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日常生活的苦难与希望》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作者: 户晓辉 浏览次数:156
摘要:  如何确立新时代民俗学的认识论、方法论和价值论?据此,全书避免言事而不言道、言道而不言事,突出生活实证与实践理性的相互引发,即把家族史生活事件与场景真实复原,通过对实践理性的过滤和追问,广泛沉思什么是已然、什么是可然等问题,实实在在问询作为普通人怎样能够过上“好生活”的家族成因和制度保障。在方法论上既能蹲着在生活中思考,也能站着在思考中生活,把自己变成了在寒暑易往中“一根思想的芦苇” ,力求内证与外证结合、家族与社会链接,彰显伦理大义,孜孜矻矻“为生民立命” ,揭示出他们在苦难中寻求“乐土乐土,爰得我所”的希望。尽可能给“故乡”和“乡愁”注入新的内涵诠释与理性评价!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日常生活的苦难与希望》
    作者: 户晓辉

    如何确立新时代民俗学的认识论、方法论和价值论?这个没有止境的学术问题长期以来很折磨人,主要是处理个案考察的复杂性与理论把握的精准性,体现出民生关怀意识和学者入世精神,以期深厚和深刻。户晓辉近著《日常生活的苦难与希望——实践民俗学田野笔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10月版,分上、中、下三篇,约57万字,在“三论”方面取得了重要突破,是一部戒虚妄、求真实的力作,呈现出挥之不去的具有普遍意义的“乡愁情结”,拓宽了人们对相关问题的现实观察和理论认知。主要特点有三:

    一是贯穿生存的实践理性。作者开篇把对出生地——故乡的全面呈现当作一项任务,“对我而言,这个任务至少包含着对故乡的重新理解、表达和目的条件还原,因为故乡不仅是过去的已然和现在的实然,而且是将来必须被创造(说)出来的某种东西,也就是理性的应然和未来的可然”,着力以实践理性的整体洞悉克服非理性倾向的碎片感知。据此,全书避免言事而不言道、言道而不言事,突出生活实证与实践理性的相互引发,即把家族史生活事件与场景真实复原,通过对实践理性的过滤和追问,广泛沉思什么是已然、什么是可然等问题,实实在在问询作为普通人怎样能够过上“好生活”的家族成因和制度保障。这是实践民俗学最要紧的理论任务和目标,哪怕这样的普通人萎缩在“眼屎一样大的地方”。普通人的生存从来不都是甜腻甚至油腻的,必然掺杂着种种苦难与丝丝希望。全书或叙经典,或明政术,意显而语质,旨在对这些朝夕相伴的苦难与希望予以实践理性的深刻把握,架起联通认识由低而高、由浅而深、由粗而精、由小而大的“桥梁”。无疑,这是实践民俗学朝向哲学化、历史化、现实化的一种努力探究,值得称道!

    二是举证家族的丰富事件。刘勰说:“百姓之群居,苦纷杂而莫显”。作者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和调研过程,倍感成为故乡代言人的现代使命是不能被搁置的,必须用可靠的记忆和翔实的材料“开始发声”。全书重视事核,举证丰富,主要以祖孙三代为叙述对象,时间从上世纪50年代末父母“支边”开始,追溯半个世纪以来的流年时光和生老病死,汇总起来犹如一部生生不息的家族档案史,记录着他们经过不同政治经济时期的人生履历和欢欣悲苦,字里行间感情丰沛,而且没有回避家族不幸与个别细节,说明了环境与生存、性格与命运组成的复杂关系——有时是必然有序的,令人追怀不尽;有时是偶然无序的,令人惆怅不已。更重要的是,作者把对故乡的历史描述、体察心理和现实认识,提升到时代解析的高度,能够使读者有一种“过电影”的感觉,由此根据全书“中篇”的十几个问题而产生诸多平常又广大的切身思考。一句话:在家族史中梳理时代变迁的过程和钩沉制度的缺失。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需要作者的“才”“胆”“识”“力”“情”,尤其为人的真诚和丰厚的学识,拒绝无病呻吟和张口大言,这不是整天躲在书斋里不问世事的“面墙之士”所能为。另外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一个普通家族单元的幸与不幸常使人茫然无知并束手无策,生命往往是一场折腾和虚寂,最后仅是块墓碑而已。我们常读古人家族变迁的突出感受,在户晓辉的这部书中似乎也得到了验证,可谓古今皆然。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以“日常生活”为方法的民俗学研究:“民俗学‘日常生活’转向的可能性”论坛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学术会议

    经典民俗学以具有历史传统的生活文化为研究对象,并以“民俗”为方法,参与到人文社会科学共同关注的问题对话之中。现代以来,在建构、发明民族国家传统、倡导文化多样性的过程中,民俗学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功用。近20年来,以吕微、高丙中、户晓辉、周星、王杰文、周福岩等为代表的数位中国民俗学者,一直思考中国民俗学的学

    民俗学的哥白尼革命——高丙中民俗学实践“表述”的案例研究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民俗文化与民俗生活》之后的高丙中,为中国民俗学引进了“公民社会”这一先验理想的语境条件,并将民俗(学)实践的“双名制”“合法化效力的策略”,奠定于康德意义上的“经受某种合法秩序所包含的有效规则的(普遍化)检验”的最高实践原则,以及“非遗”作为实践判断力形式的“第三者”基础上,从而为把中国民俗学的先

    返回民间文学的实践理性起点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现代民间文学或民俗学学科从德国浪漫派那里获得了内在目的和实践意志,即在把不同地区、不同族群的民间文学或民俗看作手段的同时也看作目的,它们不仅有社会功能,也有自身的目的和价值。对于世界范围的民间文学或民俗学而言,德国浪漫派的实践科学仍然是一项未被充分理解和领会、更没有被充分展开和实现的任务。因此,民间

    非遗时代民俗学的实践回归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只有从实践科学的立场才能看出,非遗保护和公共民俗学都从内部彰显出民俗学本身的实践属性,都是民俗学内在实践目的的部分实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不仅重新激活了民俗学的实践意识和自由意志,也给我们重拾学科求民主、争自由的古典理想并且回归德国浪漫派为民俗学设定的实践理性起点或自由意志提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