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明代科举与文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作者: 郭万金 浏览次数:25
摘要:  在关于明代文学普遍的复古心态下,传统的学界观点都归结于前后七子对汉唐文学的情结,故有意追慕之,流播以下,遂开一代之风尚。若果明人不是单纯因为对汉唐文学的爱好、不是因为文学批评的某种特殊宗尚,而偏爱学习汉唐文学,而是因为对宋代文学的厌恶、元代文学的鄙视才远宗汉唐,则对于明代文学的研究便会得出大异于前代的结果。大约十年前,蒋寅在《科举阴影中的明清文学生态》一文已曾指出除了少数几位学者之外,研究界鲜有深入涉及科举与文学的关系研究: “有关科举制度和文学的关系,除了唐代有程千帆《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 、傅璇琮《唐代科举与文学》加以研究,宋元以后便无人注意。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明代科举与文学》
    作者: 郭万金

    在关于明代文学普遍的复古心态下,传统的学界观点都归结于前后七子对汉唐文学的情结,故有意追慕之,流播以下,遂开一代之风尚。然而该书却提出一个颇为有趣的观点,认为明朝社会意识在经历百年元朝的异族统治后,遂产生出追唐仿汉的“大一统”大国心理。明人的深层心理都自傲着自己的王朝乃延续了传统强国国祚,将自己身处的朝代视为继承历史上“中原王朝”的正统。由于宋朝是一个积弱之国,丧失了“中原”的掌控,“汉族”的尊严,最后更移祚于异族,所以明人在心理上厌恶宋朝。此心态投射到文学上,则变成极不愿意仿学宋人文学。这个观点十分新鲜,使我们可以从另一角度去考虑明代文学的发展过程与其中的文人心理。若果明人不是单纯因为对汉唐文学的爱好、不是因为文学批评的某种特殊宗尚,而偏爱学习汉唐文学,而是因为对宋代文学的厌恶、元代文学的鄙视才远宗汉唐,则对于明代文学的研究便会得出大异于前代的结果。事实上,学术研究对于个别作者的研究,仍有对于负面心态的研究,但一般的宏观文学史叙述中,则鲜有从这种心态来研究一整个时代的文学生态。现有的文学史多从继承、转化、变革的路向来叙述后代文学如何运用前代文学资源、前代文学资源如何影响后代。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叙述的方式容易导致僵化的范式,把一些较为明确的研究成果直接套用在所有的文学传承的研究之中,使文学史的叙述局限在找出与前代的异同,而容易忽略了每代文学的独立性及独创性。从这个角度而言,该书此一观点虽然剑指明代文学生态的生成与发展,但内在的问题却是对整个文学史书写的叩问,十分值得现今研究界参考。

    该书另一值得关注的重点是考究了科举与文学之间的关系。文学史的常识让我们清楚知道唐代有温卷、行卷的考试制度,使仕子创作有趣的故事(传奇)来寄托自己的诗作;明清之际的制义取士,使文士的思维僵化,难有创新等等的基础论述,不过更深一层的影响却甚少有人探讨。大约十年前,蒋寅在《科举阴影中的明清文学生态》一文已曾指出除了少数几位学者之外,研究界鲜有深入涉及科举与文学的关系研究:“有关科举制度和文学的关系,除了唐代有程千帆《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傅璇琮《唐代科举与文学》加以研究,宋元以后便无人注意。到社会生活愈益复杂,史料愈益丰富的明清时代,相比科举制度本身,有关科举和文学之关系的研究,显得尤其缺乏”。近年,这种情况有所改善,愈来愈多研究者开始关注科举对文学的影响,因为科举对诸生的文学创作乃至官学、书院、家塾的教育必然产生巨大的影响。单篇论文陆续发表,不过大型的、系统的研究却并不多见。郭万金此书恰恰填补了历年研究中失落的一环。研究明代文学是在怎样的历史生态中生成演变的,以及它们在整个社会文化的形成过程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虽然明代的科举考试与唐宋相比,文学的色彩减褪不少,但考核内容仍然是文学考试。考生若想中式,仍然须重视考卷的构思与辞章。科举与文学之关系的研究显然有助于我们对明代的文学创作、文学批评、文学社团以及各种文学现象做出更宏观的认识。该书从前代到明朝的教育范本的转移、科举范式的形成与影响、八股考试形式对诗歌的影响、科举对仕人的限制等五方面,综合探讨了科举与整个朝代之间在教育上各层面的相互作用,而非只局限在论述科举形式如何影响文学的窠臼。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著评介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七届年会暨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学术会议

    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和江苏师范大学共同主办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七届年会暨学术研讨会,于2012年11月24日至26日在江苏师范大学隆重召开,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张炯、会长白烨,副会长程光炜、陈晓明、孟繁华、吴思敬等来自全国各高校、科研院所、出版和传媒等单位的180余位学者和作家参加了此次学术盛会。本次会

    “现当代中国文学史书写的反思与重构”国际高端学术论坛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学术会议

    2012年12月7—9日,由武汉大学文学院、哈佛大学东亚系、《文学评论》编辑部联合主办,湖北大学文学院、三峡大学文学院协办的“现当代中国文学史书写的反思与重构”国际高端学术论坛在东湖之滨的武汉大学学术交流中心举行。来自美、法、德、韩和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地的50余名学者提交了论文,议题集中在“五四”以来现当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编年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著评介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编年》(1900—1949),五百万字,河北教育出版社2013年4月出版。冰心老人生前亲自题写书名,由卓如、鲁湘元主编,现代文学研究室王保生、刘扬体、刘福春、李葆琰、沈斯亨、张大明、卓如、桑逢康、黄淳浩、鲁湘元十位专家学者组成编委会,以他们为主并外聘部分高校教学与研究人员,总共参与撰稿的有二十七

    学院批评在当下批评领域的意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热点聚焦

    为何选择文学史研究 梁艳:您似乎一直没有离开中国现当代文学领域,但又一直照顾着两头:一头是文学史研究,一头是文学批评。您的专业偏重于现代文学史研究,您提出的每一个文学史理论的新概念,都可以看做是您进入文学史研究的路径,但您又坚持在当下的文学批评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您能不能谈谈您选择这样一种研究道路的动机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