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新文化运动百年纪念文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作者: 陶东风 张蕴艳 吴娱玉 浏览次数:145
摘要:  新文化运动百年纪念已落下帷幕,而留在舞台上的则是人们的思考:对于这段一直活在当下而没有真正过去的历史,我们应该纪念什么和如何纪念?用美国汉学家舒衡哲( Vera Schwarcz )在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时撰写的文章《五四:民族记忆之鉴》的话说,新文化运动或五四运动的纪念—记忆—阐释史,本质上属于通过不断涌现的书写和再书写,来显示“一个民族如何通过对自己与其过去的关系之自觉。这里的“文本”并不是指单篇文章,而是四个文集: 《纪念五四运动六十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选》,系1979年5月2日至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的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学术讨论会的论文集。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新文化运动百年纪念文选》
    作者: 陶东风 张蕴艳 吴娱玉

    新文化运动百年纪念已落下帷幕,而留在舞台上的则是人们的思考:对于这段一直活在当下而没有真正过去的历史,我们应该纪念什么和如何纪念?应该回忆什么和如何回忆?用美国汉学家舒衡哲(Vera Schwarcz)在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时撰写的文章《五四:民族记忆之鉴》的话说,新文化运动或五四运动的纪念—记忆—阐释史,本质上属于通过不断涌现的书写和再书写,来显示“一个民族如何通过对自己与其过去的关系之自觉,不断地解释它的特性和使命”。从她写作此文到现在,又一个25年过去了,围绕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的话语权争夺并未停息,各种公开的官方纪念和私人、半私人的个人回忆不断交叠,新的记忆叠加于旧的记忆,新的书写涂抹了旧的书写,而旧的记忆和书写又在今人笔下通过各种形式得到重述或重构,并对新的记忆和书写加以反哺。新文化运动/五四的意义之解释和再解释、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也体现了记忆的覆盖和反覆盖、遮蔽与反遮蔽的复杂博弈。

    从而,五四遗产在一定意义上就是通过有关五四的话语故事得到持续不断的再生产,这看来也是它不可避免的宿命。整理、追寻这些话语故事的不同版本,有助于通过考古式地揭示历史记忆的各种叠加版本,探寻新文化运动/五四的多重面相,开拓新文化运动/五四的思想文化资源,寻求建构政治共识的多重可能,以资应对今天如何纪念、纪念什么以及如何阐释的困局。

    舒衡哲将五四的记忆史(所有关于五四的回忆和言说的总和)称为“寓言化”(allegorization)的历史。所谓“寓言化”即“将历史作成批判现实的镜子”,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真相及其教训已发生了变化。每代新人都因为他们自己的需要和抱负,为‘五四’启蒙运动创造了不同的意象。”这样,“寓言(allegory)是指为了有明确目的来教育当代的记忆重建”。舒衡哲还引用了历史学家刘易斯的观点,认为关于五四的各种追忆的总和,是“一个共同体或国家的集体回忆,或者说国家的领导、诗人及贤人等,有选择性的回忆某些事情,并视其为重要的事实和象征。”从舒衡哲区分的五四记忆史的两大来源,即“纪念”和“回忆”(前者是与重大政治事件相关联的集体性的活动,而后者则是个人性记忆),以及她对官方五四纪念意图变迁的追溯,都可见出这种选择性记忆的寓言本质(她甚至把五四天安门示威运动刚刚结束不到三个星期罗家伦写的《五四运动的精神》视作关于五四的“第一个寓言”)。舒衡哲特别揭示了在1949、1969和1979年三个历史关节点,知识分子必须使自己的五四回忆“适应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决定性转变”,是否忠于官方五四形象成为检验一个学者是否对党忠诚的严峻考验。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反思“五四”激进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0 \ 热点聚焦

    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与激进主义耿云志——《史学月刊》2009年第5期 毋庸置疑,五四运动是在新文化运动的基础上发生的。但常常有些人不加分析地把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混为一淡。这是不对的。新文化运动在五四运动发生前两年就已经开始了。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们所大力引进和传播的新观念主要是:平民主义、个性主义、科学精神

    辛亥革命打开了中国进步的闸门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2 \ 第一篇 重要文献

    100年前,公元1911年10月10日,革命团体文学社、共进会领导新军在武昌举行起义,数日之内起义风潮迅速席卷各地,各省纷纷宣布独立,油尽灯枯的清王朝应声倒地。这一年是中国纪元的辛亥年,这一次革命被称作辛亥革命。一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历史的一次伟大革命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开创以皇权为中心的封建中央集权制度,两千多

    中国新文化百年纪念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学术会议

    2015年是《新青年》创刊100周年,由澳门大学人文学院中国语言文学系南国人文研究中心与新文化百年通史研究课题组共同举办的“中国新文化百年纪念学术研讨会”在9月14日至15日——《新青年》杂志创刊的纪念日举行。会议汇聚两岸四地的著名学者,并整合各方面见解,发表了《新文化的重释与新倡》,分外引人注目。研讨会由澳门

    新文化运动百年反思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启蒙与思想解放:新文化运动的永恒意义谢地坤《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11期,原题为《永恒的“五四”:启蒙与思想解放》 百年来,新文化运动对中国社会影响之巨大深远,亘古未见。我们首先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新文化运动的性质。对于这场改变中国面貌的重大事件的评价,我们应当恪守的基本原则不仅是要尊重历史事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