凄怆哭喊不属于女人放逐者的生存自食着身体唇彩和眉笔比司汤达的于连还要忠诚守护姑娘的敲钟怪人已经死去押沙龙的艳舞广场欲望拥挤波西米亚女人宫殿幽深,蚁穴曲折金鱼缸的单向玻璃给阅读标上价格四面镜子背后,多少奴隶主眼睛闪烁:菜单规则清晰,一夜消受一生千军万马的

    李白《下途归石门旧居》“赠别的对象”不是吴筠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论文选编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第一部分《关于李白》第六节《李白的道教迷信及其觉醒》用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来分析李白的《下途归石门旧居》诗,认为“‘云游雨散从此辞’,最后告别了,这不仅是对于吴筠的诀别,而是对于神仙迷信的诀别。想到李白就在这同一年的冬天与世长辞了,更可以说是对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整个市侩社会的诀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论及当代买地券使用情况的文章有: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等《西延铁路甘泉段明清墓清理简报》,《考古与文物》1995年第2期;[美]韩森:《中国人是如何皈依佛教的?——吐鲁番墓葬揭示的信仰改变》,黄士珊译,《敦煌吐鲁番研究》第四卷,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陈进国:《信仰、仪式与乡土社会:风水的历史人类学探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黄景春:《西北地区买地券、镇墓文使用现状调查与研究》,《民俗研究》2006年第2期;陈进国:《“买地券”习俗的考现学研究——闽台地区的事例》,《民俗研究》2008年第1期。
删除访谈对象:祝群(42岁,道士,初中文化)。时间:2012年4月6日上午。地点:汤溪镇东祝村他的家中。浙西地区所谓“道士”,主要是火居道士,以务农为主,兼为人看风水、定时辰、做灵房、写地契、念经、驱邪等。本文涉及具体人物时,名字都做了处理,并非真名。
删除在汤溪镇的寿衣店门口,没有看到用于写买地券的边长一尺左右的大理石板。但在衢州市衢化路的一些冥品店、龙游县一些乡镇的寿衣店,却可以看到这样的石板。治丧人家买石板的时候,只要说出亡人姓名、生卒年月、堂号、葬地等信息,店主很快就在石板上用黑墨或朱砂写出券文。还有一些石碑店会依照道士或风水先生送来的地契底稿,用电脑刻制买地券文字,并填涂朱漆。
删除访谈对象:王明(41岁,初中文化)。时间:2012年4月7日上午。地点:汤溪镇仙舟路他的寿衣店。
删除《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载:“一般人家三日内殡葬,称‘三日殡葬’,不用择日。稍有家产人家请风水先生择日。”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450页。
删除访谈对象:叶君(43岁,初中文化)。时间:2012年6月23日下午。地点:汤溪镇胡家。笔者对葬礼过程的把握,包括唱诵的文字、某些动作和器物表达的意义,都得益于叶君道士的多次补充说明。
删除在汤溪镇访谈的时候,不少人都说要找道士到余仓村,那里道士多。叶君是余仓村比较活跃的道士之一,不过,他说近年大家都搬下山了,余仓村原来500多人,搬到汤溪镇的有400多口,剩下没搬的大多是留守旧宅的老年人,现在连村小学都撤销了。另外,叶君对自己曾经拜叶子芳为师引以为豪,当他听说一位28岁的傅道士也声称是叶子芳的弟子时,立即予以否认,并对傅某表示不屑。
删除这种正一行、倒一行的书写格式叫“间行反书”,在宋代买地券中即已出现。这种写法建立在人们以为鬼阅读不会转行的认识之上。在浙西地区,多位道士都说地契写法男女有别,男的在中间画太极图,然后顺时针环绕书写,文本布局呈圆形;女的右起左行、竖行书写、间行反书,文本布局为方形。这里含有男为乾、为天,女为坤、为地,天圆而地方的观念。这被一些道士极力强调,但并没有得到普遍遵循。在有的道士那里,无论男女券文都是采用左起右行、竖行书写,也不用间行反书的款式。个别年轻道士甚至采用左起右行、横行书写的现代格式。
删除抱骨灰盒可以是儿子,也可以是孙子,或者是女婿。因为天一直下雨,每人都打一把伞,手里能拿的东西有限。胡甲、胡乙、孙子胡辰分别提着香炉、灯笼、抱着遗像,胡公没有女婿,骨灰盒就由外甥来抱了。
删除由于一直在下雨,引魂幡外套了一层白色塑料袋,以防浸水后损坏。
删除《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载:“围绕棺材走三圈,俗称‘圆材’。现在围绕骨灰盒转三圈,称呼依旧。”第451页。
删除《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载:“由阴阳先生将放在棺材背的一只盛清水的碗,于念咒后以斧击碎,叫‘敲水碗’。据说死者朦胧如梦,听到水碗响才知道自己已亡。”第451页。
删除《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载:“先挖好的墓坑叫‘圹’,有的地方要以芝麻秆烧之,称‘暖圹’,并以鸡血淋坑。”第452页。如今暖圹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删除《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载:“送葬者互相拉手,围着坟地左右各转三圈,叫‘团坟’、‘围山’,意为死者划定管辖的地域。”第452页。
删除在没有实行公墓制之前,灵房都是在坟墓前烧化,无须转移灰烬。现在墓园内的墓位狭小,密植松柏,烧冥币、放鞭炮都有引燃草木的危险,高大的灵房更无法烧化。于是,道士和风水先生宣称,在开阔的十字路口烧化,然后再把灰烬送到墓边,具有同样的送达效果。
删除[美]恩斯特·卡西尔:《人论》,甘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107页。
删除钟敬文主编:《民俗学概论》,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第181页。
删除殷墟卜辞中就有“鬼”字,鬼是由“死者魂”转变而来。具体论述见沈兼士《鬼字原始意义之试探》,《国学季刊》第5卷,第3期(1935年),第57—58页。
删除陈华文、陈淑君:《浙江民间丧俗信仰研究》,上海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第35页。
删除汤溪镇几年前曾发生几起撬开墓盖盗取骨灰盒敲诈钱财的恶性案件,一度引起居民恐慌。虽然亲人尸体经过焚烧变成骨灰,但观念中它仍是亲人的身体,是坟墓中不可或缺之物。当然,在亲人客死他乡或水上死亡无法找到尸体的情况下,民间有造衣冠冢的习惯,此时衣冠就成了尸体的替代物。
删除《浙江风俗简志·金华篇》,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452页。
删除陈华文分析各种随葬品的象征意义时指出:“买地契——象征给死者以居住的土地拥有权。”他也强调买地券的土地产权证明功能。见《浙江民间丧俗信仰研究》,第182页。
删除[美]威廉·A.哈维兰:《文化人类学》,瞿铁鹏、张钰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394页。
删除关于中国人想象中的“阴间司法”,美国学者韩森(Valerie Hansen)在《传统中国日常生活中的协商》(鲁西奇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一书第七章有详细讨论,见该书第174—20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