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严歌苓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著评介 作者: 刘艳 浏览次数:32
摘要:  作为我国当代文坛和海外华文写作的重要作家,严歌苓以她的勤奋、高产和优质,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学术研究界的关注。刘艳最近出版的《严歌苓论》 ,以其特别的研究视角,精准切入严歌苓的文学创作,显示出其重要的研究价值与学术意义。例如对于严歌苓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绿血》 ,她认为作者具备了成熟的小说叙事能力,在叙述艺术方面,严歌苓属于早熟型的作家。她没有简单地作具体的个案研究,而是花了大量的篇幅详细地比较了严歌苓与於梨华、张爱玲、萧红、王安忆等许多作家的异同与优长,从而使《严歌苓论》显得立体而饱满。在具体、真切之中,阐述了论者对严歌苓的细致理解与准确把握,是当代作家论的一个重要收获。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严歌苓论》
    作者: 刘艳

    作为我国当代文坛和海外华文写作的重要作家,严歌苓以她的勤奋、高产和优质,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学术研究界的关注。尤其是《金陵十三钗》《芳华》等同名电影的广泛热播,其影响更是越出了文学研究的范围,成了大众热议的严歌苓现象。刘艳最近出版的《严歌苓论》,以其特别的研究视角,精准切入严歌苓的文学创作,显示出其重要的研究价值与学术意义。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不论是严歌苓早期的长篇小说“女兵三部曲”:《绿血》《一个女兵的悄悄话》和《雌性的草地》,还是反映异域生活的《少女小渔》《谁家有女初长成》《扶桑》《无出路咖啡馆》,抑或是反映中国历史和现实的《第九个寡妇》《一个女人的史诗》《金陵十三钗》《陆犯焉识》和《芳华》等等,严歌苓的创作除了高产以外,都维持在了一个较高的艺术水准之上。尽管她的作品,与同时代的名篇巨著如王安忆的《长恨歌》、贾平凹的《秦腔》、陈忠实的《白鹿原》、莫言的《生死疲劳》等相比,似乎少了些厚重与饱满,然而,她作品构思之精巧、情节之繁富、意蕴之深厚,在雅俗之间,常常引起读者的关注与研究者的好评。许多作者啧啧称羡:她的创作动力为什么总是那样源源不绝?仅长篇小说就有20余部,而艺术水准又为什么总能保持在优秀的状态?

    似乎应该回到严歌苓创作的成长背景。她的父亲是作家萧马,母亲是话剧演员,哥哥也是作家,自小就养成了良好的艺术天分与文学素养。1988年,她进入北京师范大学与鲁迅文学院合办的创作研究生班学习,次年赴美,在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攻读创意写作艺术硕士,专门学习文学创作技巧。对于这段学习生活,严歌苓常常感到获益匪浅。常常是班上十二位学生,围绕着一位写作教授,共同探讨文学创作中的技术问题,诸如如何展开对话,如何描写空间,当然更多的是探讨小说的结构如何才能引人入胜。可以说,严歌苓是当代文坛最早真正专业意义上的科班出身的职业作家。她懂得技巧,并能熟悉地加以运用,在同时代作家中是很突出的。

    而青年批评家刘艳,则似乎是打开严歌苓创作秘诀的合适人选。从《严歌苓论》中,你能发现她对国外叙事学理论极其熟悉与了解。雅各布卢特的《小说与电影中的叙事》、西蒙查特曼的《故事与话语》、申丹的《叙述学与小说文体学研究》、弗朗西斯瓦努瓦的《书面叙事电影叙事》、福柯的《不同空间的正文与下文》等等叙事学和文体学理论,她运用自如,得心应手。例如对于严歌苓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绿血》,她认为作者具备了成熟的小说叙事能力,在叙述艺术方面,严歌苓属于早熟型的作家;不过相比于晚近的《上海舞男》和《芳华》,《绿血》在叙事方面仍略嫌青涩稚嫩,不够成熟老到。又如长篇小说《妈阁是座城》,刘艳认为作者将电影的蒙太奇剪接手法运用得活色生香,闪进、闪回灵活自如,拼接无缝,超出了她此前所有小说在“故事—话语”方面对叙事手法的运用。而最近的长篇小说《芳华》,刘艳认为在艺术上成功的标志在于,作者能够在第一人称叙事和作者、隐含作者、叙述者难以分离的混合压力中,依然很好地葆有小说的虚构性和文学性。以上种种,似庖丁解牛,从小说的“故事核”出发,层层分析出作者的匠心和巧心,在豁然开朗之中,了悟于小说的技巧与魅力。它揭开了作者的神秘魔方,从而也使读者更好地走近了严歌苓,准确地理解了她的作品。对于有着高超的职业化的叙事技巧的严歌苓来说,刘艳的解读是专业的,也是恰如其分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大时代”与“小时代”的纠缠: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小说文体与“时代观” 阅读、梳理2017年的短篇小说,让人油然想到近年来关于“大时代”与“小时代”问题的争鸣。2008年郭敬明出版了系列长篇小说《小时代》,后来又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由此引发了一场持久而广泛的讨论。有人认为我们正置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文艺应该表现出这个大时代的广度和深度来;有人则以为这个

    延安文艺政策与现代长篇小说新格局的形成

    来源: 延安文艺研究年鉴2015-2016 \ 第三篇 论文选粹

    1942年5月召开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重要的文学事件已是不争的事实,它不仅是延安文学的分水岭,也是之后共和国文学的直接源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统称《讲话》)所阐述的基本原则及其整风运动对相应作家的影响改变了解放区作家的创作生态与文学理念,也使得延安作家的创作发生了

    新文明的建构与结构上的整体转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乡村文明的崩溃和以都市文明为核心的新文明的建构,是当下中国文化形态的基本特征。在这个大变动的过程中,混杂、多样、丰富和不确定性交织在一起。对于小说创作而言,这一状况既为作家创作提供了可资选择的多种可能,同时也带来了对世事认知的困顿、迷茫和难以穿透的难题。因此,2013年的长篇小说创作,没有一个整体性可供

    小说:感受文学的神圣精神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从2018年小说创作中,能强烈感受到文学的神圣精神。例如,老作家宗璞在几乎失明的状态下完成了“野葫芦引”四部曲的最后一部《北归记》。为此,宗璞前后写了30多年,仿佛是在完成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史,终于在耄耋之年进入自由的精神境界,迎来了大丰收。另一位90岁高龄的老作家徐怀中也写出了长篇新作《牵风记》。40年前,徐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