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重建集体性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作者: 刘大先 浏览次数:114
摘要:  从90年代陆续命名的新写实主义、新历史主义、 “分享艰难” 、 “日常生活审美化”等话语来看,催生了体制性的官方主导性文学、精英严肃文学、大众文学的三分格局。我所说的“集体性”是要从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封闭圈中走出,重新让文学进入到历史生产之中,个人不再是游离在现实之外的分子,而是通过文学联结现世人生的零碎经验,恢复与发明历史传统,重申对于未来的理想热情,营造总体性的规划,建构共通性的价值。因为, “纯洁性”本身与政治脱不了关系,但另一方面文学“有自己的政治,或更确切地说有其特定的元政治” , “文学就是真实的生活,是为我们治疗爱情虚构和政治虚构的误解的生活” 。》2015年 4期,全文9000字,李煜华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重建集体性
    作者: 刘大先

    讲述今天的“中国故事”,首先要认识今天的“中国”。从苏东剧变的国际冷战格局转化开始,1990年代的中国日益进入到市场经济主导的发展与建设之中,这种变化体现在思想与文化上就是1980年代以来的精英启蒙与理性主体的“态度的同一性”内部发生分化,出现了保守主义、民族主义、新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等多元并起,且相互争扰不休的局面。这种流动、变易的中国现实,充满种种难以一言以蔽之的复杂性、变化性和丰富性。但是反映在文学上却吊诡地出现了某种同质化和单一性的局面。从90年代陆续命名的新写实主义、新历史主义、“分享艰难”、“日常生活审美化”等话语来看,催生了体制性的官方主导性文学、精英严肃文学、大众文学的三分格局。然而,这种多元与分裂只是表象,事实上不同的立场、价值与美学观念,迅速在消费的动力和市场的牵引下形成了一种替代性的隐秘意识形态。也就是说,在面对中国现实的复杂与多变时,“中国故事”的讲述却被化约了。

    这种新型的文学意识形态就是以颠覆崇高、跨越雅俗,拆解已经日益僵化的政治意识形态一体化,进而强调日常生活、民间经验、身体欲望、个人主义与碎片化,体现在美学形态上就是犬儒主义的升级及其向全社会范围的蔓延,告别革命、远离理想、戏谑解构、张扬欲望成为文学书写的主流。这固然具有解放与张扬人性的性质,让原先被遮蔽和禁锢的身体、欲望获得了自由,却也要付出代价,那就是它可能一方面被资本所牵引,从而让文学变成了金钱和市场的奴隶,这使得它与自己的自由诉求背道而驰;另一方面在丧失了更广阔的关怀之后,文学只能成为貌似独立的散兵游勇,那种试图从中寻求突破的审美自足话语为导向的“纯文学”在实际上成为自我放逐的另一种说辞,不再有人关心。这两方面都主体性的颓败。

    这样的“中国故事”是虚假的中国故事,或者至少是片面的。如同有论者发现,“在一系列社会实践当中,主体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弥散,但是意识的领域里并没有提供相应的思想工具以勾勒这种状态”。全球化虽然没有取消民族国家的思考模式,却让整个世界结构系统愈加复杂,思想必须穿透实体性的国家观念才有可能获得新的生机,它需要在流动的状态用一种机能性的思维方式重新审视与塑造中国主体的实际存在。

    面对形形色色的个人主义、和以群体性为表象而实质不过是消费群氓变体的个人主义,我想可以重新打捞集体性的遗产,重建当代中国的集体性。这种集体性与早先政治意识形态一体化的那种集体主义有区别又有联系,原先的集体主义有着社会主义改造与建设时期的“新社会”与“新人”的诉求,那种乌托邦冲动试图塑造一种“新文化”,这种新文化的主体具有高度的政治同一性和蓝图式规划。在当时的文学实践中,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个体与集体的统一,即个体与集体密不可分地联结起来,从而具有了乐观、昂扬和充满信心的未来感。但它的缺陷也是一目了然的,即它混淆了个人的私密生活与集体的公共生活,因而取消了个体的独特性,不可避免会导致同质性对于个人性的压抑。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马克思与意识形态批判的三重维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文摘要

    马克思在意识形态概念发展史上的贡献为西方学者所公认。正如汤普森所说的,“马克思的著作在意识形态概念史中占有中心地位。由于马克思,这个概念获得了新的地位,成了一种批判手段和新的理论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20世纪之后形成的三种主要的意识形态批判维度:哲学的、社会学的和美学或文学批评的批判维度都与马克思有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九届学术年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学术会议

    2016年10月22日—23日,中国当代文学年会第十九届学术年会在西安召开,会议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主办,西北大学文学院、中国文艺评论(西北大学)基地承办。本届年会以“中国故事与中国精神——从新时期到新世纪的文学”为会议的总议题,下设“大学文学教育的价值与困境”、“新媒体文学的生产与接受”、“当代文学的传统与

    《我在霞村的时候》的经典化历程

    来源: 延安文艺研究年鉴2015-2016 \ 第四篇 观点摘编

    丁玲延安时期创作的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几经沉浮,成为文学经典,牵涉到政治语境的变动、权力话语的参与、历史机缘的耦合以及经典秩序的认定等多方因素。它从产生到逐渐经典化的过程,无疑是漫长而复杂的。它的经典地位的奠定,不仅仅取决于文本自身的艺术价值和审美品格,更有赖于外在的文化权力和意识形态的建构,是一

    《汉魏六朝文史论衡》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著评介

    本书集作者多年沉潜研究之所得,内容丰富,宏观与微观结合,纵论汉魏六朝时期的国家意识形态、文化变迁及其与文学创作的深层关系,勾索人物史迹、析论文学作品、考评珍稀文献。全书共分为三篇:上篇为“国家意识形态与文化创造”,力求由对以帝王为代表的封建王统和以儒家为主要代表的教统的关系的整体把握,揭示国家意识形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