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接续民间文学的伟大传统——从实践的内容—目的论到形式—目的论的哥白尼革命

摘要:  民间文学—民俗学学者之所以充满信心,坚信小学科能够做出大学问、回答大问题,乃是因为,民间文学—民俗学学者,在民间文学的纯粹实践形式和内在实践目的— —也就是民间文学先验的纯粹发生条件和绝对存在理由,也就是民间文学的先验传统和先验理想— —中。唯当我们设想了一个作为实践主体(即“自由主体”暨“本体” )的民间文学,我们才有可能在对民间文学的理性信仰和道德情感中,去思考他的纯粹实践形式和内在的自由目的(不然,我们就会满足于对作为对象的民间文学现象的经验性直观和概念性认识[ ※注] ) 。人(类)为自己设想、设定的先验理想(也就是先验传统)就是一个我们并不愿意在其中生活的、没有爱的非人的社会。
作者简介:  吕微: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接续民间文学的伟大传统——从实践的内容—目的论到形式—目的论的哥白尼革命
    作者: 吕微

    民间文学—民俗学学者之所以充满信心,坚信小学科能够做出大学问、回答大问题,乃是因为,民间文学—民俗学学者,在民间文学的纯粹实践形式和内在实践目的——也就是民间文学先验的纯粹发生条件和绝对存在理由,也就是民间文学的先验传统和先验理想——中,发现了现代社会及未来社会的根本依据(根据)和原初法则(原则)。尽管上述形式—目的、条件—理由、根据—原则、传统—理想,并不直接显现于民间文学现象的经验性直观表象中,也就是说,通过民间文学现象,上述形式—目的、条件—理由、根据—原则、传统—理想统统不能被经验性地直观和表象,但是,这些形式—目的、条件—理由、根据—原则、传统—理想却仍然构成了经验性地被直观、被表象的民间文学现象的基础或前提。于是悖谬的是,即便人们只是或然(偶然)地生活在民间文学的现实性中(人凭借其自由意志可以任意地承认或否认民间文学),却必然且已然(实然)地被抛入、被卷入了民间文学的理性信仰和理智情感的道德实践的可能性中。以此,被抛入民间文学,就是被卷入人自身在理性(逻辑)上最原始的存在方式,从而返回到人自身纯粹实践理性信仰的道德情感的起源或开端,也就是返回到康德所云人作为人自身在时间中作为当下“结果的存在”。以此,被抛入、被卷入民间文学就是成为自由主体,成就自由人格,而成为自由主体、成就自由人格也就是人类的天命:先验地被要求成为一个有理性的道德信仰和道德情感的“宗教的人”,[※注]从而成就康德所云“纯粹实践理性信仰”的道德情感的“实践的爱”。于是在民间文学中,纯粹实践理性信仰的道德情感的“实践的爱”,也就始终指向了人类传统和人类理想中“享太平”[※注]的“好生活”,[※注]即人自身通过民间文学而表象和表达的自身存在的先验必然形式和纯粹应然目的:先验传统中的先验理想——反过来说也是一样——先验理想中的先验传统,在历史上(时间中)必然可能的“摹本”或“复本”,[※注]即,根据“公共伦理条件”而“模拟[的]公民社会”,以了民间文学未了的心愿,并完成其未完成的方案。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民俗学:一门伟大的学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当每个民俗学者扪心自问:他们研究的是什么时?答案往往莫衷一是。因为即使以民间文学为专业,也无法确定研究者会把它当作是一门谋生的活计,或是一种可供把玩的兴趣,甚或是一项志业。人们可能与它相遇,匆匆一瞥就擦肩而过;或投以凝望,却倍感失望,最终默然离去。吕微历经14年打磨而成的这本书——《民俗学:一门伟大的

    返回民间文学的实践理性起点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现代民间文学或民俗学学科从德国浪漫派那里获得了内在目的和实践意志,即在把不同地区、不同族群的民间文学或民俗看作手段的同时也看作目的,它们不仅有社会功能,也有自身的目的和价值。对于世界范围的民间文学或民俗学而言,德国浪漫派的实践科学仍然是一项未被充分理解和领会、更没有被充分展开和实现的任务。因此,民间

    接续民间文学的伟大传统——从实践民俗学的内容目的论到形式目的论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只有不断进行现象学的双重悬搁并对马克思式的认识论加以先验论现象学的方法论改造,我们才能从实践的立场上把民间文学及其研究看作双重主体并且区分其外在的经验性目的(自然动机)和自身内在的先验目的(自由动因),进而通过反证法还原出民间文学的发生与存在“在理性中的原因”或“理性上的起源”。民间文学先验的发生条

    民间文学:转向文本实践的研究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民间文学的文本一直是中国学者关注的核心问题,它不仅关乎对民间文学特有属性的认识,也直接决定着民间文学田野调查的实践原则和判定标准。21世纪以来,随着表演理论和口头—程式理论的系统引进以及本土化研究的不断深入,中国学者对民间文学文本的认识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而且出现了由文本返回语境的重要转向。但一些基本的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涂尔干:《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渠东、汲喆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6页。
删除高丙中:《日常生活的现代与后现代遭遇:中国民俗学发展的机遇与路向》,载《民间文化论坛》2006年第3期,收入高丙中《日常生活的文化与政治——见证公民性的成长》,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版,第55页。
删除户晓辉:《民间文学的自由叙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6页。
删除[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韩水法译,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45—46页。
删除“还原民间文学和人的实践主体身份。”参见户晓辉《民间文学的自由叙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5页。
删除“我们的‘实践研究’重点关注的并非民间文学的这些被误用和滥用的现象,而是作为实践主体的民间文学自身的‘命令’和本质要求。因为只有民间文学自身的‘命令’和本质要求才是民间文学的实践研究需要追寻的必然知识。那些偶然的和随兴所至的现象并非实践研究应该逗留的地方。”第160页。
删除“对话不等于爱。”参见户晓辉《民间文学的自由叙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17页。“我把你挂在嘴上不一定就是把对方看作你,我可能嘴里说你而心里想的是他或它。”参见户晓辉《民间文学的自由叙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1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