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正义、基本善品与公共理性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作者: 韩水法 浏览次数:53
摘要:  这篇论文将分析和考察正义与基本善品的关系,以及这两者与公共理性的关系,由此揭示有关公共性的主流话语的特征和存在的问题。普遍的正义观念是现代的— —这一点是清楚的,尽管基本善品的认定方式不同,从而基本善品的项目不同,普遍的正义观念在性质上也会发生变化,从而形成不同类型的普遍性的正义原则。特殊的正义观念同样也因为善品项目的不同而各有分别,秉持特殊正义观念的各种政治共同体也因此有其各种不同的类型,从雅典的民主政体到中国郡县制国家。它还有一个重要的功用,就是用来分析从特殊正义观念主导的政治共同体向普遍正义观念主导的政治共同体的演变。
作者简介:  作者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正义、基本善品与公共理性
    作者: 韩水法

    这篇论文将分析和考察正义与基本善品的关系,以及这两者与公共理性的关系,由此揭示有关公共性的主流话语的特征和存在的问题。

    在现代社会,一种正义观念与基本善品在两个基本方面直接相关:其一,基本善品的分配方式,其二,基本善品项目的认定。正义观念并不一般地与社会善品相关,因为出于不同的欲望、爱好和习惯,善品在不同的人们那里具有相当不同的意义和判定标准。

    如前面所说,善品概念不同于自由权和权利,因为它泛指形形色色被人们认为好的事物,而这些事物之所以被认为好并不是出于一个统一的标准,而是出于不同的标准和爱好,因此在不同的人那里对善品就有分歧颇大的判断,甚至彼此冲突和矛盾的判断,有如审美的判断。诚然,善品概念包含自由权和权利,后者自然也属于好的事物或好的东西的范畴。不过,自由权和权利乃是一种政治善品——虽然它们的效用遍及其他领域——而与其他性质的善品区别开来,比如财富、健康和美貌。自由权和权利也可以列出一长列的清单,因而在不同的政治共同体那里人们对它们的选择会有差异。鉴于它的基础性和根本性的特征,正义规范无法将所有被人们视为自由权和权利的内容都纳入宪法保护的项目之内,因此,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遴选出那些最基本的而最可以普遍化——这当然要以实践的乃至技术的可能性为前提——的项目的措置就是必须的和无可回避的。而这些被遴选出来的根本性的自由权和权利就被称为基础自由权和权利。基本善品与基础自由权和权利在这里看起来似乎是重复的,不过是以不同的名词来指称相同的事物。这在一定的意义上是正确的,因为两者之间有部分的重合。但是,它们在内容和范围方面还是区分的。基本善品的范围大于基础自由权和权利,基础自由权和权利一定属于基本善品的范畴,但并非所有的基本善品的项目都等于基础自由权和权利。比如,在罗尔斯那里,将财富和收入与基础自由权和权利(basic rights and liberties)一并列入基本善品。基本善品概念的提出以及它之得到人们的关注这一事实表明,正义观念在现代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展,自由主义通过吸纳其他渊源的主张而拓展了自身。而这一做法也造成了自由主义自身的内在冲突。与此相关,在这里基本善品是从正义的角度来讨论的,因此,善品在这里被剔除了道德的属性,而只是限制在人们公认为好的东西这个范围内。

    前面所说的正义观念与基本善品的直接关系,是从界定正义概念着眼的。出于这样的考虑,基本善品可以从如下两个维度来考察:第一,从当代的观点来考察当时哪些事物被人们认为是普遍所欲的而必须的;第二,从当时的观点来考察哪些事物是当时人们普遍所欲而必须的。这是两种不同的观点——虽然仅仅是历史的观点——而它们之间的重大差别就在于判别基本善品的标准是不同的,从而,被视为和归入善品的事物也就不同,乃至是根本对立的。诚然,差别主要体现在善品的性质和种类,比如在古代世界,特权、地位、荣誉和财富等被视为善品;而在严格的意义上这些项目与现代同类的善品的性质和所指是大不相同的——所谓同类或者仅仅意指表面上的相似性。造成这种意义和所指差别的关键,不在于这些善品的内容,而在于这些善品的分配方式。这就是说,这些善品在人们之中的分享程度。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罗尔斯的平等分配正义理论及其当代启示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分配正义问题一直是理论界争论的焦点之一,这种争议从亚里士多德时代起一直延续不断。直到今天,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人们都在进行不断的探索,试图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罗尔斯关于分配正义的思想虽然不能彻底解决这一难题,但其理论可以说是分配正义理论中重要而有价值的理论之一。一、罗尔斯的平等分配正义原则 所

    国际正义:公共理性的界限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民主

    在中国和德国共同讨论“公共领域”问题的学术讨论会上,双方代表可以依据各自的思想资源和社会现实发表论文。我首先要指出,这样的方法可能不会有实际效果。比如,早在先秦时期,中国政治思想中就有公私之辩。韩非子从词源上说:“背私谓之公,公私相背也。”[※注]他认为君王一人之利为公,代表全国的利益;以君王以外的所

    正义理论导引:以罗尔斯为中心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该著考察了罗尔斯正义理论的形成过程,并联系当代西方其他主要的正义理论观点,探讨了罗尔斯理论中道德优先、正义优先的特征,揭示了其正义原则中蕴含的内在冲突,以及他对正义原则的证明方法的特点和局限,最后还梳理了对他的主要批评和他的回应与发展。作者期待通过这种历史的和逻辑的展示,不仅把握住罗尔斯正义理论的基

    阿马蒂亚·森的“正义理念”评析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3 \ 第三篇 论文摘要

    阿马蒂亚·森在2009年推出一部新著《正义的理念》。该书中,他提出了一个新“理念”:政治哲学家思考正义问题的方式,必须切合社会实践的最紧迫需要,而这意味着应该摒弃约翰·罗尔斯所代表的那种旨在建构某种“完美正义”理想的“先验制度主义”理论进路,转向一种以识别和剪除现实世界中各种“明显不正义”为目标的理论进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