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城乡民俗连续体”有重构趋势

摘要:  当前国家政治与民俗学术的密切互动,以现代国家治理向民俗传统的自觉贴近为显著特征。作为群体生活规范与文化认同的民俗文化,在利用传统智慧推进国家社会建设的过程中,其作用是无可取代的。国家主席习近平讲话和中央文件的主流话语中,大量运用民俗语词,经常涉及民俗范畴,就是值得特别分析的表征。比之村落与村落之间的关系,当代城乡关系作为区域范围重大的空间构架,使乡村民俗文化在朝向城市的开放关系中获得了新的发展契机。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城乡民俗连续体”有重构趋势
    作者: 张士闪 李海云

    当前国家政治与民俗学术的密切互动,以现代国家治理向民俗传统的自觉贴近为显著特征。作为群体生活规范与文化认同的民俗文化,在利用传统智慧推进国家社会建设的过程中,其作用是无可取代的。国家主席习近平讲话和中央文件的主流话语中,大量运用民俗语词,经常涉及民俗范畴,就是值得特别分析的表征。

    城乡民俗文化发展中有着一定的趋同现象

    国家治理与民俗文化发展是一种共生关系,在我国是一个长期互动的过程。一方面,民俗文化由民间自发形成,具有多样性、地方化特征,而国家治理则属于顶层设计与宏观管理,具有统一性、标准化的特征。民俗文化总是想寻找自由发展的空间,而国家治理的方针与策略则是将民俗文化发展控制在已设定好的轨道中,因此国家治理的规约性与民俗文化的自发性之间存在张力,须经过双方不断调适才能逐渐融合。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国家社会治理又是以丰富的民俗文化实践为支撑的,离开了民众生活的认同与贯彻,国家社会治理便无从谈起。同时,民俗文化作为一种结构存在也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存在于所处社会的更大的结构之中,必然会受到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外力”的影响,这种“外力”以国家社会治理的力量最为强大与持久。即使是看似自由发展的民俗文化活动,实际上依然摆脱不了国家宏观政策和社会发展现实的影响。

    在中央新型城镇化决策的继续推动下,城市与乡村的民俗文化始终处于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城乡民俗文化发展有着一定的趋同现象,反映出城乡民众在日益交织的现实境遇中,互为借鉴,互为资源,在主动建构自身生活世界过程中的相通相连。

    国家治理中的村落民俗传统发展

    在国家政治改革持续向社会生活落实的过程中,乡土村落的民俗文化发展呈现出两大特点:

    一是乡村在国家自上而下的治理中发生了重大变革,其结果既不是村落的终结,也不仅是村庄的减少,更多的是村落空间、村落组织、村落关系、村落劳作模式以及村落文化系统全方位的变化,并整体表现为一种主动性的“文化应激”,即抓住机遇,主动寻求变革和发展,转变生产和生活方式,向城乡一体化靠拢,由此发生了以“农村社区”、“村改居”等为特征的深刻转型。

    诞生于农耕文明基础之上的村落民俗文化,在进入城市化所带来的现代社会之后,面对着工业文明甚至后工业文明、科技文明、信息文明的猛烈冲击,正在经历社会空间重组与文化元素再造的过程。以村落组织而论,传统乡土社会中多以血缘和地缘构建社会关系,然而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建设的不断深入,村落世界向城市高度开放,出现了基于“业缘”、“趣缘”等关系而建立的组织形式,并催生了各种新型的组织,包括大学生村官等由政府直接主导的组织、志愿者团队等政府积极鼓励和引导的组织,以及“老人会”、民间慈善团体等自发形成的组织,由此导致村落社会的社区化、城市化,甚至呈现出全球一体化的某些特征。而村落中原本存在的一些民间艺术团队或民间信仰组织,也大都顺变应时代转变职能,开始积极参与村落公共事务管理。其中,各地普遍建立的“老人会”(即老年协会),是在国家推行城镇化建设战略的大环境下,村落中的留守老人对村落“空心化”状态的自发应对。值得注意的是,当下村落中各种新型组织的出现,对农业经济的依赖日趋减少,这意味着,当代村落民俗传统的小农经济特征虽然在逐渐淡化,但却不会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无处存身。

  •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4

    章节:《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七篇 优秀学术随笔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泛化的端午节与村民的端午日——以嘉兴海宁长安镇的三个村落为例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在今天传统节日得到保护受到重视的同时,不能回避的是节日习俗的泛时空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如赛龙舟、吃粽子、插艾蒿、挂菖蒲等已经成为端午习俗的通用符号。但当我们深入到不同的村落、不同的家庭之中,却感受到村民们因地制宜应对环境和气候的朴素心态和实际经验。通过对嘉兴海宁市长安镇三个村落端午习俗的调查,不但发现

    民俗旅游语境中女性东道主与民俗传承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在民俗旅游开发背景下,旅游地女性东道主在民俗文化传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其民俗传承主体地位的形成,既源于旅游地社会男女性别角色与分工这一内在因素,亦深受民俗旅游中的性别消费文化以及民俗旅游村落人口流动等外在因素的影响;女性东道主对民俗文化的传承,对女性东道主自身以及旅游地的民俗文化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梁

    2015首届“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在凯里举行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015年11月16日,由贵州省人民政府主办,黔东南州人民政府承办的以“保护·传承·发展——传统村落与现代文明的对话”为主题的2015首届“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在黔东南州凯里市举行。省委书记陈敏尔作书面讲话,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出席并讲话,国家民委副主任罗黎明,住房城乡建设部总经济师赵晖,

    “顺水推舟”:当代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不应忘却乡土本位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在近年来的村落田野作业中,我们发现有两种现象普遍存在:其一,同一村落中呈现出“旧村”与“新村”并存的格局,边界清晰,景观迥异:“旧村”,一片矮房旧院;“新村”,连排高楼耸立。旧村与新村并存的现象,可以视作村落共同体的生活与文化在当代发生裂变的表征;村落中的高楼林立,是乡土社区正在发生的“在地城镇化”

中国民俗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