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元代科举对汉赋经典化的影响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作者: 张新科 浏览次数:27
摘要:  所谓经典化,是指文学作品产生之后,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经过不同读者层的阅读与消费,那些不符合人们消费观念、审美观念和没有价值的作品逐渐被淘汰,而那些被人们公认的有创新、有价值的作品则得以广泛流传,并且被人们接受,成为经典,具有永久的生命力。如果说六朝以来的俳赋、律赋愈来愈脱离汉赋轨道、甚至解构汉赋经典的话,那么,元代借科举之力又把辞赋创作拉回到汉赋轨道上来,重新树立和建构汉赋的经典地位。唐宋时期对汉赋虽有解构,但汉赋经典化的过程没有停止,在许多方面仍然推崇汉赋。元代的汉赋评论,以祝尧为代表,其意义在于:第一,在“祖骚宗汉”思想旗帜下肯定汉赋的价值,巩固了汉赋在辞赋史上的地位。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元代科举对汉赋经典化的影响
    作者: 张新科

    所谓经典化,是指文学作品产生之后,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经过不同读者层的阅读与消费,那些不符合人们消费观念、审美观念和没有价值的作品逐渐被淘汰,而那些被人们公认的有创新、有价值的作品则得以广泛流传,并且被人们接受,成为经典,具有永久的生命力。经典化的过程,读者是主体,是读者对作品或扬弃或接受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长期的,持久的,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特征,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经典认同。同时,每一时代的文化制度、文化政策以及文化思潮等,都对文学经典化有重要影响。元仁宗皇庆二年(1313)恢复科举考试,考试内容虽去除律赋,但却增设了“古赋”等科目。元顺帝至正六年(1346)十二月下诏“稍变程序”,对汉人、南人“增第二场古赋外,于诏诰、章表内又科一道”,把古赋由选试科目变为必试科目,进一步巩固了古赋在科考中的地位。“古赋”主要指先秦两汉辞赋。元人变律赋为古赋,在于古赋本身的特殊功能,它能适应当朝政治、文化的需要。变律赋为古赋,从实践上给文人辞赋创作树立了榜样,楚骚、汉赋成为文人士子创作学习的典范。元代人从理论到实践,都把汉赋放到很高的地位,这是汉赋在元代经典化的重要途径。如果说六朝以来的俳赋、律赋愈来愈脱离汉赋轨道、甚至解构汉赋经典的话,那么,元代借科举之力又把辞赋创作拉回到汉赋轨道上来,重新树立和建构汉赋的经典地位。但建构的原则是在传统理论基础上把诗、骚和汉赋捆绑在一起,诗是骚之源,骚是赋之祖,汉赋是诗骚精神的体现,其讽喻功能与诗骚传统一脉相承。汉赋的经典化过程,从汉魏六朝就已开始,尤其是萧统《文选》以赋开篇,影响深远,加之刘勰《文心雕龙》的理论总结,汉赋的经典被建构起来。唐宋时期对汉赋虽有解构,但汉赋经典化的过程没有停止,在许多方面仍然推崇汉赋。元代重新建构汉赋经典,科举的推动力毋庸置疑。科举是一个指挥棒,它的指向也就是文人学士努力奋斗的方向。虽然元代科举实只设进士一科,其他如秀才、明经、明法、明书、明算等科都未设立,且录取人数有限,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的更少,但在文化上造成的影响却不可忽视,尤其是推崇古赋、提倡复古,不仅在当时营造一种学习古赋、创作古赋的浓厚风气,而且对后来明代的文学复古思潮产生一定影响。

    元代科举对于古赋的重视,不仅促使各级学校、书院把古赋作为汉人、南人的必修课程,而且促进了文学家的古赋创作。从读者接受角度来说,这是楚骚、汉赋经典影响史的重要体现,树立了文学家在辞赋创作方面学习的标本。“祖骚宗汉”思想在元代出现,并非偶然,自有其渊源关系。且“祖骚宗汉”不是盲目崇拜,其主旨很明确,即“去其所以淫而取其所以则”。这就是扬雄“诗人之赋丽以则,词人之赋丽以淫”理论的进一步发展,强调“则”,也就是继承诗的抒情传统、讽喻传统。所以,“祖骚宗汉”的理论特别强调辞赋情、辞、理的统一,而且情是关键。“祖骚宗汉”的理论意义还在于学习楚骚、汉赋的高古气象。这种气象,是情的表现,是自然产生的,而不是人为的。当然,“祖骚宗汉”理论在指导当时的辞赋创作实践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科考以后,俳赋和律赋进入低谷,大量辞赋作品继承了楚辞和汉赋的传统,骚体赋和问答体赋等抒情咏物类辞赋兴盛一时。初期科考虽是律赋,但许多文人在自己的文学创作中却学古赋,科考和文学实践形成较大反差。元代辞赋的主要成就是在后期,虞集、刘诜、马祖常、许有壬、朱德润、吴莱、杨维桢等作家,都以创作古赋著名,尤其是杨维桢,创作的古赋作品最多。元代后期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政局动荡不安,所以许多作品揭露社会弊病,骚体赋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抒情化更为浓厚。元人的创作实践,从一个方面体现了“宗汉”思想影响到汉赋经典地位的重构和巩固。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宾祭之礼与赋体文本的构建及演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由于赋体文学的发展比较复杂,从创作主体而论,有文人赋和俗赋两条线索;从创作形式来看,在汉代又分为四言诗体赋、骚体赋与散体大赋。相对而言,先秦两汉时期的俗赋文献极少,同时文人赋中也是以散体大赋为主流,因此本文论述赋体文本之构建与演变,是以文人赋尤其是散体大赋为主要对象的。“赋”的立名,古人多兼两说,即

    2015年先秦两汉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研究综述

    2015年先秦文学研究主要集中在《诗经》《楚辞》、诸子文学、清华简、文学总论、诗论等方面。清华简整理出版后,研究者从释读文字、文学、史学、哲学等方面展开积极的讨论。发表近70多篇论文,代表性的文学研究论文如李学勤《清华简〈厚父〉与〈孟子〉引〈书〉》[※注]、刘国忠《清华简〈命训〉初探》[※注]、孔德凌《清华简

    《两汉经学与文学思想》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著评介

    按清人皮锡瑞的说法,汉代是经学“昌明”、“极盛”的时代,至东汉末始“中衰”。两汉四百余年间,尽管存在并衍生着多种思想因素,尽管经学本身也有琐细复杂的演进走向,干枝纷杂,但总的说来,经学作为整个汉代时期思想界主流的基本态势,是确定无疑的。张峰屹《两汉经学与文学思想》(以下简称“张著”)一书全面爬梳两汉

    《风俗文学视阈下的先秦两汉文学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大文化视野下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是近年来古典文学研究界的热门话题。就汉代文学研究而言,学术界较多关注的是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对文学创作的影响。因为作为汉代主流文化的儒家对汉代文学有甚大之影响自不待言,即使作为“互补”的道家,也或明或暗地影响及汉代文学创作的始终,是汉代文学发展并形成其特征的不可或缺的文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