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德国人的“乡愁”与家乡文化保护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作者: 王霄冰 浏览次数:77
摘要:  1830年,他在哥廷根大学发表了题为“关于家乡之爱”的教授就职演说,其中反复提到“人民” “祖国”和“家乡” (或“传统空间” ) ,并将它们糅合在一起,并指出,语言是联结个人与家乡的纽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德国政治界和文化界开始全面“去纳粹化”和“去意识形态化” , “家乡”概念中所包含的作为血缘性与地缘性相结合的特殊共同体的这层意义遭到摈弃,但其中与地方主义相关联的内涵却得到了保留。在当代家乡文化保护机制中,一种融国家民族意识于地方情怀的健康向上的公共文化得以兴起,与此同时, “乡愁”也在各种地方小传统的延续中以及多样化的区域文化认同中得以消解。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德国人的“乡愁”与家乡文化保护
    作者: 王霄冰

    何谓“乡愁”?顾名思义,就是对于故乡的怀恋、生怕失去它的焦虑和想要留住它的希冀,以及在此之间惆怅徘徊的那样一种复杂心境。“乡愁”的产生,与社会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密不可分。人类的爱乡恋乡之情自古有之。但在古代社会,“乡愁”一般只存在于个人的情感生活层面,只有在一些非常特殊的年代,例如国家遭到外族侵略、大多数国民不得不背井离乡的年代,“乡愁”才会成为一种广泛的社会意识,表现为集体的文化记忆。工业革命之后,频繁不断的技术革新和社会结构的彻底变化加快了生活节奏和变迁速度,并使“怀旧”和“乡愁”成了一种普遍化的集体无意识行为。

    在德国,“乡愁”的普遍化与社会化过程可在“家乡”(Heimat)一词的语义转变中得到印证。自 19 世纪中期以来,原指地理和生物意义上的老家的 Heimat 被逐步地抽象化和意识形态化,更多地被用来指代德意志民族文化和精神的故乡。研究表明,德语中 Heimat 的含义在19 世纪上半叶还相对比较明确和具体,指的就是人们所生存和占有的那片土地,以及地面上的房屋和其他物质用品。随着新兴的市民阶级登上历史舞台,孕育出一些新思想和新观念,其中也包括“乡愁”和原乡意识。在19世纪中期以后的德国文学与艺术作品中,“家乡”的主题常常出现,其内涵也从原来的物质与地理的单一维度扩展到情感和精神的多重范畴,带有美好、和平的意蕴。特别是在 1848年革命失败后,一些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放弃了在国家层面的政治活动,而把兴趣转向经营地方性的民间组织,试图在乡土文化保护活动中实现自己的社会理想。崇尚地方主义和经营家乡文化一时间在德国成为一种时尚。

    19 世纪70年代,国家在政治上的统一需要有一致的民族文化认同感作为基础。“家乡”一词开始超越地方主义的范畴,而上升到了国家和民族的层次。此前受到文人、艺术家和落魄政治家们大加描绘和极力赞颂的“家乡”,不仅经常与“祖国”这一概念相等同,而且还成了“团结协作”的代名词。据考证,最早把“家乡”和“祖国”等同起来的是语言学家、《格林童话》的搜集改编者之一雅各布·格林。1830年,他在哥廷根大学发表了题为“关于家乡之爱”的教授就职演说,其中反复提到“人民”“祖国”和“家乡”(或“传统空间”),并将它们糅合在一起,并指出,语言是联结个人与家乡的纽带。

    “家乡”概念在德国承载着三个等级的共同体的归属感:农村或小城镇(地方)、主权国家和民族。在国家主义或政治民族主义高涨的时期,“乡愁”就会演变为一种意识形态,同时也会被政治所利用。特别是在纳粹统治的“第三帝国”时期,种族主义者故意在“纯粹的日耳曼种族”“美丽的家乡”和“伟大的德意志帝国”三者之间画上等号,蓄意编造了一个“血液和土壤”的神话。“家乡”一词由此也被打上了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烙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德国政治界和文化界开始全面“去纳粹化”和“去意识形态化”,“家乡”概念中所包含的作为血缘性与地缘性相结合的特殊共同体的这层意义遭到摈弃,但其中与地方主义相关联的内涵却得到了保留。战后德国被压抑的民族意识和爱国心使得国民再次把注意力转向了地方性的“小传统”,美好、和平、宁静、永恒的“家乡”又一次成为知识分子和市民阶层逃避现实的“世外桃源”。这也正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德国各地“家乡文化”得以蓬勃发展的原因之一。伴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各个地方都在挖掘和打造本乡本土的民俗与传统文化,人们对于区域史、风俗、方言和民间文学等的兴趣被当成一种事业或产业来经营。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4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中国社会的乡愁传统与现实问题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在2013年12月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提出城镇建设“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段表述与传统的官方语体颇有差异,感性而诗意。此表述一出台即引起诸多观察人士的关注,时间过去月余,尽管多方关注却并未引

    新刊简介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8 \ 哲学界概况

    (按刊名音序排列)【《德国哲学》】湖北哲 该刊由老一辈德国哲学研究专家张世英、杨祖陶、刘简言等先生创办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除聘请了洪谦、贺麟、熊伟等先生任本刊顾问外,还先后聘请了一大批外籍学者。该刊每年出版一至两辑,共出过20辑。2007年该刊复刊,由邓晓芒、戴茂堂教授任主编,张世英、梁志学、杨祖陶、王树人

    德国哲学研究的当代意义

    来源: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年度文选

    一 作为风格的德国哲学 有德国哲学吗?应当有德国哲学吗?至少两位在世界范围被视为古典学者的哲学家,费希特和海德格尔,认为一种真正的德国哲学是可能的,并且要求一种真正的德国哲学。对他们来说,真正的德国哲学有必要保留由希腊人创建的哲学,甚至有必要拯救人性。对此,他们给出了基本的语言哲学和历史哲学的理由。但

    联邦德国哲学现状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1986 \ 国外哲学见闻

    1980年7月~1984年10月,我受教育部派遣、享受德国奖学金就读于联邦德国波恩大学哲学院,主攻哲学(研究方向为“新马克思主义”),兼修德国文学和政治学,于1984年6月获得该校哲学博士学位。在那四年多时间里,我的足迹不仅遍及德语国家(联邦德国、民主德国、瑞士、奥地利和卢森堡),而且多次到英国、法国、意大利、荷兰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