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经济年鉴2016年 >>文献详情

2015年国际投资学综述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16 >> 第五篇 国际投资学 作者: 王碧珺 李曦晨 浏览次数:105
摘要:  2015年国际投资学研究有以下五大热点。一,企业异质性(尤其是生产率异质性) 、制度、套利动机和洗钱对国际直接投资的影响。国际直接投资对母国贸易(出口规模、出口技术复杂度)和产业转移的影响。国际直接投资异质性制度影响绩效治理。结果显示,聚集不经济不仅没有起到分散FDI的作用,反而使FDI区域差异不断扩大。结果显示,整体来看,对外直接投资促进了母国服务出口技术复杂度的上升,这种促进作用在发达国家更为明显,而对发展中国家没有显著影响。结果显示,整体来看,沿海地区FDI对内陆地区经济增长有负面影响,其中南部沿海地区的结果和整体相同,而北部和东部沿海地区的FDI对内陆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
作者简介:  王碧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助理研究员,wangbijun@cass.org.cn。 李曦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在读硕士生,1357668101@qq.com。作者感谢匿名审稿人的建设性意见,并自负文责。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2015年国际投资学综述
    作者: 王碧珺 李曦晨

    【内容提要】2015年国际投资学研究有以下五大热点。一,企业异质性(尤其是生产率异质性)、制度、套利动机和洗钱对国际直接投资的影响。二,国际直接投资对母国贸易(出口规模、出口技术复杂度)和产业转移的影响。三,国际直接投资对东道国环境、生产率、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四,国际直接投资的绩效,如跨国公司的知识转移、母国的政治关系与政府干预、投资模式与经验。五,全球投资治理,主要是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调整和构建,以及双边投资协定的问题和前景。此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跨国资本流动和全球治理问题研究中得到一些应用。

    【关键词】国际直接投资 异质性 制度 影响 绩效 治理

    一、国际直接投资的决定因素

    国际直接投资决定因素的研究,是指哪些因素显著决定了企业在该东道国进行投资,以及投资规模。这些因素既包括东道国的因素,也包括母国的因素。2015年的研究文献主要从企业异质性、母国制度因素、东道国制度因素、套利动机和洗钱、网络外部性和其他因素的角度,对国际直接投资的决定因素进行分析。其中,企业异质性和制度因素是最主要的研究方向,企业生产率是异质性企业研究的主要视角,而套利动机和洗钱则是研究国际投资决定因素的一个较为独特的角度。其他因素中,主要包括了FDI对ODI的影响,企业出口和ODI的选择,以及官员交流和传染病对国际直接投资的影响。

    (一)企业异质性

    企业生产率对投资决策的影响是异质性企业研究的主要视角。蒋冠宏(2015)发现,不论东道国收入水平高低、投资动机、企业类型、企业是否出口,企业生产率越高越有可能进行对外直接投资。此外,对高收入国家投资的企业的生产率,不一定比对中低收入国家投资的企业的生产率高。所有投资动机中,技术研发型企业的生产率最高,而在市场寻求型企业中,商贸服务类企业的生产率低于当地生产类企业。最后,企业生产率越高,投资目的国可能性越大。此特点在中低收入目的国中并不显著,投资低收入国家数目的多少并不能凸显企业生产率的高低。[※注]

  • 世界经济年鉴2016年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章节:《世界经济年鉴2016》 \  第五篇 国际投资学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4年国际投资学综述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15 \ 第五篇 国际投资学

    提要:论文从5个方面梳理和评述了2014年国际投资国内外研究动态,包括如下议题:国际投资的决定因素,国际投资对母国的影响,国际投资对东道国的影响,全球投资治理,国际投资的适度规模和国际投资的绩效评估。2014年国际投资领域的研究文献,呈现出在微观上更加细化,在宏观上更多重视制度变量影响的研究特征。关键词:国际

    2014年国际投资学最佳论文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15 \ 第五篇 国际投资学

    一、国际投资学最佳中文论文 (一)TOP10榜单 国际资本流动的驱动因素: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的比较张明、肖立晟(2014),《世界经济》,第8期。 经济转型是否促进FDI技术溢出:来自23个国家的证据陈丰龙、徐康宁(2014),《世界经济》,第3期。 全球资本流动逆转:新兴市场经济体如何应对?杨农(2014),《国际经济评论

    国际投资学年度进展综述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14 \ 国际投资学

    一、跨境直接投资 (一)境外直接投资(ODI) 2013年对外直接投资方面的研究围绕理论进展、决定因素分析和海外投资影响等方向不断推进。一个日益重要的研究方向是利用微观层面的数据来分析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国内、国际影响(葛顺奇、罗伟,2013;蒋冠宏等,2013)。而在传统的用国别数据分析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区位分布及其决

