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密告伦理

摘要:  近年,由于维基解密的政治成功以及爱德华·斯诺登的突出案例,密告成为公共争论的常见词汇。笔者将从所谓政治密告的一般定义开始,然后通过斯诺登的个案来举例说明这个概念。将政治密告理解成合法实践的最好方式是在公民不服从传统中对它进行阐释,这一点笔者还会论证。以笔者看来,可以分别从自由派和共和派[ ※注]对公民不服从的两种阐释来对斯诺登的行动进行辩护。当然,笔者最后也会质疑斯诺登揭秘事件的世界政治维度。笔者的主张是:对全球公众的误解误导了共和派对世界性政治密告正当性的证明,对斯诺登揭露事件正当性的证明,应该聚焦于全球正义的先锋原则之上。
作者简介:  作者系德国卡塞尔大学哲学系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密告伦理
    作者: 亨宁·哈恩 汤明杰

    近年,由于维基解密的政治成功以及爱德华·斯诺登的突出案例,密告成为公共争论的常见词汇。对一些人来说,密告者定义了一种英雄反抗的新类型;对另一些人来说,他们代表的是对公共安全产生巨大威胁的叛国者。那些同情政治密告者的人倾向于侧重民主进程,并强调全球公众作为隐秘(且常常不正当)政策之矫正者的角色。而另一方面,密告实践的反对者们则认可一般性机密政策具有更大的必要性,或者捍卫为了特定国家利益而进行的政策隐瞒。

    作为应用伦理的一个案例,对密告的评估极为有趣,它是一种充满悖论且诸多规范层面相冲突的实践。笔者只能在本文中试图解答其中的某些挑战。笔者的主要目标是探讨以爱德华·斯诺登为例之密告形式的正当性。笔者将从所谓政治密告的一般定义开始,然后通过斯诺登的个案来举例说明这个概念。笔者在文中的主要部分将展开三条辩护路线。如其所示,证明政治密告的正当性,既不是纯粹的原则问题,也不是个体行动主义视角上的一种权衡过程。将政治密告理解成合法实践的最好方式是在公民不服从传统中对它进行阐释,这一点笔者还会论证。以笔者看来,可以分别从自由派和共和派[※注]对公民不服从的两种阐释来对斯诺登的行动进行辩护。当然,笔者最后也会质疑斯诺登揭秘事件的世界政治维度。笔者的主张是:对全球公众的误解误导了共和派对世界性政治密告正当性的证明,对斯诺登揭露事件正当性的证明,应该聚焦于全球正义的先锋原则之上。

    “密告”是一个相对新鲜的术语,尽管它将一个惊人的事业表现成一个已然明确的政治行动类别。但这种行动意味着什么?它是如何与其他形式的政治反抗和抗议相对立而被定义的?一些新近的著述已经提出了详尽的区别。彼得·B.贾布所引入的定义可谓最全面充分,笔者以下定义从中借取了很多要素:[※注]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正义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公民社会中的宗教:罗伯特·伍斯诺的多维分析模式述评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论文

    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宗教社会学研究逐步突破了世俗化理论的桎梏,从更为宽广的视角考察宗教与现代社会的关系问题。其中,把宗教及其组织视为现代公民社会的组成要素,在公民社会论域下探讨宗教与经济、政治及公民社会本身的关系,是近年来的学术热点之一。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普林斯顿“宗教研究中心”(Center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与“公民教育”关系的争论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4 \ 第四篇 热点聚焦

    近年来,“公民教育”的研究成为当前探究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教育的热门话题。其中,有人提出,应当用新的、“中性的”的“公民教育”替代旧的、有强烈意识形态性的“思想政治教育”。因为“公民教育具有较强的中性色彩,它不是强调为哪个阶级、哪个政党培养‘接班人’,而是为社会培养下一代(公民)”,这样有助于克服“政

    “伦理学研究前沿”第六届论坛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六篇 学术活动

    参加人员:来自上海社会科学院、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师生20余人主办单位:上海市伦理学会与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时间:2014年5月28日地点: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主要议题:公民国家认同的政治伦理条件——兼论现代公民教育余玉花教授通过阐释公民与国家的法律关系与伦理关系,提出了国家认同是公民

