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多长算是长”:论史诗的长度问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作者: 朝戈金 浏览次数:48
摘要:  在民间文艺学领域,史诗是一个文类,就如神话、传说、故事、歌谣等也都是叙事文类一样。蒙古史诗专家仁钦道尔吉认为,蒙古史诗也经历了从单篇史诗(普遍比较短小) ,逐渐发展为串联复合史诗(普遍中等篇幅)和并列复合史诗( 《江格尔》 《格斯尔》等大型史诗)的。《亚鲁王》在内容上是创始史诗、迁徙史诗和英雄史诗的某种融合,在形式上是东郎一人或几人在夜间守灵时唱诵,在功能上具有“指路经”的作用,是当地苗族群众死后必有的仪式。蒙古史诗群落中的科尔沁史诗被称作“变异史诗” ,就是这种有益的尝试— —它是非典型形态的史诗。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多长算是长”:论史诗的长度问题
    作者: 朝戈金

    在民间文艺学领域,史诗是一个文类,就如神话、传说、故事、歌谣等也都是叙事文类一样。只不过史诗是特意强调篇幅的文类,这一点与散文体的神话、传说和故事等都不同。不过,诚然史诗作为一个文类可以与故事等文类并列,但与其他文类相比较,史诗又是一个特殊的文类——它既是一个独立的文类,又是一个往往含纳和吞噬其他文类的文类。史诗文类不是一个静止的和高度自洽的现象,口传史诗尤其不是。

    史诗的篇幅问题是外在形式问题,但从辩证法角度看,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引起质的转化。史诗一般被认为是长篇的,但所谓长篇的下限应该是多少呢?劳里·杭柯是少数几个谈论这个问题的学者。他斟酌并转述了在口传史诗长度方面最为宽容的学者爱德华·海默斯的说法——海默斯认为口头史诗是一种广义的叙事诗歌,其长度普遍应超过200到300诗行。不过,杭柯并不太赞成海默斯的看法,认为这个标准是太低了,为单一情景的叙事诗以及民谣类的叙事样式堂而皇之地进入史诗领地大开方便之门。杭柯有些犹豫地说,他愿意提出1000诗行作为史诗这个重大文类的“入门标准”,但他随后也说口头诗人可能会压低这个标准。

    在笔者看来,口头史诗的长度问题,从来就不容易搞清楚,因为长短是相对的。在一首口头史诗中,修饰策略或繁或简,就可以给篇幅带来巨大的差异。这是大量田野报告已经证明的。那么,无论设定的门槛是多少诗行,都会出现过了门槛则升格为史诗,不及则降格为叙事诗的后果。这会带来很大的困扰。

    根据主要从德国发端的“歌的理论”,长篇叙事诗大都是由较为短小的歌逐渐汇聚形成的。这个说法得到一些材料的支持。例如,根据黄宝生先生转述奥利地梵文学者温特尼茨的观点,印度大史诗《摩诃婆罗多》的成书时代“在公元前四世纪到公元四世纪之间”。根据梵文专家的研究,这部大史诗是由一些相对比较短小的部分,在几百年间逐渐汇聚为大型史诗的。蒙古史诗专家仁钦道尔吉认为,蒙古史诗也经历了从单篇史诗(普遍比较短小),逐渐发展为串联复合史诗(普遍中等篇幅)和并列复合史诗(《江格尔》《格斯尔》等大型史诗)的。蒙古史诗的发展演变史也印证了口传史诗这一明显的生长过程,也就是篇幅逐渐增大的过程。在当代仍然处于传承活跃阶段的不少口头史诗传统,可以看做是仍处于“生长期”的史诗,如藏族《格萨尔》,持续有新的诗章涌现出来。基本可以这样说,对于仍处于流传中的史诗而言,由于其篇幅远未固定下来,以篇幅衡量它的努力就是徒劳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陈岗龙教授荣获“2014年度中国民俗学奖·青年学术奖”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014年10月10日至15日,中国民俗学会第八届代表大会暨2014年年会开幕式上举行了“中国民俗学奖·青年学术奖(2014年度)”颁奖仪式。“中国民俗学奖”是中国民俗学会设立的最高学术奖项。“中国民俗学奖·青年学术奖”专项奖励45岁以下青年学者的学术成果,每年奖励一项成果。2014年度的“中国民俗学奖·青年学术奖”是学会

    民族历史在歌声中存续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3年走访拍摄,9个少数民族、11部长篇叙事诗,采集内容包括彝族创世史诗《梅葛》、彝族的撒尼语叙事长诗《阿诗玛》、阿昌族的创世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云南民族传唱艺术”项目,以现代音像技术记录下这些歌声中的传奇,让历经世事流转的民族历史在现代时空里绵延不息。民族传唱保护迫在眉睫 云南是全国民族种类最多的

    民族文学研究

    来源: 中国民族研究年鉴1993 \ ·学科研究进展概况·

    1993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的热点仍在于史诗与神话,其研究论文的数量与质量都优于其他领域,相对地说,民间故事传说、诗歌、作家文学等等的研究没有取得大的、突破性的成绩。据不完全统计,全年在全国各级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共有千余篇。一、民族文学理论的研究 民族文学理论的研究,多年来一直是一个薄弱点,本年内关于这方

    叙事与话语建构:《格萨尔》史诗的文本化路径阐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格萨尔》史诗是一个文本内容浩瀚、话语结构复杂、文类形态多样、传承方式众多,并以跨境、跨民族、跨文化圈流传的宏大叙事传统。但回溯数百年、甚至1000年前在它形成之初,与众多的民间叙事故事一样,似乎是一个脱胎于历史故事(以历史为题材),而以“传奇”形式流传在民间的故事,它具有片段性、零散性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