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中西正义观溯源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作者: 邓晓芒 浏览次数:52
摘要:  “正义”二字连用,在中国现代为多,中国古代则通常单用一个“义”字,主要是儒家讲得多。偶尔也有“正义”连用的,如荀子《正名》中说: “正利而为谓之事,正义而为谓之行” ,其中, “正”字显然是用来修饰“义”的附加字,是指正直地循义而行。那么,什么是中国古代讲的“义”呢?上面讲的主要是中国古代儒家对“义”的理解,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正统的理解。墨家的创始人墨翟最初是孔子的信徒,后来背离孔子而另创一家,但对“义”的理解基本上还是沿用了孔子的,只不过取消了孔子的义和利的对立,反过来把义奠立在利的基础上,带有某种实用功利的倾向。古希腊的正义则是“一切美德的总汇” ,是一切道德的核心,只有它是可以与神相通的。
作者简介:  作者系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中西正义观溯源
    作者: 邓晓芒

    一 中国先秦的“义”

    “正义”二字连用,在中国现代为多,中国古代则通常单用一个“义”字,主要是儒家讲得多。最为耳熟能详的是孔子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孟子的“舍生而取义”,最为人不齿的则是“见利忘义”。偶尔也有“正义”连用的,如荀子《正名》中说:“正利而为谓之事,正义而为谓之行”,其中,“正”字显然是用来修饰“义”的附加字,是指正直地循义而行。孟子说:“义,人之正路也。”(《孟子·离娄上》)循义而行就是行得正,否则就是歪门邪道。

    那么,什么是中国古代讲的“义”呢?许慎《说文解字》中关于义说得很简单:“義,己之威儀也,从我从羊”。清代训诂大师段玉裁解释说,古时“义”与“仪”互假,但今人用“义”字已不只是“威仪”的意思,“義之本训谓礼容各得其宜。礼容得宜则善矣。”“义”(或繁体“義”)的意思,自古以来就是“宜”。如《管子·心术上》:“君臣父子人间之事,谓之义。……义者,谓各处其宜也。”《中庸》也讲:“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何谓“宜”?戴震《原善》卷下:“义者,人道之宜,裁万物而与天下共睹,是故信其属也。”就是以“人道”之“合宜”裁决万物,而得天下之共识和共信。所以“宜”通“谊”(友谊、情谊),是指人与人的关系中的“合适”“适宜”,并因而(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中)能推广于万物。“义者,万物自然之则,人情天理之公。”(朱舜水《舜水文集·杂说》)这就需要一定的为人处世的知识,非贤者不能,所以《中庸》讲,与“仁者”的“亲亲为大”不同,“义”需要的是“尊贤为大”。通常讲孔子重仁,孟子重义,也因为孔子立足于自然亲情,孟子则更喜欢通过讲道理将这种情感推而广之,使之成为天下之正理大道。但这两者其实又是相通的,孟子讲的道理主要还是情理,它基于人的“四端”:“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告子上》),仁义礼智,无逃乎情理。而情理之合适,所谓“合情合理”,就是“宜”,就是“义”。所以孟子反对告子的“仁内义外”之说,认为仁和义都是“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告子上》)。就是说,义取决于我的主观中良知良能的感受,我“心”里觉得合适(合“宜”)的,那就是义。

    尽管如此,义和仁比较起来,又毕竟更加注重合适的外在效应,并且成为衡量人的行为的外部标准。就是说,我心里之所以觉得合适,正是由于在我的设想中这种行为也适合于他人,或与他人“相宜”。所以,义固然出自于我心,但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以我设想我出自内心的这种做法同样也和别人的内心相适合,我凭自己的主观就可以作出能够被他人承认因而具有普遍客观性的判断。因此,和仁比起来,义带有一种外部要求的味道。由义所引申出来的一系列词汇也都表明了这一点,如“义务”“仗义”“义不容辞”“义无反顾”“见义勇为”“义重如山”,等等。甚至还派生出来意味着假借的、外来的、附加的等含义,如“义父”“义子”“义齿”“义肢”,等等。可见“义”本身的意思绝不只是内心的主观感觉,而是内心所感到的客观标准或原则。钱穆说:“仁偏在宅心,义偏在应务。仁似近内,义似近外。此后孟子常以仁义连说,实深得孔子仁礼兼言、仁知兼言之微旨。”[※注]正因为如此,仁、亲更偏重内心道德情感;义、礼则更偏重外部行为规范,乃至政治制度设计。所以人们通常习惯于说“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因为孝悌之亲是“仁之本”,君臣之间虽无亲,但有由孝悌仁心外显推广而来的礼和义。就此而言,“义”和“仪”(礼仪)倒的确有意思上的相通之处,它们都是外在的行为规范。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苏格拉底的再次起航:柏拉图《王制》疏证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译著举要