    国际经济与国际贸易

    来源: 中国经济学年鉴2014-2015 \ 第三篇 论文荟萃

    【从需求面转向供应面:我国吸收外商投资的新趋势】裴长洪《财贸经济》2013年第4期 18千字从经济学意义上分析,以往我国吸收外商投资的理念主要是基于需求方面的考虑,是为了增强资本形成能力、扩大投资需求、加速经济增长而大力吸收外商投资。在我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增速”阶段,在这个理念指导下的招商引资政策和利用外

世界经济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蒋冠宏(2015):“企业异质性和对外直接投资——基于中国企业的检验证据”,《金融研究》,第12期。
删除宫旭红、蒋殿春(2015):“生产率与中国企业国际化模式:来自微观企业的证据”,《国际贸易问题》,第8期。
删除朱荃、张天华(2015):“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存在‘生产率悖论’吗——基于上市工业企业的实证研究”,《财贸经济》,第12期。
删除周茂、陆毅、陈丽丽(2015):“企业生产率与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进入模式选择——来自中国企业的证据”,《管理世界》,第11期。
删除刘军、王恕立(2015):“异质性服务企业、沟通成本与FDI动机”,《世界经济》,第6期。
删除Tanaka,K.(2015).Firm Heterogeneity and FDI in Distribution Services.
删除序贯投资: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扩张并非简单的一次性行为,而是由多个投资选择构成的一个决策序列,而企业在这个过程中的每次决策都要根据前期投资的结果获取新的信息,并据此做出最优的当期决策,这也就形成了具有前后关联性的企业序贯投资行为(Guillen,2002)。Guillen,M.F.(2002).Structural Inertia,Imitation,and Foreign Expansion:South Korean Firms and Business Groups in China,1987-95.
删除刘慧、綦建红(2015):“异质性OFDI企业序贯投资存在区位选择的‘路径依赖’吗”,《国际贸易问题》,第8期。
删除刘军(2015):“企业异质性与FDI行为:理论研究进展综述”,《国际贸易问题》,第5期。
删除冀相豹、葛顺奇(2015):“母国制度环境对中国OFDI的影响——以微观企业为分析视角”,《国际贸易问题》,第3期。
删除制度能力:指企业为获得潜在利益而适应制度环境、建立和运用与制度参与者的关系、改变现行制度或者创造新制度的能力。
删除黄胜、叶广宇、周劲波、靳田田、李玉米(2015):“二元制度环境、制度能力对新兴经济体创业企业加速国际化的影响”,《南开管理评论》,第3期。
删除杨建清(2015):“对外直接投资的区域差异及决定因素研究”,《管理世界》,第5期。
删除韩剑(2015):“母国服务业发展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影响——基于OECD国家数据的实证研究”,《财贸经济》,第3期。
删除王碧珺、谭语嫣、余淼杰、黄益平(2015):“融资约束是否抑制了中国民营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世界经济》,第12期。
删除刘莉亚、何彦林、王照飞、程天笑(2015):“融资约束会影响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吗?—基于微观视角的理论和实证分析”,《金融研究》,第8期。
删除邱立成、杨德彬(2015):“中国企业OFDI 的区位选择——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比较分析”,《国际贸易问题》,第6期。
删除杨娇辉、王伟、王曦(2015):“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区位分布的风险偏好:悖论还是假象”,《国际贸易问题》,第5期。
删除投资比较优势是指中国对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经济体的投资存在比较优势。因为与这些经济体的本土企业相比,中国企业的资本密集度更高,企业管理水平也相对更高。
删除孟醒、董有德(2015):“社会政治风险与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区位选择”,《国际贸易问题》,第4期。
删除潘镇、金中坤(2015):“双边政治关系、东道国制度风险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财贸经济》,第6期。
删除余官胜(2015):“东道国金融发展和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基于动机异质性视角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3期。
删除张海亮、齐兰、卢曼(2015):“套利动机是否加速了对外直接投资——基于对矿产资源型国有企业的分析”,《中国工业经济》,第2期。
删除Karolyi,G.A.& Taboada,A.G.(2015).Regulatory Arbitrage and Cross-Border Bank Acquisitions.
删除许荣、徐星美、计兴辰(2015):“中资银行国际化的价值效应:源于市场机会还是监管套利?——来自中国资本市场的证据”,《金融研究》,第9期。
删除梅德祥、李立恒、高增安(2015):“基于洗钱视角的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研究”,《南方经济》,第3期。
删除吴亮、吕鸿江(2015):“网络外部性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区位选择的影响”,《财贸经济》,第3期。
删除范兆斌、杨俊(2015):“海外移民网络、交易成本与外向型直接投资”,《财贸经济》,第4期。
删除王疆、何强、陈俊甫(2015):“种群密度与跨国公司区位选择:行为惯性的调节作用”,《国际贸易问题》,第12期。
