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景观生产与景观叙事——以“白蛇传”为中心

摘要:  正是在这一社会语境与文化转向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传说的景观生产”概念,着重探讨传说依附现实景观而实现对景观文化符号的生产、景观变迁又衍生出围绕景观展开的新的地方传说,即从传说— —景观— —传说,又或者从景观— —传说— —景观的循环生产过程。在梳理景观的历史性生产的基础上,分析传说与景观的融合,传说对景观符号的建构,景观变迁对新的景观传说的生产,以及当代多重主体纠葛中的景观生产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因此,合理引导景观生产的商业化走向,需要专业的民俗学者的积极参与,使得景观生产的市场运作成为推动传说发展与当代传承的有效路径。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景观生产与景观叙事——以“白蛇传”为中心
    作者: 余红艳

    随着现代生活方式的转变,以及人类信息传播媒介的多样化,民间传说语言存在形态日渐衰微,以“观赏”为主要讲述与传播方式的视觉文化传播媒介逐渐取代传统的“口述倾听”,成为民间传说较为重要的存在形态与传承模式。

    正是在这一社会语境与文化转向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传说的景观生产”概念,着重探讨传说依附现实景观而实现对景观文化符号的生产、景观变迁又衍生出围绕景观展开的新的地方传说,即从传说——景观——传说,又或者从景观——传说——景观的循环生产过程。因此,传说景观生产包含着景观符号生产、景观传说生产,以及景观的实体生产三大类型,在具体的生产模式上,又有着景观命名、改造、重建,以及新建等基本生产方式。景观具有重要的叙事功能,它以景观建筑为核心,由传说图像、雕塑、文字介绍、导游口述等为叙事元素,景观的视觉冲击力具有诱发传说再次回复口述的可能,从而使得景观成为传说讲述与传承的新的文化空间与叙事形态,形成传说语言叙事、景观叙事和仪式行为叙事三位一体的景观叙事体系。

    景观的叙事功能推动着地方对景观的生产欲望,同时,景观生产也进一步地强化着景观所具有的叙事性特征,一定程度上,景观生产决定着景观叙事的发展,即传说的发展。因此,传说景观生产主体便成为景观生产研究十分重要的内容。在当代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文化语境中,景观生产主体包含着地方政府、开发商、学者、民众,宗教信仰等多重要素,他们各自从地方经济发展、文化重构、商业资本追逐、信仰观念等不同的生产立场,介入到民间传说的景观生产实践之中,在促进传说发展与传承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传说的良性发展,呈现出市场运作的商业化趋势和娱乐化、游戏化的发展特征。

    “白蛇传”是一则典型的景观传说,在全国各地遗存或新建的景观约有七十项左右,其中,又以传说发源地——杭州、镇江和峨眉山的景观最为丰富,且直接关系着传说核心情节与主题演化。因此,本文着重梳理分析了三地核心景观——杭州西湖景观群、镇江金山湖景观群和峨眉山景观群。在梳理景观的历史性生产的基础上,分析传说与景观的融合,传说对景观符号的建构,景观变迁对新的景观传说的生产,以及当代多重主体纠葛中的景观生产现状及存在的问题。杭州西湖“白蛇传”景观生产以雷峰塔的重建为主要生产模式,表现出政府主导,经济效应为导向的生产特征。因此,在旅游经济的驱使下,雷峰新塔被生产成为一座“白蛇传”塔,客观上对传说发展与当代的景观化传承有着积极意义,但娱乐至上的景观生产既忽略了雷峰古塔浓厚的宗教信仰意味,同时也忽略了雷峰塔作为宗教景观对“白蛇传”传说的文化意义。镇江金山湖“白蛇传”景观生产则在金山寺与地方政府双重主体的融合与冲突中,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三大类型的景观生产。一是以金山寺宗教信仰为生产主体的法海洞景观生产,一是以地方政府为生产主体的“白娘子爱情文化园”景观生产,还有一类便是矛盾冲突的焦点——白龙洞,暧昧地夹裹在宗教信仰与地方旅游经济发展的缝隙之中。相比于杭州与镇江的景观生产,峨眉山“白蛇传”景观生产则在佛教信仰的统一生产理念下逐渐弱化,唯一重要的景观——白龙洞也被改建为“白龙寺”,名存实亡。与之相对应,在景观生产缺失的语境中,峨眉山一带的“白蛇传”传说讲述与传播也逐渐模糊,甚至淡忘。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4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镇江金山寺“高僧降蛇”符号的叙事体系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镇江金山寺始建于东晋,唐时,始称金山寺。清时,作为临济宗宗风传承道场,被列为江南“四大丛林”之一,成为佛教禅宗名寺,素以“高僧降蛇”文化为核心景观符号。文化作为一种记忆,具有遗忘机制,它在选择的过程中必然伴生着遗忘。[※注]景观符号的建构就是一场别有用心的符号编码过程,金山寺“高僧降蛇”符号经历了水陆

    互文的魅力:四大民间传说新释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哭长城》与《牛郎织女》四大民间传说是一个互为依存的有机序列。故事中行动的主动方均为追求变化的女性,她们或希望获得与男性平等的身份,或努力进入与对方同样的状态,此类“趋同”的愿望不啻是事件演进的驱动器,而对这些追求的反复讲述则构成了叙事语义中的“互文见义”,四大传说

    2015年传说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一 概述 自20世纪初民间文学学科成立以来,传说即被视为口头散体叙事中的重要文类,被认为具有真实性、地方性、解释性等特点,与地方历史、宗教信仰、小说戏曲等均有复杂纠缠的关系,故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各相关学科的持续关注。不同背景的研究者基于各自的专业视野、问题意识、理论追求对传说展开探究,如同折射于多棱晶体上

    共同的文化记忆和历史遗产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当前,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从现行国家行政体制的层级范围——乡镇、县区、省市、全国,逐级调研、上报、认定、保护、实施的。但实际上,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在及发展并不受制于这类行政建制的束缚,却受制于同一地域民俗圈的影响和制约。所谓民俗圈,是我国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一个学术术语——类同民族学的文化圈,指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