    “再次起航”是古希腊航海术语,指的是当风停止时,航行于海上的水手就会拿起桨,不依靠外力帮助,而仅凭自己的力量继续航行。按照伯纳德特的阐述,“再次起航”构成了苏格拉底哲学思考的核心。该著以逐节的形式对柏拉图的《王制》进行评注。作者认为,《王制》本身就构成了对美、善以及正义所作出的“再次起航”式的分析。

    中西正义观之比较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论文荟萃

    中国传统正义观除了昙花一现的墨家之外,主要是儒家对“义”的宣扬和阐释,它相对于“仁”更偏重外在的制度设计。但其根源仍是内心情感上的——“合宜”,以及立足于自然亲情之上的天经地义的等级关系——“礼”。与此相对照,古希腊的“正义”的特点,一是强调公平或一视同仁;二是强调对不公平的惩罚、不徇私情;三是在人

    “亚里士多德德性伦理学”国际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六篇 学术活动

    参加人员:牛津大学查理斯(D.Charles)教授、莱顿大学德哈斯(F.A.J.deHaas)教授、乌得勒支大学泰勒曼(T.Tieleman)教授、北京大学吴天岳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廖申白教授、山东大学谢文郁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刘玮副教授等主办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莱顿大学哲学系共同举办时间:2014年5月27日—5月28日地点:

    古典正义论:柏拉图《王制》讲疏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该著选取柏拉图的《王制》为研究对象,以古典政治哲学的基本范畴为疏解的依据,围绕“正义”展开分篇的疏解。全书分为“正义三论”、“不义之鉴”、“何为正义”3个部分共计10章。该著在研究方法上的基本出发点是结合现代学术模式和古典研究的传统范式。作者力图证明:与现代“正义论”不同,古希腊的“正义”不是“论”,而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钱穆:《论语新解》,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年版,第94页。
删除章海山:《西方伦理思想史》,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9—30页。
删除北京大学哲学系:《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7页。
删除当代美国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所谓“无知之幕”就是对这种形象的理论化,他由此而建立起“作为公平的正义”。
删除英语的fairplay(汉语曾音译为“费厄泼赖”)指遵守游戏规则,即博弈双方的机会平等。但博弈的公平在中国只被视为小技,不能称作大义。中国人的大义必须“顾大局,识大体”,也就是牺牲公平。
删除北京大学哲学系:《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21页。
删除北京大学哲学系:《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26页。
删除北京大学哲学系:《古希腊罗马哲学》,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28、29页。
删除参见《柏拉图全集》第2卷,王晓朝译,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77—315页;参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961页,对这几种正义观的归纳。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2卷,第324页。
删除列奥·施特劳斯、约瑟夫·克罗波西主编:《政治哲学史》,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9页。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2卷,第325页。
删除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2卷,第777页;参见《柏拉图全集》第2卷,第409—411页。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3卷,王晓朝译,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32页。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3卷,王晓朝译,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55页。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3卷,第365页。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3卷,第651页。
删除《柏拉图全集》第3卷,第678页。
删除列奥·施特劳斯指出:“《法律篇》的终点也就是《理想国》的起点。”见所编《政治哲学史》第87页。
删除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2卷,第1108页。
删除《亚里士多德全集》VIII,苗力田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96页。
删除罗尔斯的“作为公平的正义”概念正是着眼于这种区别而提出来的。
删除《亚里士多德全集》VIII,第100页。
删除这种定量化的做法一直影响到后来的古典政治经济学和马克思的《资本论》。
删除参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3卷,第963—964页。
删除《亚里士多德全集》VIII,第109页。
删除参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3卷,第972页。
删除参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3卷,第1085页。
删除参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3卷,第1086页。
删除参见汪子嵩等《希腊哲学史》第3卷,第108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