删除范红忠、周启良、陈青山(2015):“FDI 区域分布差异的市场机制研究——来自中国287个地级以上城市的经验证据”,《国际贸易问题》,第4期。
删除杨校美(2015):“吸引外资能促进对外投资吗——基于新兴经济体的面板数据分析”,《南方经济》,第8期。
删除Seidel,T.(2015).Foreign Market Entry Under Incomplete Contracts.
删除吕朝凤、陈霄(2015):“地方官员会影响FDI的区位选择吗——基于倍差法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5期。
删除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2006).
删除Ghosh,S.& Renna,F.(2015).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mmunicable Diseases and FDI Flows: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删除乔晶、胡兵(2015):“对外直接投资如何影响出口——基于制造业企业的匹配倍差检验”,《国际贸易问题》,第4期。
删除姜宝、邢晓丹、李剑(2015):“对外直接投资对服务出口技术复杂度的影响——基于跨国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9期。
删除杜威剑、李梦洁(2015):“对外直接投资会提高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吗——基于倾向得分匹配的变权估计”,《国际贸易问题》,第8期。
删除陈俊聪(2015):“对外直接投资对服务出口技术复杂度的影响——基于跨国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12期。
删除袁东、李霖洁、余淼杰(2015):“外向型对外直接投资与母公司生产率——对母公司特征和子公司进入策略的考察”,《南开经济研究》,第3期。
删除刘海云、聂飞(2015a):“对外直接投资对服务出口技术复杂度的影响——基于跨国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10期。
删除刘斌、王杰、魏倩(2015):“对外直接投资与价值链参与:分工地位与升级模式”,《数量经济研究》,第12期。
删除杨振兵(2015):“对外直接投资、市场分割与产能过剩治理”,《数量经济研究》,第12期。
删除刘海云、聂飞(2015b):“中国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的空心化效应研究”,《中国工业经济》,第4期。
删除冷艳丽、冼国明、杜思正(2015):“外商直接投资与雾霾污染——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国际贸易问题》,第12期。
删除聂飞、刘海云(2015):“FDI、环境污染与经济增长的相关性研究——基于动态联立方程模型的实证检验”,《国际贸易问题》,第2期。
删除韩永辉、邹建华(2015):“引资转型、FDI 质量与环境污染——来自珠三角九市的经验证据”,《国际贸易问题》,第7期。
删除白俊红、吕晓红(2015):“FDI 质量与中国环境污染的改善”,《国际贸易问题》,第8期。
删除原毅军、谢荣辉(2015):“FDI、环境规制与中国工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基于Luenberger指数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8期。
删除彭星、李斌(2015):“贸易开放、FDI与中国工业绿色转型——基于动态面板门限模型的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1期。
删除Girma,S.,Gong,Y.,Görg,H.& Lancheros,S.(2015).Estimating direct and indirect effects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on firm productivity in the presence of interactions between firms.
删除罗伟、葛顺奇(2015):“跨国公司进入与中国的自主研发:来自制造业企业的证据”,《世界经济》,第12期。
删除周霄雪、王永进(2015):“跨国零售企业如何影响了中国制造业企业的技术创新?”,《南开经济研究》,第6期。
删除赵广川、郭俊峰、陈颖(2015):“我国FDI流入的经济效率分析——基于地级市动态面板数据模型”,《南方经济》,第9期。
删除杨红丽、陈钊(2015):“外商直接投资水平溢出的间接机制:基于上游供应商的研究”,《世界经济》,第3期。
删除陈钊、杨红丽(2015):“解开FDI 垂直溢出效应之谜——产业链的视角”,《经济社会体制比较》,第1期。
删除Damijan,J.,Kostevc,Č.& Rojec,M.(2015).Growing Lemons or Cherries?Pre and Post-acquisition Performance of Foreign-Acquired Firms in New EU Member States.
删除Braguinsky,S.,Ohyama,A.,Okazaki,T.& Syverson,C.(2015).Acquisitions,Productivity,and Profitability:Evidence from the Japanese Cotton Spinning Industry.
删除王恕立、滕泽伟(2015):“FDI流入、要素再配置效应与中国服务业生产率——基于分行业的经验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4期。
删除胡德宝、苏基溶(2015):“外商直接投资、技术进步及人民币实际汇率——基于巴拉萨—萨缪尔森模型的实证分析”,《金融市场》,第6期。
删除王明益、毕红毅、张洪(2015):“外商直接投资、技术进步与东道国出口产品结构”,《世界经济文汇》,第4期。
删除Liu,X.,Gou,Q.& Lu,F.(2015).Do Inland Provinces Benefit from Coastal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China?.
