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作者: 杨利慧 浏览次数:29
摘要:  2014年笔者接连发表两篇论文,赋予“神话主义” ( mythologism )概念新的意涵和使命。笔者将对自己重新阐释“神话主义”这一概念的前因和后果进行梳理,希冀了解其理论脉络及背后的学术追求。毋庸置疑,文化产业的兴盛、新兴电子技术的发展不但没有促成神话的消亡,反而造成了神话的复兴和神话主义的广泛流行,尤其青年人越来越依赖电子媒介来了解神话传统。拙文《当代中国电子媒介中的神话主义》对中国神话在电子媒介中呈现的主要形式、文本类型、生产特点以及艺术魅力进行了总体梳理和归纳,并指出:神话主义不仅是技术发展、媒介变迁的产物,作为当代大众媒介制造和传播的对象。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作者: 杨利慧

    2014年笔者接连发表两篇论文,赋予“神话主义”(mythologism)概念新的意涵和使命。这是笔者近年来不断学习和思索的结果,它受到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民俗学领域的一些转折和新的研究取向的深刻影响。笔者将对自己重新阐释“神话主义”这一概念的前因和后果进行梳理,希冀了解其理论脉络及背后的学术追求。

    一、以往的“神话主义”和“新神话主义”

    英语世界中“神话主义”(mythologism)最早何时出现,似已无法确知,但无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它的用法多样、随意,缺乏明确统一的限定。对“神话主义”一词较早予以认真学术研究和限定的是前苏联神话学家叶·莫·梅列金斯基(Yeleazar Meletinsky)。在《神话的诗学》一书中,他将作家汲取神话传统而创作文学作品的现象称为“神话主义”,认为文学和文艺学中的神话主义,为现代主义所特有,其首要观念是确信原初的神话原型以种种“面貌”周而复始、循环不已;作为现代主义的一种现象,神话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产生于对资本主义文化危机的觉察以及对社会震荡的反应。但这一概念在学界的影响似乎有限,并未得到进一步深入阐发和广泛运用。

    几乎同时,“新神话主义”(Neo-mythologism)一词也被提出并日益引起关注。查阅《神话的诗学》中译本,会发现梅氏只在个别地方使用了“新神话主义”一词,且似乎并未对“神话主义”和“新神话主义”严格区分。但在梅氏之后,西方文学艺术创作和批评领域运用“新神话主义”概念似更为多见。中国学者叶舒宪自2005年后也对新神话主义兴起的社会背景、心理动因、表现形式、体现的西方价值观及其对中国重述神话文艺的启示进行了详细介绍和阐发,强调作品中对前现代社会神话想象(“神话”往往被赋予了非常宽泛的涵义)和民间信仰传统的回归和文化寻根,在价值观上反思文明社会,批判资本主义和现代性。

    神话主义与新神话主义在根本上并未有实质性差异,但简单地以为“新神话主义”是比“神话主义”更新潮、更前沿的理论概念完全是一种误解。笔者研究遗产旅游以及电子媒介中对中国神话的挪用和重建时,放弃采用“新神话主义”一词,最主要原因一是在“新神话主义的标志性作品”中,传统的神话叙事往往被稀释,甚至完全无影无踪;二是阐释者对其中“神话”元素的发现和建构往往带有过于强烈的主观色彩。而经过重新阐释的“神话主义”与“新神话主义”既有联系也有一定区别:二者在反思神话传统在当代社会中的建构和生命力上有共同的追求,但就与神话本体的距离而言,新神话主义显然走得更远。在对这两个概念的辨析、选择和再阐释上,笔者持民俗学的立场。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二篇 热点话题

    2014年,笔者曾接连发表两篇论文——《遗产旅游语境中的神话主义——以导游词底本与导游的叙事表演为中心》[※注]《当代中国电子媒介中的神话主义》,[※注]重新赋予“神话主义”(mythologism)这个以往含义模糊、使用纷繁的概念以新的意涵和使命。这是我近年来不断学习和思索的结果,它显然受到了学术界、特别是世界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第八届代表大会暨2014年会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014年10月召开的中国民俗学会第八届代表大会暨2014年年会,是中国民俗学在新的形势下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开幕式上,第七届理事会对学会与学科发展作了回顾。第八届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国民俗学会新一届理事会。年会分组进行学术研讨,共有240余名学者发表了220余篇论文。这些论文反映了中国民俗学当下研究的动态和未来趋

    “民俗文本”的意义与边界——作为“文化实践”的口头艺术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该文试图基于语言学、符号学以及语言人类学对于“文本”的思考,追问“民俗文本”的界限,同时考察获得“民俗文本”之“意义”的可能性,反思民俗学(考察)“意义”问题的局限性。一 符号学中“文本” 20世纪以来,以纯粹语言学的方式去理解“文本”的方法已经被抛弃,学者们开始尝试把“文本”还原到“交流事件”本身。受

    民俗与民族主义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民族主义,作为近现代发展起来的意识形态与社会政治实践,其与地方性的传统文化、民间文化有着密切的关联。无论是民族主义塑造的民族认同,还是民族主义进行的社会政治实践,都需要借助、征用本土的传统文化资源,根据不同时代社会语境的需要,通过发掘、梳理历史谱系,重新阐释民族传统的神话、英雄人物、象征物、历史记忆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