    思想政治教育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3 \ 第三篇 学科建设

    一 研究概况 2012年,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以深入学习贯彻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和十八大精神为契机,在继续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重点关注思想政治教育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一)学科建设稳步发展 当前,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建设着眼时代特征,立足不断发展的实践,认真总结学科建设的经验,主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笔者是在政治理论中的参与路径的意义上使用“共和派”这个术语,不应与政党相关的政治术语相混淆。
删除cf.P.B.Jubb,“Whistleblowing:A Restrictive Definition and Interpretation”,in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1,1999,pp.77-94.比较贾布的定义:“密告是一种非义务性的有意披露行为,密告者拥有或曾经拥有某组织的数据或信息进入特权,其所披露的是在该组织控制之下其真实、疑有或涉嫌的并非无关紧要的非法活动或不正当行为,被披露内容抵达公众,朝向某个具有矫正不正当行为可能性的外部实体。”(Jubb,1999,p.78)
删除cf.N.Dandekar,“Can Whistleblowing be Fully Legitimated?A Theoretical Discussion”,in Business Ethics.A Philosophical Reader,ed.by T.I.White,New York:Macmillan,1999,pp.556-568:p.558.
删除(参见笔者之后的论证)cf.W.E.Scheuerman,“Whistleblowing as Civil Disobedience.The Case of Edward Snowden”,in Philosophy and Social Criticism 40,2014,pp.609-628:p.614.
删除L.Lindblom,“Dissolving the Moral Dilemma of Whistleblowing”,in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74,2007,pp.413-426:p.413.
删除希瑟拉·博克认为:“可能的密告者必然是将其服务公共利益的责任与其对同事及其工作机构的责任相比照来权衡的。”(S.Bok,“Whistleblowing and 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in Ethical Theory and Business,ed.by T.Beauchamp & N.Bowie,Englewood Cliffs:Prentice Hall,1988,pp.292-299:p.293.)
删除L.Lindblom,2007,p.423.
删除但是这种揭露必须是以负责任的方式:告知责任不能否定对无辜者或秘密行动者的保护。例如,当维基解密2011年不再防护消息源和敏感信息时,他们就开始了政治上不负责任的行为。
删除J.Rawls,“Definition and Justification of Civil Disobedience”,in Civil Disobedience in Focus,ed.by H.A.Bedau,New York:Routledge,1991,pp.103-121:p.104.
删除J.Rawls,A Theory of Justice,Revised Edition,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9,p.335.
删除对于合理社会,不遵从既不必要也不合理;对于不合理社会,不遵从采取公开抵抗的形式。
删除cf.J.Rawls,1999,pp.335-346;R.Dworkin,Taking Rights Seriously,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7;J.Feinberg,“Civil Disobedience in the Modern World”,in Humanities in Society 2,1979,pp.37-60.
删除J.Rawls,1999,p.336.
删除Scheuerman,2014,p.612.
删除笔者这里不涉及不服从的合法行为是否需要(同等地)接受惩罚的问题。一般来说,笔者赞同罗纳尔德·德沃金(Dworkin,1977)的观点,即合理的公民不服从可以从轻发落。
删除cf.W.Smith,“Civil Disobedience and the Public Sphere”,in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19,2011,pp.145-166.
删除从统计上来说,斯诺登的行为只代表那些关于公民权利、隐私和国家角色分享共同观点的人群。其他公众则将其视作国家的敌人。2014年1月,一则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仍然在斯诺登是否为公众利益服务这点上意见分歧——57%的年轻人(18—29岁)赞成他的揭露,但是年龄稍大的人群(49—65岁以上)只有不到40%支持斯诺登。参见: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4/01/22/most-young-americans-say-snowden-has-served-the-public-interest/(16.04.2015)。
删除Statement by Edward Snowden to Human Rights Groups,Moscow,2013;repreinted in Scheuerman,2014,p.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