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多重思想维度中的“利他”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1
摘要:  “陌生人”的位置与“利他精神”的可能贺来《文史哲》 2015年第3期,原题为《 “陌生人”的位置— —对“利他精神”的哲学前提性反思》.不区分利他主义与道德义务,把利他主义看作人们的一种道德义务,会产生两个问题:首先,它会使人们在对利他主义顶礼膜拜时更容易逃避自己应尽的道德义务,正如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经常看到的那样。在此意义上的功利主义在本质上是利他主义的,或者更正确地说,一个人要成为真正的功利主义者,他必须具有利他主义的动机。— — 《扬州大学学报》 2015年第2期,张志祥译,作者单位:多伦多大学东亚系(谌章明选编)责任编辑冯瑞梅.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多重思想维度中的“利他”

    “陌生人”的位置与“利他精神”的可能贺来《文史哲》2015年第3期,原题为《“陌生人”的位置——对“利他精神”的哲学前提性反思》

    应确立何种伦理价值体系使“陌生人”在其中获得其应有的“位置”?这是中国现代性建构过程中所遭遇的最为严峻的价值挑战之一。在中国文化与中国社会中,“陌生人”一直被边缘化,没有获得其应有的位置。“维系着私人的道德”认为,“中国的道德与法律,都因之得看所施的‘对象’和‘自己’的关系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缩”。中国传统文化和社会的整个伦理价值体系是以直接的血缘亲族关系为中心并向外扩展而形成的。道德价值规范与血缘亲情、道德性与血缘性内在地联结在一起。如同波纹所及的距离是有限的一样,伦理关系往外类推的限度就在于:它随时随地以“自己”为中心,只有与“自己”具有血缘亲情关系,至少也是“亲近”、“熟悉”的人,才能进入自己的伦理关系网络中,“波纹”的运动离“自己”这一中心越远,其力量越小,最终消失于无形,而处于“波纹”尽头的正是“陌生人”。这种价值伦理体系积淀成一种深层的“文化心理结构”,并与中国式的“市场经济”所形成的“自我主义”相互催化和利用,从而使得寻求和确立“陌生人的位置”成为严峻挑战。“自我主义”以“自我”为中心,以自我利益的满足为最基本诉求,不把“他人”的利益与权利置于与“自我”同样重要的地位,“自我”利益与权利的满足常以伤害“他人”的利益和权利为前提条件。这种“自我主义”与传统中国文化和社会中“维系着私人的道德”之间具有深层的亲合性与一致性,而且二者相互影响与强化,使得“陌生人”的地位在我们的伦理道德价值体系中不仅没有得到切实的改善,反而变得愈加严峻。

    “维系着私人的道德”与“自我主义”之所以对“陌生人”与“他人”采取拒斥和排挤态度,根本上就在于它们所坚执的是一种“实体主义”的思想原则和“总体化”的思维定势,不同之处仅在于前者把抽象的“共同体”实体化和总体化,后者则把抽象的“自我”实体化和总体化。正是“实体主义”的思想原则和“总体化”的思维定势,在根源上阻碍了对“他人”的道德责任这一问题的提出并深入人们的自觉意识。“实体主义”和“总体主义”的思想原则及思维方式具有“求同”而“排异”的本性,对“他者”的排斥和抹杀,构成其思想底色。“维系着私人的道德”实质上就是把以“自己人”为中心的“共同体”实体化和总体化,并以此为基础而形成的道德价值体系。在“共同体”被视为抽象实体的条件下,所谓道德责任,所谓权利和义务,所谓对“他人”的真正关怀和爱心,都只在“共同体”内部才有意义。共同体外部的“陌生人”和“他者”与共同体之内的人没有“通风的窗户”,这就彻底堵塞了现代意义上的利他精神的生成。“自我主义”实质上是把“自我”实体化和总体化并以此为基础而形成的道德价值体系。“自我”成为“实体”,意味着“自我”成为了“绝对的实在”、“最终的根据”和“永恒在场”的“同一性”存在。“自我”作为“实体”,具有终极和绝对的权威性,构成了人的知识、人与世界、人与人关系的至高无上的尺度和标准。当“自我”获得了这样的地位时,必然充满“占有”和“控制”的欲望和意志,它对一切异质性和差异性因素拥有削平和宰制的绝对权威;同时,“实体化”的“自我”必然是自我中心的,因而也必然是“排他”和“孤独”的。

  • 中国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2

    章节:《中国哲学年鉴2016》 \  热点聚焦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实践优先”与道德义务的证成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论文荟萃

    如何证成道德义务,是现代道德哲学的首要问题。按照某些学者的看法,由于现代道德哲学中所预设的“道德义务”概念相对于真实的人类心理来说是不可能的,所以,现代道德哲学的全部企划本身是一个无源之见。这个观点错误地把心理现实主义当作构思“道德义务”概念的理论约束。实际上,通过重新思考彼得·斯特劳森在20世纪70年

    “伦理学研究前沿”第五届论坛

    来源: 中国经济伦理学年鉴2014 \ 第六篇 学术活动

    参加人员:来自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和上海社会科学院的师生20多人主办单位:上海市伦理学会与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伦理研究中心时间:2014年4月25日地点: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主要议题:公民道德建设及其新途径新举措新载体研究陆晓禾研究员认为,党的十八大三中全会提出“必须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

    什么是道德?:李泽厚伦理学讨论班实录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6 \ 新书选介

    该著是李泽厚先生在华东师范大学开设以“什么是道德”为主题的伦理学讨论班的授课内容和学术对话。主要内容如下:(1)李泽厚的伦理学与桑德尔的异同。他们都肯定市场的价值并反对把市场价值看成最高价值,都不满于自由主义和功利主义,但李泽厚不完全否定它们;桑德尔追求亚里士多德的美德,而李泽厚追求中国传统美德。(2

    论斯洛特的道德情感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八篇 论文荟萃

    道德究竟根源于我们的理性还是情感?西方自柏拉图以来,主流的理性主义哲学传统一直主张前者。当代著名的美德伦理学家斯洛特(Michael Slote)则主张后者。他认为人类天生的移情能力或移情反应,而不是理性或外部世界的某种原因(如幸福或效果),才是我们理解道德、辩护道德和解释道德语义的最终依据。他将这种理论称之为“

中国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