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汉语哲学的现状与未来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热点聚焦 作者: 韩骁 浏览次数:30
摘要:  汉语哲学:方法论的意义韩水法— — 《学术月刊》 2018年第7期,第5 — 24 + 31页。至此,我们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否定性的结论:不具有欧式形式语法的汉语不是哲学语言,或者说,它不适合于做哲学,是不能用来从事哲思的。如果说合法性讨论更多是在中国哲学圈内展开,虽然其中也不乏西方哲学研究者的参与,但西方哲学及其研究者主要是提出问题并促成这场讨论,那么关于汉语哲学的可能性的讨论则主要是在西方哲学圈展开,虽然也不乏中国哲学研究者的参与。汉语哲学也不是把西方哲学看作自己的对立面并与其对决的哲学,一种成熟的汉语哲学不是标榜地域特殊性的哲学,不是作为西方哲学反题的哲学,它不是哲学的例外或者对哲学的重新定义。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汉语哲学的现状与未来
    作者: 韩骁

    汉语哲学:方法论的意义韩水法——《学术月刊》2018年第7期,第5—24+31页

    作为一个新兴的哲学领域,汉语哲学关涉形而上学、认识论、语言哲学、语言科学、脑科学和逻辑等学科,以及哲学翻译和东亚传统哲学等。如果再将视野扩大,那么人们可以看到,不同文明和不同宗教之间的交流、理解,彼此之间共同点和差异的探讨和发现,亦落在汉语哲学的关切之内。在这些角度和方式之中,方法论就是重要的一个问题。这就是说,汉语哲学,除了其他的意义之外,它同时就是一种方法论。

    汉语哲学可以从广义和狭义两个方面来理解。从广义上来理解,汉语哲学既关涉哲学各类基本的和专业的问题,也从事传统哲学的重新阐释。笔者认为,汉语哲学的核心在于研究和处理从汉语哲学着眼而从这些学科和方向中揭示和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它们直接与形而上学、认识论和语言哲学等相关。这样来理解的就是狭义的汉语哲学,所研究和处理的问题都相对专业亦即技术化。

    汉语哲学方法论的意义和效果揭示了一个新视野。不过,与科学范式不同,汉语哲学并没有提供根本不同的原理、方法和理论。它只是通过汉语哲学这一着眼点揭示了先前不为人所知或被人忽略的哲学的一些层面和领域,一些重要的方式和问题。

    然而,即便如此,作为一种新视野,一种新的方法,人们以此考察先前所熟知的现象和哲学问题时,这些熟知的现象和古老的问题就会别开生面,展现出独特的性质。比如,长期为“Being as being”或“Sein”的问题困扰的人们,如果考虑到现代哲学不再讨论这个问题,而且现代科学也不再支持这样的哲学追问时,我们的思考方向就不应当一再追问,汉语哲学在先前的时代遗漏了什么,而是应指向如下的方向:这个问题的哲学意义局限在什么样的范围,甚至在人类认识的历史上是否为多余的劳作,尽管是有益的无用功。当然,我们也可以追问,在历史上印欧语系的哲学之中,它为什么是不可避免的。这里可以断言,在古代,汉语哲学所思考和表达的存在及其秩序与印欧语系若干语言所思考和表达的存在及其秩序之间的区别,分别受到了语言本身的结构和形态的影响,于是,这种差异在哲学上就导致了相当不同的理论现象。

    人们经常提出如下一个问题:在语言学之外,语言哲学为人们对语言的理解提供了其他什么帮助或知识?语言哲学家的回答或有差异,但无论如何都会指向一个中心,这就是语言的意义。那么,人们就会追问,难道语言学就不考察和研究语言的意义吗?语言哲学的主流观点会提出如下的区别,语言学并不关注语言或句子的意义的真假问题,而后者正是语言哲学的中心课题。

  • 中国哲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哲学研究杂志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9》 \  热点聚焦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现代西方哲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89 \ 研究状况和进展

    【现代西方哲学研究概述】 A Survey of Researches on Modern Foreign Philosophy 1988年,现代西方哲学的研究又取得新的进展,无论在广度和深度方面都有所开拓和深化。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在语言哲学方面,1988年出版了《语言哲学名著选辑》《英美语言哲学概论》等专著以及许多篇研究弗雷格、维特根斯坦、逻辑实证主

    西方哲学的中国研究:思想风险及其应对方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0 \ 论文荟萃

    在中国研究西方哲学,单纯依赖西方哲学的中文译本往往会使思想误入歧途;西方哲学中的一些概念区分往往不容易在汉语中妥善安置;西方哲学中有些与西方语言和文化难解难分的问题和概念,尤其不容易显示其在汉语世界的意义。西方哲学研究所蕴含的这些思想风险,尽管很难完全避免,却应该妥善应对,比如读者对译本须谨慎选择、

    哲学是否可以翻译?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9 \ 学术前沿

    2004年10月,法国出版了一部不同寻常的哲学词典,其标题为《欧洲哲学词汇——不可译者的词典》(以下简称为《词典》)。[※注]该书不同寻常处之一是,作为“不可译的哲学语汇”的词典,它至今已经或正在被翻译成英语、葡萄牙语、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乌克兰语、罗马尼亚语、意大利语等十多种语言。在它的影响下,“哲学翻译

    用“存在”翻译being的合法性不能剥夺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4-2005 \ 论文荟萃

    西方哲学传入中国以后,在汉语本身发生剧烈变化的文化环境中,中国学者已经比较习惯用现代汉语词汇“存在”对译英文exist(名词existence),同时也用“存在”翻译英文being。近年来,用“存在”翻译being的合法性受到强烈的质疑。这样的争论有助于中国学者在中西哲学互参、互动、互释、互译的背景下深入理解和把握西方哲学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