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李应该和他的《公字寨》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作者: 李新宇 浏览次数:82
摘要:  李应该是著名的剧作家、书画家和雕塑家,写过《石龙湾》 《借头》 《貂蝉遗恨》 《兰陵笑笑生》 《状元师傅》 《王祥卧鱼》等30多个剧本,获得过多种国家级奖项。小说没有迭起的悬念,没有复杂的情感纠葛,更没有三角恋、多角恋之类当下文坛吸引读者眼球的惯技。在李应该的笔下,没有文化知识的人们最容易提高觉悟,八面威风,觉悟提高了,有了坚定的立场和坚强的斗志,却无法再过正常人的生活,做出来的事也让正常人难以理喻。李应该似乎不屑于那样,他心中有血,眼中有泪,带着血泪写他的小说,这样的小说自然有温度,并且显示着作家的良知。(原载《当代作家评论》 2014年第2期,全文10500字,李建军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李应该和他的《公字寨》
    作者: 李新宇

    李应该是著名的剧作家、书画家和雕塑家,写过《石龙湾》《借头》《貂蝉遗恨》《兰陵笑笑生》《状元师傅》《王祥卧鱼》等30多个剧本,获得过多种国家级奖项。然而,他却突然写起了小说,出版了他的长篇《公字寨》。

    众所周知,20世纪的中国与许多国家一起,进行过一场“公有”的大实验。实验搞得轰轰烈烈,却使人民饱受苦难,最后不得不宣告失败,连惨淡经营十几年的“人民公社”也被撤销。就在那场大实验中,为了让人们能够适应那种与经济发展和人性要求都严重相悖的体制,还有一个思想改造和人性再造的大工程,也就是在收缴个人土地和劳动工具的同时,试图消灭私情、私欲和个人权利意识。李应该的家乡当时出现过一个“先进单位”,曾被《人民日报》誉为“共产主义第一村”,红极一时,轰动一时。四十年过去了,面对过去的灾难,聪明的作家大都选择了遗忘,李应该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要把记忆写出来,为历史留一份证词。于是就有了《公字寨》这部长篇小说。

    这部小说其实写得很老实,传统的全知视角和写实手法,注重人物形象的刻画,通过行为和心理彰显个性,这一切都不时髦。小说没有迭起的悬念,没有复杂的情感纠葛,更没有三角恋、多角恋之类当下文坛吸引读者眼球的惯技。因为李应该不需要那些,他目的明确,只是要把沉积在记忆中的往事讲出来,而且讲明白。至于他所讲的,也不过是平平常常一群人,既无英雄壮举,亦无神怪梦幻。然而,这一切在小说中呈现出来,却有一种朴素的力量,让你一旦走近,即被吸引,往返其中,欲罢不能。因为它通过一个山村各色人物的命运,还原了一段历史,再现了一个处于狂欢状态的人间地狱。

    小说最显著的特点是真实,是直面历史、拒绝遗忘,不动声色地戳穿纸糊油漆的假面,贴近历史的真相,把父老乡亲们亲身经历的苦难岁月呈现给人们。小说真实再现了那个时代的特别状态:一方面是物质生活的极度贫困,一方面是精神状态的极度亢奋。这一现象似乎难以理解,但小说正是通过这一现象,揭示了文明被破坏、人性被扭曲的种种惨状,并且浓缩了那个时代的主要生活场景,集中了那个时代的大部分符码。所以,“公字寨”是一个象征,极大地概括了那个时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

    人类的伟大之处,在于每一个体都可能有自己的选择和创造。正因为这样,人类文明才不是僵死的,而是不断发展的。但对于建立整齐划一世界的设计而言,这却是一种严重的威胁。所以,要造就整齐划一的世界,就必需进行两方面的工作:一是消除个人独立的条件;二是消除自由思想的能力。这两方面的工作,最终又集中表现为两个相互关联的工程:一是对付人们的饭碗;二是对付人们的头脑。人类历史证明,个人只要拥有饭碗和头脑,就很难对付;只有失掉饭碗和头脑,才能惟命是从。所以,控制这两样东西,就成了实现一呼百应、万众一心、步调一致之梦的必经之途。在李应该的笔下,那个山村的人们已经被成功地改造,人情、人性、人欲都被扭曲。在“公”字大旗之下,人们“政治挂帅”、“思想领先”、“破私立公”、完全失掉了自己的头脑,人的价值、尊严和权利完全被剥夺,却兴高采烈而不自知。

  • 中国文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现实投影”、历史回望与时代的精神困境:2017年长篇小说概况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纵观2017年的长篇小说创作,虽不及2016年那般热闹,但也仍然涌现了为数不少的优秀作品,可谓精彩纷呈。而就总体创作而言,现实主义题材的书写,依然是重中之重。在此,作家们或是从现实的新闻与案件入手,去捕捉小说世界的“现实投影”;或是在斑斓的现实境遇中探询时代的病症与精神困境;而从现实抽身而去,回望历史,则或

    审美经验的重新梳理与多样开掘 2015年中篇小说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对2015年中篇小说做出精准翔实的描述,并给出总揽性质的宏观评析,恐怕是件困难的事。或许,正是这种难以概述的多元化创作态势,潜伏着中篇小说创作的某种生机,尽管这种迹象还不那么明显,但在审美形态多元化的意义上见证了中篇文体的健康生长。说实话,与往年相比,2015年中篇小说创作并无惊人的变化,尽管由于政治文化气

    《天漏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鳖之足以立四极”,赵本夫的长篇小说《天漏邑》以《列子·汤问》开篇,说任何东西都有破绽的,而小说里天漏村就是天空的一个破绽。在他这里,天漏村无疑是一个奇怪的村子,它的前身是舒鸠国的都邑。在天漏村三千多年的历史上,死于雷劈的有一万八千多人。正是因

    “经济人”的生成与限度——《芙蓉镇》与“新时期”人性论的起源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古华的《芙蓉镇》(《当代》1981年第1期)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新时期”小说。其中蕴含有“经济的事实”:“这部作品内容的真实性和深刻性还在于:它是从‘经济的事实’入手,对极左路线和封建主义进行揭批的。”《芙蓉镇》中除了显在的政治经济学内容,更能读出潜在的政治哲学意味。但是无论是经济的因素还是政治的因素,其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