删除Lu,C.,Kuan,T.& Liu,C.(2015).Spatial Spillovers from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Evidence from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in China.
删除Kamal,F.(2015).Origin of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Firm Performance:Evidence from Foreign Acquisitions of Chinese Domestic Firms.
删除Peluffo,A.(2015).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Productivity,Demand for Skilled Labour and Wage Inequality:An Analysis of Uruguay.
删除劳动力转移效应:FDI流入东道国以后,为了吸引当地劳动力就业会提供高于内资企业的工资,这样劳动力,尤其是高素质劳动力会从内资部门逐渐流向外资部门,从而在东道国劳动力市场上产生一个工资差距。技术溢出效应是指FDI进入东道国以后,外资部门通过产品交换、劳动力流动和技术转让与嫁接等途径,对内资部门的劳动力素质、技术水平和管理体制等产生影响,从而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
删除周云波、陈岑、田柳(2015):“外商直接投资对东道国企业工资差距影响”,《经济研究》,第12期。
删除韩民春、张丽娜(2015):“中国制造业FDI撤离的就业效应和应对政策的效果”,《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第9期。
删除蔡宏波、刘杜若、张明志(2015):“外商直接投资与服务业工资差距——基于中国城镇个人与行业匹配数据的实证分析”,《南开经济研究》,第4期。
删除张志明、崔日明(2015):“服务贸易、服务业FDI 与中国服务业工资水平——基于行业面板数据的经验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8期。
删除葛顺奇、罗伟(2015):“跨国公司进入与中国制造业产业结构——基于全球价值链视角的研究”,《经济研究》,第11期。
删除Franco,C.& Weche Gelübcke,J.P.(2015).The Death of German Firms:What Role for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删除王晶晶、张昌兵(2015):“新经济地理学视角下服务业FDI对服务业集聚的影响——基于面板分位数回归方法分析”,《国际贸易问题》,第11期。
删除逯建、杨彬永(2015):“FDI 与中国各城市的税收收入——基于221个城市数据的空间面板分析”,《国际贸易问题》,第9期。
删除Erel,I.,Jang,Y.& Weisbach,M.S.(2015).Do Acquisitions Relieve Target Firms’ Financial Constraints?
删除Wang,J.& Wang,X.(2015).Benefits of foreign ownership:Evidence from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China.
删除张华容、散长剑(2015):“FDI 配置效率的影响因素及其门限特征——基于中国制造业数据的实证分析”,《国际贸易问题》,第7期。
删除王健、谢长安(2015):“论当代西方跨国公司对我国经济主权的影响”,《马克思主义研究》,第11期。
删除康青松(2015):“跨国公司知识转移、网络与绩效的关系研究:基于吸收能力和进入方式的交互模式”,《国际贸易问题》,第4期。
删除Yang,L.& Zhang,J.(2015).Political Connections,Government Intervention and Acquirer Performance in Cross-border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an Empirical Analysis Based on Chinese Acquirers.
删除贾镜渝、李文、郭斌(2015):“经验是如何影响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成败的——基于地理距离与政府角色的视角”,《国际贸易问题》,第10期。
删除熊彬、马世杰(2015):“中国对柬埔寨投资企业绩效及其影响因素实证研究”,《国际贸易问题》,第9期。
删除石静霞(2015):“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再构建及中国的因应”,《中国社会科学》,第9期。
删除陈兆源、田野、韩冬临(2015):“双边投资协定中争端解决机制的形式选择——基于1982—2013年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定的定量研究”,《世界经济与政治》,第3期。
删除石岩、孙哲(2015):“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动因、难点及前景展望”,《现代国际关系》,第6期。
删除凯思林·奇米诺·以撒(2015):“中美、美印之间的BIT谈判”(沈仲凯编译),《国际经济评论》,第6期。
删除沈斐(2015):“资本内在否定性框架中的跨国资本和全球治理”,《马克思主义研究》,第3期。
删除卡尔·波兰尼提出“双重运动”理论,认为社会是由双向运动所支配:一种是,自由市场的不断扩张和自我调节最终会导致社会与自然环境的毁灭。另一种是,反向而生的人类社会自我保护,以预防经济“脱嵌”。这两种运动互不相容又互生互存,共同支配社会的发展。而在马克思看来,波拉尼所谓的社会“反向”运动,正是资本内在否定性逻辑的外在表现。无论是经济自由扩张还是社会自我保护,无论是“脱嵌”还是“反脱嵌”,都由资本的内在否定所推动。
删除向东、张睿、张勋(2015):“国有控股、战略产业与跨国企业资本结构——来自中国A股上市公司的证据”,《金融研究》,第1期。
删除王淑娟、孙华鹏、崔淼等(2015):“一种跨国并购渗透式文化整合路径——双案例研究”,《南开管理评论》,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