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民俗主义”及其差异化的实践

摘要:  “民俗主义”曾经是国际民间文化研究领域的关键词,围绕这一关键词的学术争论直接导致了国际民间文化研究领域的范式转型。然而不同国家因历史与现实环境不同,在而对自身传统文化时所采取的态度也自然不尽一致,其“民俗主义”及其相关研究便呈现出国际性的差异。这种国际性的差异有助于反思当前“民俗主义”话语的霸权性。综上, “民俗主义”这个术语最好被定义为功能性的,即对作为民族的、地域的或者国族的文化象征之民俗的有意识的应用。
作者简介:  王杰文: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民俗主义”及其差异化的实践
    作者: 王杰文

    “民俗主义”曾经是国际民间文化研究领域的关键词,围绕这一关键词的学术争论直接导致了国际民间文化研究领域的范式转型。然而不同国家因历史与现实环境不同,在而对自身传统文化时所采取的态度也自然不尽一致,其“民俗主义”及其相关研究便呈现出国际性的差异。这种国际性的差异有助于反思当前“民俗主义”话语的霸权性。

    一 “民俗主义”与文化工业

    作为一个带有批判性意味的描述性的(而非分析性)术语,“民俗主义”把德国民俗学引向了文化的政治与政治经济学,引向了文化霸权与文化抵制的问题,引向了对民俗学机制化的历史、民俗学理论化实践的历史的自我反思,最终导向了德国民俗学总体上的范式转型。然而,德国民俗学界围绕“民俗主义”的思考在提升其理论水平的同时,却又有意无意间窄化了其讨论的范围。

    二 “民俗主义”与政治操纵

    在以苏联为首的东欧诸国,“民俗主义”主要是由政府支持的。在国家意识形态的笼罩下,东欧诸国的“民俗主义”研究过多地聚焦于官方话语指导下生产出来的文化产品,却极少去考察产生这些“民俗主义”形式的权力结构与过程。不过也有例外,如马克·阿扎多夫斯基。

    三 “民俗主义”与“今天的民俗”

    较之德国,中欧民俗学家是在中立的意义上使用“民俗主义”这一术语的。他们十分注意清理学科领域里不同概念之间的界限,如“当代的民俗”和“今天的民俗”等。

    四 “民俗主义”与“文化研究”

    在北欧民俗学家看来,民俗主义,伪民俗,民俗的商业化、政治化以及民俗学研究本身都是民俗的“第二生命”,民俗研究不可能外在于“民俗主义”,他们很早就积极地、自觉地,带着自我反思的意识投入到“民俗主义”的洪流当中。

    五 “民俗主义”与“现代民俗学”

    日本民俗学家从德语界引进“民俗主义”这一术语,只是推动了固有的有关“都市民俗学”或者“现代民俗学”的思考,加快了日本民俗学研究范式转型的步伐。事实上,日本民俗学家的研究实践远远超出了他们为“民俗主义”所界定的范围。某种意义上,日本民俗学界有意忽略了“民俗主义”的政治性与传统性意味,客观上削弱了这一术语可能具有的分析性潜力。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民俗文本”的意义与边界——作为“文化实践”的口头艺术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该文试图基于语言学、符号学以及语言人类学对于“文本”的思考,追问“民俗文本”的界限,同时考察获得“民俗文本”之“意义”的可能性,反思民俗学(考察)“意义”问题的局限性。一 符号学中“文本” 20世纪以来,以纯粹语言学的方式去理解“文本”的方法已经被抛弃,学者们开始尝试把“文本”还原到“交流事件”本身。受

    民俗与民族主义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民族主义,作为近现代发展起来的意识形态与社会政治实践,其与地方性的传统文化、民间文化有着密切的关联。无论是民族主义塑造的民族认同,还是民族主义进行的社会政治实践,都需要借助、征用本土的传统文化资源,根据不同时代社会语境的需要,通过发掘、梳理历史谱系,重新阐释民族传统的神话、英雄人物、象征物、历史记忆

    “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二篇 热点话题

    2014年,笔者曾接连发表两篇论文——《遗产旅游语境中的神话主义——以导游词底本与导游的叙事表演为中心》[※注]《当代中国电子媒介中的神话主义》,[※注]重新赋予“神话主义”(mythologism)这个以往含义模糊、使用纷繁的概念以新的意涵和使命。这是我近年来不断学习和思索的结果,它显然受到了学术界、特别是世界民俗学

    “神话主义”的再阐释:前因与后果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2014年笔者接连发表两篇论文,赋予“神话主义”(mythologism)概念新的意涵和使命。这是笔者近年来不断学习和思索的结果,它受到20世纪60年代以来世界民俗学领域的一些转折和新的研究取向的深刻影响。笔者将对自己重新阐释“神话主义”这一概念的前因和后果进行梳理,希冀了解其理论脉络及背后的学术追求。一、以往的“神话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